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军长从天而降by七七

《神秘军长从天而降》by七七,一生小说为大家带来主人公是顾米安陆御的精彩章节在线阅读,这部小说主要讲述了:陆殃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脸上一贯的笑意收敛起,却也看不出别的情绪。

《神秘军长从天而降》精选:

没再多休息片刻,顾一念套上自己的牛仔裤,下床踩地的时候,脚心还隐隐传来钝痛,她咬咬牙,现在还有很要紧的事要做,耽误不得。

外面风很大,她步履不停,身上宽大的衬衣被冷风灌满,罩着瘦弱的身躯,像是负隅顽抗着前进。

陆殃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背影,脸上一贯的笑意收敛起,却也看不出别的情绪。

因为顾一念的手机关了静音,所以错过了好几个电话,有经纪人的,有苏苏的,还有厉致谦的。

她带着口罩上了出租车,给苏苏回了个电话,电话刚通,那头就传来苏苏急切且担心的声音,“念念姐,你没事吧?我看到新闻了,公司说要和你解约,现在狗仔都在盯着你呢……”

苏苏越说越急,顾一念能感觉到,对方快要哭了,她轻声安慰道,“你别急,我没事,你说的那些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回去。”

苏苏应了声,便挂了电话。

一路躲着狗仔,顾一念到公寓的时候都是从后门走的,一到家,苏苏就给了她一个熊抱,“担心死我了,下午我刚赶到,你就被那位陆先生带走了,不过很奇怪的是,媒体居然没有对这件事大肆报道!我还以为又要经历一番公关风波呢!”

顾一念一个趔趄差点要跌倒,她顺势坐在了沙发,以免苏苏见她受了伤又得虚惊一场。

媒体不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是顾忌到了陆秧的身份,陆家家大业大,恐怕没人敢去招惹。

“念念姐,你的衣服……天呐,那个陆先生该不会对你……!”苏苏吸溜了两下鼻子,落在顾一念身上的目光变得有些惊恐。

顾一念连忙打哈哈道:“安心啦,天太热出了汗所以借了件衣服,待会你帮我送去干洗,我改天还给他。”

她走进卧室换了家居服,看见脚背上的打着蝴蝶结的绷带,又想到陆殃的话,心头微微染上异样的情绪。

之后,她把事情经过大致给苏苏讲了一遍,有些惆怅道,“苏苏,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固执了,这种情况下还拒绝别人的帮助。”

“你不是固执,你是傻!”

苏苏有些激动地感叹道,“那可是靳律风啊!唐人娱乐的律师团队全是精英,大律师对这个案子瞧不上眼,小律师又没什么胜算,靳律风这现成的大腿你都拒绝去抱,你准备拿什么去和唐人娱乐打官司啊?或者你觉得,现在还有谁敢接你这必败无疑的案子啊……”

顾一念也有些迷茫,觉得好了不少的脑袋又开始疼痛,她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目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被苏苏一语言中,接下去的两天顾一念一直忙于奔波在找诉讼律师上,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接下这个案子,就连和顾一念之前有些交情的沈律师,也颇为为难的拒绝了她。

沈律师叹了口气,像是不太忍心看顾一念如今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好心提醒了一句,“顾小姐,我这么说吧,有人在暗地里施压,那人又是大家都得罪不起的人,所以你是找不到律师愿意替你辩护的。”

顾一念瞬间心知肚明,也不再勉强。

在回去的路上,苏苏忍不住问她,“念念姐,你说那人这么缺德,该不会是厉致谦吧?”

“除了他还会有谁。”顾一念有些心累,拿出手机开始刷微博,这两天她找律师的消息也传开了,也不乏被狗仔偷拍到的照片,骂声一片,都觉得她活该,所有人都在等着看笑话,包括厉致谦。

“念念姐,那现在我们怎么办?”苏苏担忧的问了一句。

顾一念美艳的面容露出一丝凉意,“苏苏,帮我我寄一份东西到厉氏,要厉致谦亲自签收!”

厉氏集团。

会议室里气氛僵硬,全程低气压,来参加会议的人大气也不敢出。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所以各个都战战兢兢地看着脸色极差的厉致谦,他最近喜怒无常,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到他。

厉致谦心不在焉地听着财务部报告这个月的财务情况,放在一旁的手机始终没有响起来电铃声,厉致谦听着那一大串数字,越听越烦躁,“够了。”

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了,财务部的那人诚惶诚恐地望向厉致谦,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

厉致谦双手撑桌,“会议结束,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如释重负,匆匆忙忙就离开了会议室,厉致谦的助理周适上前提醒道,“厉总,半个小时后还有个视频会议。”

厉致谦揉了揉眉心,沉声问道,“她还是没有来找我吗?”

周适自然是知道厉致谦口中的她指的是谁,老实回答道,“没有,倒是景小姐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问您今晚要不要去看她。”

厉致谦只听见前面两个字脸色就变了,他是有意不管顾一念的那些绯闻的,还推波助澜了一把,他当然知道什么染病这种都是假的,可开房却是真的。

他想要逼顾一念现身,要逼顾一念来求他,甚至是逼顾一念亲口说出那个男人是谁。

他没有想到,向来温顺乖巧不会反抗的顾一念这次竟然这么固执。

对于顾一念出去找男人的事,厉致谦甚至是愤怒到想要杀人的,可是只要顾一念愿意低头,愿意认错,他还是会原谅她,替她解决一切。

可他没等到她,连个电话都没有,厉致谦脸色沉沉。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厉致谦才走出了会议室,秘书见他出来,立马带着一位快递小哥上前,还没开口,厉致谦就训斥道,“怎么,现在厉氏是什么人都可以随意进来的了吗?”

“对…对不起厉总。”秘书怯怯道,“这位先生说,是一位姓顾的小姐寄的快递,要求一定要厉总您亲自接收……而且……”

秘书说不下去了。

闻言,厉致谦微微松了眉头,才接过快递,拆了包装,里面露出一张白色的纸,上面离婚协议书五个黑色大字刺红厉致谦的双眸。

“而且快递费还是到付……”

秘书把未说完的话补充完整,就看见一向克制的厉致谦粗暴地将离婚协议书撕碎,狠狠地丢了出去,“那就如你所愿!顾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