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轻易靠近

这里推荐阅读《轻易靠近》,提供许南征韩宁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可他似乎不大在意,只把电脑放在自己腿上,低头打字,倒弄得她有些不好意思,迅速喝完咖啡招呼服务员收拾桌子,就在合上电脑,才说:我要走了,你可以把电脑放在桌上用。

《轻易靠近》精选:

那时,北京到西藏的航线,每天只有一班飞机。

到成都转机时,萧余才去买了杯咖啡和蛋糕,坐下迅速连上网,翻看今天早上进来的邮件。网速不太好,邮件足足收了四分钟,服务员正好把咖啡和蛋糕端上来。

乳白色的泡沫,上面还用糖浆勾出了半个心形,刚放在桌上时,晃动了一下。

她有些不耐烦地敲着键盘,只因为这么个心形,有了些莫名的烦躁。

“我可以坐这里吗?”忽然有人在问她。

萧余抬头,正对上个男人的笑脸,澄清的眼,像是收纳了整个夏日的光。

她愣了下,才去扫了眼四周,果真都已经坐满了:“坐吧,反正我就一个人。”

那人坐下来,很快就拿出台电脑。

因为是双人座位,桌子很小,完全被她占满了,反倒没了他放电脑的空间。

可他似乎不大在意,只把电脑放在自己腿上,低头打字,倒弄得她有些不好意思,迅速喝完咖啡招呼服务员收拾桌子,就在合上电脑,才说:“我要走了,你可以把电脑放在桌上用。”

岂料,他也顺手合上电脑:“我也要上飞机了。”

转机后,机舱大半都空了下来。

萧余将行李扔上去时,才看到另一侧坐着的就是刚才那人,两个人中间隔着七个空位。就在她坐下来时,那人也恰好抬头,她只好礼貌笑了下。

直到快到西藏时,才叮地响起提示音,空姐开始温柔地提醒着大家却看窗外,所有人都拿出大小相机趴在窗户边,看连绵雪山。

她也打开遮光板,从窗口向下看。

连绵的雪山,没有尽头,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国内看到这种风景。

阳光扯开云层,给一些吝啬的回眸,白金无边。

她内心很文艺了一把,端出相机按下几个快门。由于制作公司的导演和制片要提前准备,昨天就先到了西藏,他们公司内部制片和创意又要开会,定的是明天的行程,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在这架航班上,看起来更像是个公费旅游者。

同一飞机上还有个旅行团,她挤在人群中走到候机大厅,张望了下四周。很小的机场,几乎是一望到底,还没有自己的名牌,看来接待的人还没到。

四周很吵闹,旅行车的全陪导游和地陪导游在交接着,清点人数。她正想着让开时,就已经被个面容黝黑的人挂上了一条哈达。直到旅行团哗啦啦走了个干净,她才看到自己身边还站着个人,脖子上也挂着条雪白哈达。

那个男人亦注意到她,友善一笑,说了句话。她的耳朵还尚在恢复之中,只觉得那话非常之遥远飘渺,似乎是“你也在等人?”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微弯了一双眼。

“对啊,一天就一班飞机,竟然还迟到。”萧余报以苦笑,看外边的骄阳暴晒,丝毫不像是秋天的光景,倒更像是方才过去的盛夏。

还好,来之前她特地上网做足了功课,备好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衣服,如今就都塞在身侧这个大行李箱里。

寒暄过后,继续等待。

十分钟后,一辆车停在贡嘎机场外。贡嘎绝对是她在中国见过最小的机场,下了飞机是电梯,下了电梯就是鸟大的大厅……厅外就是停车坪,寥寥几辆车几乎全是旅行社的大巴,这辆车倒是特殊。

车上下来的是个小伙子,估摸着有二十出头,直向着这边走来,到了面前先是向萧余点头,道:“是萧小姐吗?”她点头,那人立刻接过箱子的拉杆,紧接着向身侧人道:“是韩先生吗?”那个眉眼漂亮的男人点头,也随即接过他的行李箱。

原来,是一路的。

按理说,这人应该不算在他们行程的范围内,制作公司承接了一单生意,怎么会顺路捎带上外人?她坐上车,就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制片:我说制片同学,怎么还有个外人和我们一起拍广告?这可是商业机密,别怪我没提醒你。

