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文《你是我的逆光而行》

完结文《你是我的逆光而行》的主要人物是唐糖时越,是作者安月妍创作的原创作品,主要讲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恨纠葛。唐糖在医院休息了一上午,下午体力恢复一些,就急忙办了出院手续。出来这么久,应该早点回家了。

《你是我的逆光而行》精选:

到了外面白佑瑾才猛然想起来昨天要去李氏集团问诊,他连忙给李董事长打电话道了歉,又说:“如果他的病情比较严重,还是建议他到我的诊所来一趟,治疗在办公室始终不太方便,我下午应该都在。”

“那行,我下午让淑依送他过来。”李董事长满口答应。

……

唐糖在医院休息了一上午,下午体力恢复一些,就急忙办了出院手续。

出来这么久,应该早点回家了。

打了个出租车,她到了别墅。

昨天差点被侮辱的事情还让她心有余悸,如今到了家门口心里所有的委屈都翻涌起来。

她好想见到他,在他怀里痛哭一场。

眼眶红红地推门进去,抬眸对上的却是时越阴鸷的目光,只一瞬间,却已经让她心头一颤。

那眼神就像看仇人一样,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既然她回来了,我也该走了。”二楼围栏上传来郑雅莫是声音,她挑衅地裹了一下,身上的白狐皮草,没有半点慌乱。

唐糖的心像被什么刺了一下,他竟然把郑雅莫带的家里来了?难怪他用这样的眼神看她,恨她坏了他们的好事?

她攥紧了手,指甲刺的皮肤生疼,渗出血痕。

时越转头望向郑雅莫,目光倏然就温柔起来:“我说过了,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回房间,我有话要单独对唐糖说。”

她乖巧地点头,转身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时越目光再看向唐糖时依然是入骨的寒冷,带着极力压制的怒火。

唐糖冷笑了一下:“不应该是你和我解释一下?”

小三都登堂入室了。

“嘭——”时越从桌子底下抓起一个包就像她砸了过来:“你自己看清楚。”

唐糖瞳孔一缩,认出来了,这是她遗落在李董事长办公司的包包。

她蹲下来打开包,手机也在里面。

“这是我的包,所以呢?”她问心无愧地直视着他。

时越怒气冲冲走过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恶狠狠盯着她:“我原来以为你只是变的狠毒了,没想到还这样下贱,为了颠倒是非主动去勾.引老男人。”

他的手很用力,扯的她整个头都仰了起来,头皮一阵刺痛。

眼泪无法遏制地从她的眼角滑落,但眼神中却带着丝毫不示弱的倔强:“你什么都不知道,明明是他欺负我。”

他问都没有问一句,就给她定了罪,她一肚子的苦水没有地方可以吐。

“你还是这么喜欢狡辩,不知悔改,我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他目欲喷火,狠狠将她望地板上一推。

唐糖倏然倒在地上,后脑勺重重磕在瓷砖上,发出一声闷响。

“我没有错,无错可改。是他欺负我,是他欺负我……”她趴在地上,撕心裂肺。

明明是她差一点被玷污了,作为她的丈夫不止没有半点怜惜,却拿她来撒气。

他信所有的人,独独不相信她。

“人家李董事长有钱有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会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欺负你?还不是你贱,为了诬陷雅莫,主动投怀送抱。”

他越说越气,李懂事长主动打电话告诉他,唐糖为了让他诬陷郑雅莫,撒谎说当年的事情和郑雅莫没有关系,既然主动献身。

还好人家是正人君子,让他看好老婆,不然他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这个女人到底还背着他做了多少不要脸的事?

想着她昨晚的一夜未归,他的怒火吞没了所有理智,抬起脚就往她身上乱踢,双目猩红。

“你怎么这么贱?这么不要脸?为了钱你还有什么不能做的?……”

他最不愿意打女人,是她逼的。

她卷缩在地上,护住了肚子,歇斯底里吼道:“时越,你不能打我,我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