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帝的隐婚妻子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齐真喻景行免费章节,带来《影帝的隐婚妻子》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她妈总是这幅样子,满口都是疼她关心她,结果要她做的都是齐真不喜欢的事。不过齐真心大,她至少也不想叫洛临珍难做,十次里面终归有个三四次会答应。

《影帝的隐婚妻子》精选:

周末的时候,齐真起了一大早,倒是没怎么打扮,出门前母亲穿着睡衣走出来,手里端着花茶,还问她:“要不要让司机送?”

齐真低头穿鞋,摇头道:“不用,我打车就行。”

她妈昨夜跟她在微信上推心置腹,只为了让她和方敏宜一起出去逛街,拉近和叔叔独生女之间的关系。

她妈总是这幅样子,满口都是疼她关心她,结果要她做的都是齐真不喜欢的事。不过齐真心大,她至少也不想叫洛临珍难做,十次里面终归有个三四次会答应。

她终归还是回复道:[好。]

临走前洛临珍还没忘了叮嘱几句:“一会儿见到你姐,不买东西就帮她拎着点,就当是锻炼身体,你舅的事也和她提一提。”

齐真在心里翻个小白眼,语气却软和温柔道:“舅舅的事情开不了口。”

讽刺的是,她妈嫌弃他爸没钱,硬是出轨也要离婚,但亲生弟弟没出息,倒是当个宝贝疼。

洛临珍皱了眉:“你舅到底是自己人,得了好处还不疼你?你要懂事一点。”

齐真拎着包出门,头也不回,轻飘飘道:“您懂事,所以您出轨,拿着夫家钱补贴外人,那我可不要这么懂事。”

她说完转头吐吐舌,滋溜一下就逃了,气得她妈差点把花茶给摔了。

在旁人眼里,齐真一直是个听话的乖孩子,除了偶尔有点倔,各方面表现得也普普通通,好像没什么大缺点。

其实缺点多了来去了。

到底层咖啡厅的时候方敏宜还没来,齐真看了看腕表,点了一杯蓝山,坐在窗边又等了将近半小时,她才姗姗来迟。

方敏宜穿了一件露肩针织衫,下身搭配颇有质感的深棕短裙,上衣是VLTN新款,而锁骨上坠的黑色项链价值不菲,各路网红常备款。

方敏宜是S大的校花,微博网红,甜美淑女的形象营销得十分到位。

相比之下同样在S大上学的齐真就平平无奇,除了长得好看,其他各样都不出头。

“抱歉来晚了,有没有等很久?”

齐真低头搅动半冷的咖啡,轻轻道:“嗯,没事。”

两人逛了一会儿,齐真捧着饮料两手空空,悠闲自在边刷着微博边陪方敏宜转悠,看她拿着卡愉快血拼。

“你怎么不买?是零花钱给的不够,我记得我爸没亏待过你吧?”

方敏宜边说着,边在穿衣镜前试着C家的新款链条包。

齐真喝了一口咖啡,很不走心的开始讲顺口溜:“蛮好看的。”

她低头刷着微博,忽然看见有人盘点喻影帝的例任绯闻女友,是真是假谁知道,可能也只是捕风捉影,但网友也就是图个开心。

其中有一个国际知名女钢琴家,甚至还有喻景行国外大学的女教授,听说是个当地知名的企业家,只是去那所大学的商学院授课而已,往下划了几位,就是唯一被公开的女友港星姜茜,曾经荣获选美冠军。

怎么说呢……这几个女人都自带一众熟女气质,特别有女人味,烈焰红唇大长腿款,很明显和她不是同一款。

齐真忽然就觉得自己很安全,完全不需要担心被看上怎么办。

方敏宜拎着大包小包,齐真顺手帮她拎了几个购物袋,又转去了另一层的男表区。

这一块大多是国际名表,基本款也动辄好几万。

方敏宜在柜台转悠一圈,又叫柜员拿了几只表出来,转眼询问其齐真:“你觉得哪只好看?我想买给陆昀。”

