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终年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顾平生童言免费章节,带来《至此终年》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于是每周日早晨五点,她就要强迫自己爬起来,辗转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去卖场。唯一好处只是那个门店在虹桥附近,90%的顾客都是外国人,做导购练口语倒不错。

《至此终年》精选:

每周日,童言都会到一个法国的体育用品卖场打工。

这个卖场在上海有四五个门店,起初她去面试,只不过是看中了学校附近的分店,没想到上岗后,反而内部调剂到了很远的地方。

在接到电话通知时,她犹豫了三秒,还是选择接受了。

于是每周日早晨五点,她就要强迫自己爬起来,辗转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去卖场。唯一好处只是那个门店在虹桥附近,90%的顾客都是外国人,做导购练口语倒不错。

只是,最近卖场新运来批运动裤,算是彻底打破了这个美梦。

这几星期她都直接被发配到仓库,机械性地用衣架夹裤子,最大问题是那个铁夹子很硬,裤腰还要拉的笔直才能夹住。到处理完五百多条裤子,手指都肿了。

经理来检查完,已经下午一点多。

她饿的不行,饥肠辘辘地从仓库出来,举着一双手奔到收银台:“苗苗,我疯了,你看我的手指都肿成什么样了?”

“太惨烈了。”苗苗摇头,“工伤啊这是。”

她龇牙抱怨:“是啊,前三个指头都没知觉了,难道一会吃饭要用无名指和小拇指拿筷子?”苗苗刚想调侃两句,忽然就换了个工作表情,移开视线对她身后说:“先生,这个收银柜台已经关闭了。”

“没关系。”身后有声音答。

顾老师?

童言诧异转过身,顾平生正在看着自己。

这是有多巧啊?

她看见顾平生身边的美国教授,还有那个被塞满的手推车,马上明白过来,这两个人估计是要去自驾游。手推车里不是帐篷就是鱼竿……

“你朋友啊?”苗苗看着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立刻说,“快来,到我这里付帐,我按内部员工打八九折。”

她说完,立刻把已关闭的牌子拿下去,很是热情地替顾平生结帐。

童言站在一边也没事,便帮着她一件件装袋,这些早是做惯了的活,很快就装了四大包东西,却在拎起来时候犹豫了。

这么重,给谁拿呢?

算了,自家老师当然要照顾。

她不动声色地把很轻的两个袋子递给顾平生,另外两个递给了那个美国教授。

反正从大小绝对看不出区别。

没想到她才递出袋子,苗苗就笑嘻嘻耳语说:“我去吃饭了啊,你就好好和你这个大帅哥吃饭吧,我估计你连无名指和小拇指都不用了,意思意思吃两口,饱暖可会思淫欲的。”

童言啊了声,一把没拉住她,这小妞就溜了。

“一起吃饭?”顾平生恰到好处开了口。

结果童言又莫名其妙地和两位大学老师,一起吃了顿中午饭。

好在是吃咖喱饭,她可以用最易操作的勺子。

三个人点完餐,顾平生忽然对她说:“让我看看你的手指。”

童言愣了,要怎么看?

她把手竖着伸到他面前,正忐忑时,就被他轻握住了指尖,拉了过去。

童言吓了一跳。

众目睽睽下这么拉着一个女孩的手,也太不妥了吧?

他在看的时候,美国教授也煞有介事地看了眼,碰了碰顾平生的手臂。顾平生侧头看他时,他才笑着说:“TK,看你这眼神,让我又想起你读医科的时候。”

他难得愣了下,笑着松开她的手:“的确,又犯了职业病。”

对啊,他以前是医生。医生完全没有男女忌讳。

她暗松口气,收回手,捏着吸管猛喝冰沙。

刚才的手是有温度的,不像很多年前那么冰凉,骨肉均匀,修长,毫无瑕疵。

还真是,美剧渲染出来的外科医生的手……

“你下午还会继续这么工作吗?”他叫来服务生,“麻烦,给我大些的冰块。”

童言等他转过头,确认他能看到自己的口型,才回答说:“下午不用了,下午我只要导购就可以。”

“为什么不换个地方打工?”他想了想,“比如做家教?”

