一生一世美人骨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周生辰时宜免费章节,带来《一生一世美人骨》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到最后一天,两个人搞得比上班还要累,最后一天趁着摄像师回家看父母的机会,都躺在酒店里,边休息,边整理回去的工作资料。

《一生一世美人骨》精选:

隔天,摄像师带着她们逛了些西安有名的地方,时宜在如潮的游客中看这些名胜古迹,总有种熟悉感,但是却不再记得清楚。

她的印象中,小时候对于那些前世的记忆,还曾如数家珍。

可慢慢地随着幼儿班、小学,到初高中的时间推移,所有相关的记忆都慢慢淡化了,再想起来,更像是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倘若不是这么多年,她反反复复地告诉自己“我要见他”,那些有关周生辰的回忆,也注定会消失无踪。

到最后一天,两个人搞得比上班还要累,最后一天趁着摄像师回家看父母的机会,都躺在酒店里,边休息,边整理回去的工作资料。

她把经纪人发来的资料,拿到酒店前台打印。

前台的小姑娘听到她的要求,倒是很客气,接过USB:“请问你是哪个房间的?打印好我会让楼层的工作人员送上去。”

“谢谢你,1212房,”她说完,又觉得不对,“算了,我就在这里等好了,不要拷贝出来,直接打印就可以。”

“1212?”小姑娘听到房间号码,很快追问,“时小姐?”

“是。”

“这里有你的一本书,是一个先生刚才拿来的,还没来得及送上去,”小姑娘从旁边拿起个牛皮纸的大信封,放到柜台上,“那个先生姓周生,”说完,很可爱地嘟囔了句,“这姓真挺奇怪的。”

时宜低头看信封,没有任何字迹:“他刚走?”

试了试重量和手感,应该是一本书。城市笔记?

“差不多十分钟,”小姑娘拿着U盘,示意身边人帮忙照看,自己则走出了柜台,“如果文件很重要,客人可以自己操作打印,时小姐这边走。”

她听到周生辰的名字,已经有些心神不宁。

小姑娘打开文档,看到是影视剧的大段台词,不免又多看了她几眼,暗叹这个女客人难怪如此漂亮,原来是演员,可这张脸并没有什么曝光率,估计是新晋的?

小姑娘欣赏地看着她的脸,想,如果有这么个真正的美人出现在影院里,应该是非常赏心悦目的。

时宜没留意小姑娘的表情,只是看着信封出神。

等到匆匆打印出自己要的资料,一走进电梯就拆开了信封,果真是他在青龙寺说过的书。书页不是很新,封角也有了些磨损的痕迹,看上去真的是别人拿给他读的,书的封面黏了张蓝色的便签纸:

这本书是研究所的同事送的,你如果喜欢,就不用还了。

周生辰。

字迹漂亮,但和记忆中的不同。

她回到房间,仍旧对着那便签看了又看,忍不住给他发了一封邮件,问他实验室是否有装着电话,方便不方便打过去。

邮件发出去后,她翻开书,竟然发现有些页,被他贴上了白色的便签纸。简单标记了与书中介绍有不同的观点。或许科研出身的人会很较真,如果是旅游景点,还标上了是否免费,门票价格和对外开放的时间。如果是小吃饭庄,就肯定有认为好吃的特色菜。

时宜知道,这一定是他早就写出来的,而并非是为了自己。

但是看着黏贴在城市笔记之上的“独家笔记”,仍旧忍不住想,他没有拿走这些便签纸,起码也是为了自己看起来方便。

她看了眼邮箱,已经收进来周生辰的邮件。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只有一串数字。时宜拿起手机,输入数字后,咳嗽了两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在最好的状态后,终于拨了他的电话。

“拿到书了?”

这是周生辰的第一句话。

“拿到了,谢谢你。”她只是想给周生辰打电话,可是真接通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这本书写的还可以,不像是普通为了出版赚钱的游记,都是大段华而不实的个人抒情,”好在他没冷场,很自然地给她解释,“也不像很多的城市介绍,大半版都是软性广告。”

她嗯了一声:“好,我一定认真看。”

算起来,这还是两个人认识以来,第一次通电话。

两个人从前天400路公交如何挤,说到昨天的城市一日游,到最后还是周生辰先提出了结束:“我好像要开始工作了。”

“我一直很好奇,研究所是什么样,”她厚着脸皮,说,“方便带我看看吗?”

始终在她身边偷听的晓誉马上瞪她:能矜持点儿吗?

她努嘴:我就是好奇。

晓誉翻着眼睛,摇头又叹又笑。

“很枯燥,”周生辰像是在拒绝,可停顿了几秒后,又继续说道,“不过你运气很好,今天是星期日,大部分的研究员都在休假,带着你看看也没什么问题。”

她很快说好,记下周生辰说的地址。

他最后说:“你到了门口后,仍旧拨这个电话,我会下楼去接你。”

时宜挂断电话,拿着化妆包冲进了洗手间。

晓誉跳下床,光着脚追到洗手间门口,从镜子里看她的眼睛:“你能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你这么喜欢吗?”