陆昀是方敏宜的准男友,学校里都传是海市的科技新贵。

齐真喝着咖啡,暂时没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她看见了某个奢侈品名表的代言海报。

广告上的喻景行穿着考究的黑色西装,站在欧式的露台上,短发利落精悍,气质淡漠雍容,骨节分明的手腕上,就戴着某款经典表型。

和本人给人的感觉并不同。

真人的话,没有那么锋芒毕露,反倒更从容疏淡一些。

齐真想了想,点了点柜台里的一块,声音轻轻软软:“这块挺好。”

柜姐微笑起来:“您很有眼光,这款是喻影帝代言的,表镜是蓝宝石切割玻璃……”

她又说了什么,齐真都没听进去,反正方敏宜痛快刷了另一块表就是了。

方家虽然富有,但其实也不够她随手刷个几百万,所以她另挑了一块便宜的。

方敏宜亲亲密密挽着齐真的手臂,若有所思甜笑道:“你喜欢男神戴的这款?一直以为你比较喜欢封坦之这样的小鲜肉。”

齐真垂眸,随口道:“只是觉得海报上戴着不错。”

相比起喻景行这个年龄和类型,她还是喜欢小鲜肉,活力四射,不羁又帅气。

方敏宜捏着手上装腕表的纸袋,道:“我倒觉得喻影帝很好,成熟有男人味,长相就很有男人味,演技好又低调,而且啊,别看都是娱乐圈的,他背景水很深的……”

方敏宜虽然在方庚公司有职务,但也只是闲职,她的目标还是进军娱乐圈,从大二开始就外出接戏了,如今算是半只脚踏入娱乐圈了,她说的话勉强可信。

可是和齐真又有什么关系呢?

“……和那种皮肤雪白尖下巴染头发gay里gay气的小男生不一样。”

皮肤雪白尖下巴染头发,哦,是她爱豆本人没错了。

齐真又换了杯奶茶吸,软绵绵道:“嗯,都挺好。”

两人告别的时候已是很晚,方敏宜接了个电话就对齐真道:“昀哥正好在附近,过五分钟就来接我,叫他送你一起回去。”

齐真摇摇头,弯弯眉眼道:“不用,我还有事,等下打车就好了。”

刚一到家,齐真就收到了一条微信。

齐真一边卸妆,一边关注手机,讲的什么都没走心,但和喻景行聊天太顺其自然了,即便是齐真这样容易把话聊死的人,都觉得很顺畅有趣。

一开始想说什么,到后头也不记得了。

不知不觉已经挺晚了。

喻景行约她明天吃饭。

齐真握着手机,想了想,没有找借口拒绝,毕竟还要顾及父亲的面子。

[影帝大大的邀约,莫敢不从呀。]

[明天我要上舞蹈课,您能亲自来学校接我不?]

她又发了一个可爱的猫咪捂爪爪表情。

喻景行很快回答道:“嗯,地址发给我。”

齐真拿热毛巾敷脸,呼出一口气,看了这条信息有点失望。

要他亲自开车来接之类的,万一被拍到怎么办,对于他而言不会很麻烦吗?

她有点可惜的想,喻景行要是拒绝就好了,他是怎么做到如此波澜不惊的?

洗完澡,坐在书桌前,还没开始动笔,手机又震了震。

喻景行发来的养生科普:[晚睡的八大坏处]

齐真:“……”

喻景行:[我在片场,预计要拍到凌晨。早点睡,不要熬夜。]

又发了个齐真专属的胖兔子摸头的表情。

齐真有点脸红,低头打字:[嗯,好,您也注意身体。]

她又觉得有点头疼,揉了揉额角,听了一会儿封坦之新出的主打歌,还是爬上床戴上眼罩睡下了。

爱豆的歌固然好听,但是有点太摇滚了。

睡前还是不要听了?

换一首叭!

齐真在列表里翻了一会儿,看见了某首老歌,是从前某部电视剧的主题曲,恰好是喻景行十多年前刚出道时主演的《笑问苍生》。

那也是齐真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部电视剧,翻来覆去可以看几十遍也不嫌腻。

因为喻景行饰演的男主实在太有感觉了,气场冷漠又温柔,苏得小鹿都要撞死了。

她小时候甚至还披着被单扮演女主角来着,梦里还能脑补自己嫁给男主,现在想想真是不堪回首。

……

下了舞蹈课,齐真收到了喻景行的信息:[在西门口杨树下等你。]附上一张车牌号的图。

齐真找到那个地方,上了车,才发现喻景行坐在后座,司机是个干练的中年女性。

喻景行告诉她,这是他的助理孙姐,于是齐真和孙姐打了个招呼,对方也公式化地点头。

齐真觉得助理可能觉得她特别麻烦,不由有一丝的尴尬。

喻景行的身材很好,肩宽而腿长,更像是随时能走T台的男模。

男人深邃而迷人的双眼微弯,柔和了原本略显冷漠的五官:“来得很快。”