童言笑了:“我是文科生,一般只有理工科的人才好找家教,初高中都是请人来教数理化,很少有人要教语文的。”

“不做家教也可以有很多工作。”

她笑:“是啊,其实就想做些不是坐着写写画画的工作,辛苦辛苦自己,体会体会赚钱的不容易。”

美国教授倒是笑了:“这很正常啊,我以前也经常去收银什么的。大学生平时就坐在教室里,要是打工也是这样,太没乐趣了。”

她忙不迭点头:“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中专毕业,都工作很多年了。我第一天来的时候给客人开发票,竟然发现自己连大写的壹贰叁都不会写,让我在电脑上打字很简单,可是真到用笔写了才发现自己是个文盲。”

服务生很快拿来一桶冰,他从身上拿出湿纸巾,抽出一张包起块形状合适的冰块,递给她:“握在手里,下午应该会好一些。”

她接过来握在手里,有些不好意思。

哪儿有这么骄气啊……

下午回去时,苗苗两眼都根狼似的了:“刚才经理回来,悄悄和我说你被一个男人拉着手,别提多浪漫了。我特地追问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好在好在,就是那个长得让人嫉妒的中国人,哈哈哈哈,快交待勾搭秘诀。”

童言满头黑线:“那是我的大学老师。”

苗苗愕然:“师生恋?太牛气了。”

“……他在给我检查手指。”她把手举起来,在她眼前晃,“你忘了我的工伤了?”

苗苗继续愕然:“童言,我记得你是学法律的吧?你老师也应该是教法律的吧?最起码肯定和医学不沾边吧?”

“……他以前是医生,后来才教法律的。”

“……不愧是名校老师,有才,太牛气了。”

童言无语,决定放弃解说,迎上一对外国夫妇,开始轻松的导购工作。

因为周日的体力劳动,周一她成功睡到几近上课,被沈遥从床上揪起来:“快起来,今天是商事仲裁,要随堂考。”

她迷糊睁开眼,对着面前的那张脸凝神很久,才猛地坐起来:“随堂考?”

还是国际商事仲裁……

为什么又是顾平生?

她咬着笔头,看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英文。平时最烦的就是英语阅读题,这下好了,不仅要阅读,还要彻底读懂纷繁复杂的案例,最重要的还要分析……英文分析。

可不是四六级作文那么简单了。

这种案例分析题,她想抄都没机会。

匆匆扫一眼身边班长的卷子,密密麻麻的英文,那潇洒的手写体,基本除了is,are,here……就都看不懂了。

“童无忌?”沈遥埋头,叫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是童言,童言无忌。别名:童无忌。

沈遥的声音不轻,显是欺负顾平生听不见。

不知哪个角落传来几声轻笑,紧接着,教室前方又是几声轻笑和低语。无一例外的是,大家都盯着自己的卷子在低声喃喃,对着答案。

童言心虚地看了眼坐在教室门边的人,没理她。

沈遥继续在身后叫她,变着各种声音,搞怪尽出,最后才终于大吼一声:“童言!”

她被吓得掉了笔,又心虚看了眼顾平生。

一道视线越过众人,很快捉到了她,童言忙低头,恨恨盯着卷子问:“干嘛?”

沈遥的声音格外谄媚:“童无忌,给我看看你卷子……”

“……我也没写啊。”

“童言。”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来,有些冷,像是深潭水。

童言欲哭无泪,默然起身看着顾平生:“顾老师。”

他静看了她一眼,走过来拿起她只写了两句的卷子,又看她:“不会?”

“……不会。”这时候再说谎话,就是找死了。

窗外的知了没完没了叫着,头顶的风扇也转的很欢快。

可是教室里却安静的不行,顾美人发威,也很可怕。

很长时间的沉默后,顾平生才悠悠地叹了口气:“第一次随堂考,可能你们还不能适应用英文做案例分析。这样,童言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答对了,今天所有人就拿着卷子回去做,分数同样计入平时成绩。”

众人哗然,立刻转而盯着童言,目光之热烈,比日头还毒。

只有童言脸更白了。

“‘国际商事仲裁法’的概念?”顾平生笑吟吟看她。

概念?

“我靠。”有人低声在角落里喃喃,“童无忌,你要是连这个都答不出,立刻驱逐出本班。”“童言,我们的平时成绩啊。”“美人煞这是有意放水啊,言言。”

童言欲哭无泪。有功夫说这些……还不如快告诉我答案。

“你们所有人都抬头,看着我。”顾平生笑著说。

话音落下,所有人都闭上嘴,老实抬头看顾美人。

“想好了吗?”他问。

童言肝肠寸断,硬着头皮看顾平生:“‘国际商事仲裁法’……就是……国际的,商事的,仲裁的……法律。”

众集体泪目。

果然是童言无忌,丝毫没有技术含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