黄橙橙的灯光下,她在用化装棉沾着卸妆水,给自己的脸做彻底清洁,动作仔细而一丝不苟,完全暴露了她的忐忑和期待。等到彻底清洁完,她拧开水龙头,很严肃地从镜子里回视:“我觉得我上辈子肯定认识他,而且欠他很大一笔债。”

晓誉嗤地笑了,揶揄她:“原来是前世今生的缘分。”

她抿唇笑笑,何止欠了债。

倘若他记得稍许,怕不会愿意看到自己。

坐上出租车后,她把周生辰发来的短信拿给司机看,司机马上笑了,说自己一个小时前刚才从这里载了男客人过去,路很熟。时宜猜到司机说的是谁,只是没想到这么巧。

路途不算远。

时宜走下出租车,刚才摸出手机,就先接到了经纪人美霖的电话,要和她商量接下来的配音工作。美霖是个工作狂,她不敢轻易打断,只好对着中科院西安分院的牌匾,漫无目地的来回踱步,讲着电话。

她因为声线的特别,刚入行就拿到了难得机会,配了些很有名的角色。再加上美霖的人脉,慢慢地身价涨起来,更有许多见过她的制片人,反复劝服,让她直接转到幕前。

对于美霖来说,配音演员自然不如露脸的明星。

但无奈如何说服,时宜都没有任何兴趣,到最后说得乏了,美霖也放弃了这个念头。只不过偶尔还是会开开玩笑,试探她的意思。

“昨天杜云川还在问我,你是不是早有人包养了,才对钱财名利这么没兴趣。当时把我笑坏了,就和他说,我们时宜长了一张端正的正室脸,要嫁也肯定是名正言顺,”经济人美霖说完了正事,开始和她八卦闲扯起来,“时宜,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嫁了个隐姓埋名的富豪?要不然怎么一年到头在外边玩,说不接工作就不接?”

时宜低头,慢慢一步步走着,笑著说:“我对有钱人没兴趣。”

美霖笑:“那喜欢什么?告诉我,姐姐给你留意。”

她的视线飘过半人高的封闭大门,看到楼前空旷的空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他走得很快,由远至近地向着她的方向而来,仍旧是实验室的白大褂,里边是浅色的格子衬衣。在时宜看到他时,周生辰似乎也看到了她,抬起右手,指了指大门侧紧闭的小门。

时宜看着他,很快点点头,对着手机那一端的谈话做了收尾:“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是教授,最好是研究高分子化学的。”她低声说着,如同玩笑。

“你说什么?什么教授?”美霖吓了一跳。

“不说了啊,晚上给你电话。”她看周生辰走近,忙收线,跑到小门前,好好站着等他。

在这里的他,似乎和平常很不同,说不出来的感觉,看上去严谨了不少。

“什么时候到的?”他边问她,边从保安室的小窗口拿出登记册,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时间,“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她低头从包里翻出身份证,隔着栏杆递给他。

等到所有妥当,保安室有人打开门禁,把她放了进去。

果真如他所说,因为是周末,这里并没有太多走动的人。

两个人一路走着,偶尔有人经过,颔首招呼,没有过多言语交谈。时宜被这里的安静感染,连走路都有小心翼翼,可无奈是穿着高跟鞋,走在大理石地板上,总避免不了声响。

越有声音,越小心;越小心,越显得声音大。

“这里的女研究员也喜欢穿高跟鞋,”他停在双层玻璃门外,输入密码和指纹,“你不用太在意。”她颔首,不好意思笑了。

玻璃门解密后,他伸手推开,带着她又路过很多不透明玻璃房,终于停在了办公室外。直到推门而入,进入了封闭的房间,时宜才终于如释重负:“我始终觉得,进这种科研机关,就像是窃取国家机密一样。”

“所以呢?”他笑著坐在办公桌后,“是不是很失望?”

“失望算不上,”她环视他的办公室,吸了吸鼻子,“这里的味道还是很特别的,你平时都是做什么的?我是说,会做什么试验呢?”

“无卤阻燃硅烷交联POE复合材料。”

除了最后“复合材料”四个字外,一律没听懂。

她默默指了指他手边的白纸:“能写给我看吗?你刚才说的那几个字。”

周生辰无可无不可,抽出笔,写下这些字。

时宜看着纸沉默了会儿,仍旧不懂:“有没有简单的说法,能试着让我听懂?”

周生辰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简单说,就是做电线外层材料的,耐腐蚀、耐高温、抗老化、阻燃,明白了吗?”

他微微笑起来。

“明白了,”时宜仔细想了想,忍不住也笑了,“可你这么一解释,马上就显得很没技术含量,这种东西不是已经存在了吗?”

“差不多,但基本都是十几年的技术,世界上现在仍没有大的突破,所以谁先做出来,就是十几年的跨越,”周生辰递给她一小瓶子的纯净水,“比如,现在在中国一线城市,大部分的电线外层都已经老化了,大概有80%必须要更换,这是非常大的消耗。如果技术前进一步,可以延长寿命哪怕多一年,就是天文数字的巨额创收。”

时宜感叹看他:“这么一解释,又变得很伟大了。”

她还想要继续问,办公室的门忽然就被叩响。周生辰说了句进来,门马上被人从外推开,何善探头进来,笑得有些得意:“果然是时宜。”

她有些惊讶,也有些不好意思:“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我们实验室都有摄像头的,刚才我从外边回来,听到几个师兄在说周生老师带来个仙品,我就猜到是你了。”

摄像头?还真是门禁极严。

周生辰好笑地嗯了声:“所以呢?”

“所以,”何善正色道,“周生老师带我们辛苦了,大家想今晚请老师吃个便饭,顺便招待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