由于昨晚熬得太晚了,也并没有听从他的教育,所以齐真今天甚至没有好好打扮,穿着牛仔裤和T恤,清汤寡水,还有点黑眼圈,实在没什么看点,对比起对方的彬彬有礼和优雅,她觉得有点羞耻。

齐真有点不好意思,坐在他旁边歪头:“嗯,不敢让您久等。”

她觉得有些尴尬,毕竟昨天在微信里还要求人家要校门口接送的,可惜没走心,穿得这么简朴还素颜。

喻景行笑了笑,似乎没注意到她的着装,平静道:“花时间等待淑女,是男士该做的。”

车子平缓往前,不知道开过了几个红绿灯,坐在里面非常舒适,但齐真都想捂脸了,硬着头皮道:“昨天要求您亲自来接我,我很失礼吧?”

喻景行挑了挑眉,低头看着她有点泛红的脸颊,语声低柔道:“不会。”

齐真有点意外,但还是觉得他有所保留,毕竟面子活得做吧。

齐真又说道:“您是不是平时都很忙啊?和我出来的话,会不会打扰别的行程?”

他微笑一下:“我已经很久没有约会了,如果你指私事。”

男人手指交叠,随意道:“公事并不重要。”

公事并不重要。

潜在含义就是,相比起和你约会,公事并不重要,可以随时推掉。

齐真觉得自己脸上要冒烟了,于是把脸别过去,又不吭声了。

她觉得自己答应出来真是错误的决定呀。

早知道死皮赖脸也不会出门的,即便突然说发烧感冒了也好,这样喻景行就知道她不想交往了,但这种骗人的事,齐真的确不太喜欢做。

好尴尬。

这次是在H市地标附近的一处法式餐厅。

原本她一直很好奇,明星去餐厅吃饭是什么样的?该不会戴着鸭舌帽和墨镜,做贼似的偷偷进去吧?

现在她知道了,至少喻景行没有这样的习惯,戴墨镜是最多了,全副武装并没有。直接走私人电梯,很快就能到包厢,畅通无阻,没有闲杂人等。

不过,出乎预料的,喻景行和她的晚餐很愉快。

他很绅士,说话永远恰到好处,点到即止,并且顺着她的兴趣来讲,什么都懂一些,叫她觉得这人既博学又儒雅。

齐真的喜好很奇特,最喜欢恐怖片和恐怖小说,刺激的东西她都喜欢。

就算是这些,喻景行也能聊得起来,甚至不浮于表面,点出很多恐怖文学和艺术作品的通病,以及内蕴的优点。

谈起喜欢的大师,他又微笑道:“没想到你喜欢周大师。”

周宏宴是华裔恐怖片巨匠,指导并编写过一系列的经典恐怖片,并能串联成一个平行宇宙,算是齐真在最近的年代最崇拜的大师了。

喻景行的手指修长而骨节分明,左手还戴着海报上那款腕表,令齐真不由想起广告里男人穿着考究西装,淡漠精悍的模样。

但面前的男人却显得成熟儒雅:“正巧我和Evan是朋友。如果你有时间,下月他会来H市。”

齐真忍不住有点激动:“真的嘛?您居然认识他……”她对上喻景行的眼睛,忽然有点讷讷的。

齐真发誓,她本来真的……打算吃完饭就和喻景行摊牌的。

她就连说辞都想好了。

千篇一律:

不太想找娱乐圈背景的老公,想找同龄人,当然,当然!您极富有魅力,一定能找到伴侣,我们只是不合适。

空气寂静一瞬,红酒香气萦绕鼻尖。

齐真很没出息的点头,杏眼里盛着隐约的小星星,搅着咖啡勺:“嗯……麻、麻烦您了!”

喻景行垂眸看着她,眼睫覆上淡色的眼瞳,唇角掠起弧度:“乐意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