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终年免费阅读

小说《至此终年》的作者是墨宝非宝,这里给您带来顾平生童言《至此终年》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结果自然是,赵茵看到自己的学生很是诧异,沈课代表看到本院的女神,更是哑巴了。童言看看重新卷好素描纸,递给自己的顾平生,很是欣慰的发现,单就心理素质来看法学院完胜。

《至此终年》精选:

“顾老师,其实……”童言被远处三个小妞盯着,难以招架。

顾平生没有任何变化,像是没有听见……不对,他的确听不见。

同一时间,赵茵也碰了下他的胳膊,他抬起头看她,赵茵笑道:“哪里有你这么偏袒学生的?”顾平生倒不觉不妥:“我一向偏心,以前读研带本科生的时候,也是这样。”

童言移开视线,看着教学楼走出下课的人流。

这种时间下课,一定不是毛概就是马思。果然,两个走过的男生手里拿着《毛泽东思想概论》……她盯着那两个男生猛看,让自己成功分神。

直到瞥见国旗下走来个人,立刻就冒了汗。

忘了这个课代表了。

结果自然是,赵茵看到自己的学生很是诧异,沈课代表看到本院的女神,更是哑巴了。童言看看重新卷好素描纸,递给自己的顾平生,很是欣慰的发现,单就心理素质来看法学院完胜……

童言接过作业,转手就递给了沈衡:“给你,作业。”

赵茵这才明白自己学生来做什么,笑著说:“沈衡,你这学期还选修素描了?我记得你下学期会去伦敦交换两年,应该不用修选修课了吧?”

赵老师一语道破天机。

沈课代表明显比童言还窘,童言倒是很小心看了眼顾平生。

好在赵茵是对着沈课代表说的,他似乎没看见。

“顾老师,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她决定先下手为强。

顾平生说了个好字,对赵茵点头示意:“我先走了,有事情邮件联系。”

她其实只想不让他看见那个男生说什么,可两个人一离开,她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顾平生倒也不着急,只和她沿着湖边林荫道走着。

湖边有三幢教学楼,上院、中院和下院。

上院大多是阶梯教室,大而空旷,虽然教室都是开放的,但是全校的默认规矩就是上院是情侣约会的地方,谁都不会在这里晚自修……所以,别看晚上整幢楼黑漆漆的,暗处的活色生香可不少。

而顾平生,偏就走进了上院大厅。

她很想拉住他,可这其中原由又实在难以启齿。

正是百转千回地想着借口,顾平生已经走近自动贩售机,从身上摸出几个硬币。叮当几声后,滚出来了两罐冰镇可乐。

他回身递给她一罐,才笑著问:“想请教什么?”

“那个……案例分析,今天考的案例分析。”童言努力笑。

“我已经看过了,你考的很好。”顾平生回答的言简意赅。

童言瞥见右手侧教室里有隐约人影,彻底苦闷了。

“顾老师,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顾平生好笑看她:“怎么了?这里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

尤其顾平生今天只穿了黑色的运动短裤、半袖和沙滩拖鞋,根本就是个学生模样。而且还是个比较能让人一眼记住,且还有欲望回头再看的学生……童言连带着观察了下自己,为什么偏就今天穿了白色连衣裙,还超级短。

看着就像来做坏事的……

她沉默了三秒,忽然灵光一现,找到了借口:“你没听过上院鬼故事吗?流传很久的。”她见顾平生似乎有兴趣,接着说,“顾老师来了三星期,有没有发现上院所有楼层都不亮灯?其实这里……死过人。”

那时候是晚上从这里路过,沈遥存心就在她进洗手间的时候,慢悠悠在漆黑一片中讲这个故事。她吓的半死,出来一看沈遥不见了,险些哭出来。

自动贩售机透出苍白的光,估计顾平生站在这里,就是为了能看到她说话,可也是因为这个光,她后背已经发凉了。

好在不远处的湖边,还是非常阳春白雪的。

她暗自鼓励自己:“不知道是哪年,有个男生看到下院和中院人太多,就拿了根蜡烛来上院,独自在教室里做数学题。因为这里除了期末考试那几天,都是不开灯的,所以他这个蜡烛就特别的明显……散着幽幽的黯淡烛光……起先来了两个保安,问男生为什么在这里,男生就说这里很安静,保安看他真的在做数学题,也就没阻拦。后来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女生,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她卡壳了半秒,更渗得慌了,“她柔声说,同学,你可以帮我解一道数学题吗?”