过了两分钟,回信进来:问过了,就是顺路招待。是那个公司老板的朋友,正好去西藏旅游。听说是个颇有身家的。怎么?不借机认识下?和你倒是门当户对。

萧余撇了下嘴角,合上了滑盖。

这年头有身家已经不值钱了,关键是有多少身家才够震撼。

接待的人极热情,不断介绍路途经过的景点。

简短交谈中,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叫韩宁。

因为拍摄日是次日,酒店登记后,她就拿上相机蹿出酒店直奔大昭寺而去。说实话,她没有什么小资文人基调,但是既然来了西藏不去八角街不瞻仰大昭寺,那就真浪费这附赠的高原反应了。

所谓‘大’昭寺,也不过是个两层的土木建筑。可也就是这么个小寺,却自门口绵延到远处,排上了望不到头的长队。

买票口却是很鲜明的对比,队伍很短,寥寥几人,偏还就有他。

“真巧,”萧余跑过去,拍了下他的肩,“那么多人排队,改天再来吧。”

“那些排队的是藏民,他们进寺是不会买票的,都是长途跋涉步行,有时候等上一天一夜才能进去,”韩宁伸手递出一张钞票,对里边道:“两张。”里边迅速撕下两张,旋即关上了窗口。他把票递给萧余,接着道:“算你来的及时,这里是每日限量进入的。”

萧余连连道谢,忙要拿钱包,他却伸手拦住,笑道:“算了,不贵。”

她也没坚持,笑着说了句谢谢,两人一路进了寺院,直奔低矮入口。不过一条狭窄低矮的走道,进进出出挤满了人,韩宁就站在她身侧,几乎将她隔在了人群外。

四周墙壁佛龛内,均是佛祖,所有人都是缓步顺时针前行,虔诚得撼人。

灯油香,四周游客身上汗气,闻得她头胀。她脚步有些虚,又因为人群的拥挤,只觉得胸口憋闷的厉害,他忽然压低了声音说:“自助游就是这点不好,我们就蹭在别人旅行团后边听吧。”

萧余点了点头:“看你还真有经验,不是第一次来?”

“去年来过一次,是自驾游,今年凑不齐人就懒了。”自驾游?她脑中迸出的全是艳遇的同义词,不禁挑眉,很暧昧地看了他一眼。

韩宁啼笑皆非,立刻转移了话题:“要不要去瞻仰下那尊小金佛?”

萧余抬头,正见一行人恭敬地排在墙边,半人高的佛像纯金而制。

在这拥挤的佛堂里,位置并不显眼,却是众人的焦点。

她想了下才压低声音:“我不是藏传佛教信徒,随便拜了,怕菩萨嫌我不诚心。”

韩宁低头看她:“被你这么说,我都不敢拜了。”

萧余笑了笑,只觉有些轻喘,估计真的是高原反应了。

她跟着人流走到寺顶上,很朴实无华的平台,从这里可以看到大昭寺门前满是虔诚的藏民,很简单的毯子铺在身下,每个人都是旁若无人,不停重复着五体投地全身叩拜。

执着而又平静,她手撑在土墙边,看得有些出神。

韩宁举着相机,几乎拍遍了每个角落,才将镜头转向她:“这里光线很好,要不要照一张?”萧余回过头,也没扭捏,随口说:“随便照一张吧,谢谢。”

他依言按了快门,拿来给她看效果,萧余凑近了去看时,却闻到他身上不易察觉的香味,笑着抬头说:“北方男人用香水,少见。”

韩宁愣了一下,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我不是北方人。”

她恍然一笑:“听你说话真像北方人,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都被魔都同化过。”

“上海?”

萧余点头:“我在那儿读过大学,交大。”

他倒有些意外:“如果能考上交大,在北京也有好学校了。像你这么大的小孩,考不上清华北大也会出国了,难得听到肯去上海的。”

萧余半真半假地叹着气:“为了追一个人,追到了上海,然后又跟着他回了北京。”

他一时沉默,不知道该怎么顺着说下去。

最后,倒是萧余先转了话题:“我们公司人特意介绍你,说是颇有身家,不自我介绍一下?”

他举起相机继续拍照:“电信技术人员,月光族,父母是军人,家室没有。”

萧余看他腕间的表,竟和许南征的一样:“你以前在哪儿住?直属的,还是军区?”

韩宁放了相机,认真打量她:“别告诉我,你我曾擦肩而过,我会很遗憾没早认识你。”她笑了几声:“我也很遗憾,可惜我以前小学同班的只有9个人,读了六年都熟透了,应该不会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