顾平生淡淡笑了下:“然后呢?”

厄,为什么讲的人这么慌,听的人这么淡定?

童言悲哀地看着他:“没有接下来了,第二天有人来上课,发现男生死在了座位上,蜡烛竟然还没有烧完。而他的身上放着张数学题的演算草稿,这道题目是十年前学校的一次期末考试题,那次考试中有个女生因为高数没及格而跳湖自杀了,这张草稿纸上,就是最关键的那道题……”

她以最快的语速讲完,实在绷不住,问了句:“当时我听得吓死了,为什么你一点儿没有反应?”

顾平生喝了口可乐:“医学院是鬼故事发源地,教室、洗衣房、浴室、洗手间、食堂,甚至是每个宿舍、每张床,都能讲出鬼故事。不过真有人为了高数不及格跳湖吗?这样看来,还是你心理素质比较好。”

我不就大物挂了四次吗?

她终于想起讲故事的初衷:“可是我很怕,我们换个地方说?”

顾平生没有任何异议,和她沿走廊往出走。她刚松口气,他却忽然停住脚步,低声说:“你看见有人影吗?”

童言立刻汗毛倒竖,可又很快反应过来,肯定是野鸳鸯。

她轻声说:“我们快走吧,可能……可能有人在这里吵架吧。”

问题是这里没有光,他又站在她前面,根本就没看到这句建议。

就在童言觉得坏事了的时候,顾平生已经走进了那间教室,她下意识跟进去……结果自然是目睹了一场天雷勾动地火的热吻,在很淡的月光中,那叫一个全情投入,旁若无人。童言看得脸都烫了,伸手扯了下顾平生的胳膊。

他回头看她,童言只是紧瞅着他的眼睛,看不见我说话,看得见我的眼睛不……顾老师,撤吧?他似乎笑了下,反手拉住她的手腕,刚想要走出教室,身后就传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悲惨凄厉,显是被他们两个吓到了。

他没反应,她只好抱歉地回头解释:“别怕别怕,我是人,大活人。”

话没说完,已经被他拉出了教室……

晚上她灰头土脸回到宿舍,发现三个女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自己。

“怎么了。”没做什么坏事,怎么这么心虚?

沈遥嘿嘿笑著:“你和顾美人去上院干什么去了?”

夜晚的上院,正常人理解当然是‘约会’。

她讪笑:“怎么可能,我去上院干什么……”

沈遥让出电脑屏幕,让她看那个已经打开的校园帖。

“今晚我在上院和男朋友约会,竟然,竟然闯入个白连衣裙女生,吓死我了,险些把嗓子喊破。最神经的是,那个女生还说‘别怕,我是人,不是鬼’……喂,那个女生你知不知道上院鬼故事,拜托不知道去复习下校史,下次见到教室有人影别进来好吗?进来也别穿着白连衣裙好吗?最后补一句,她男朋友长得真帅,没看清脸,可那身形就让人!神魂颠倒!而且超镇定,无论我怎么尖叫,都只拉着女朋友往出走,坚决不回头……”

沈遥用笔在‘拉着’两个字上打了个圈,暧昧一笑。

童言哑口无言,坐在座位上任由她们怎么笑,都摆出一脸我很无辜的表情。最后把书架最后一层的物理书拿出来,开始了悲催的预习功课。

苦闷的她竟然在离开上院后,还是想不到一个合理的借口。只好对着他说“是这样的,我想了很久,还是需要人补习物理……”

无论如何,这件事都不能让这几个妮子知道。

虽然,真的很无辜啊。

顾平生对于她主动接受物理补习的事实,很是欣慰,甚至还留给了她手机号码。只是很平淡告诉她,手机对他来说只用来收发短信和邮件,不能打电话,要她每周找自己补习两次,时间地点由她自己决定。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两节课的课间,当时他手边教案上还放着一封信。淡粉色的信封,手写的镂空字,写着他的名字,显然是匿名情书。

童言一本正经点头,瞥了眼那个信封。

这种信她以前也写过,而且每天一封,从来没有间断地持续了三年。

只可惜,如今收信的人已经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