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味暗恋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林兮迟许放免费章节,带来《奶油味暗恋》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坐在对面的许放没有看她,低头将菜盘的位置挪了挪,所以也没注意她此刻的表情。他停顿了下,像是在思考,很快便拿起筷子,声音低低淡淡的。

《奶油味暗恋》精选:

“……”

林兮迟顿了顿,想反驳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着眉问:“又?”

许放没应,他正活动着左手,掌心用力合上又松开。皮肤很薄,能很明显的看到手背上的青筋,掌骨根根凸起,连接着五指,看起来修长有力。

像是提前在为接下来的比赛做准备。

恰在此时,有一个服务员端着菜盘过来,连上了几道菜,红艳艳的一片,麻辣油浮在其上,冒着热气,十分诱人。

林兮迟被香气吸引到,注意力偏了几秒,很快又正了回去,望向许放。她的表情郑重严肃,有点像被人抢了宠物的主人。

坐在对面的许放没有看她,低头将菜盘的位置挪了挪,所以也没注意她此刻的表情。他停顿了下,像是在思考,很快便拿起筷子,声音低低淡淡的。

“先吃饭吧。”

林兮迟充耳不闻,开口问他:“前一个傻子是谁。”

“……”许放一愣,鸦羽般的眼睫翘起,疑惑地瞥了她一眼。很快就明白了,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多了几层含义。

这次的眼神就真的是在看一个傻子的眼神。

许放:“你今天没带脑子出门?”

林兮迟:“是啊,怕你自卑,我就收起来了。”

许放:“自卑个屁。”

林兮迟摇摇头,纠正他:“自卑的屁。”

许放被她这句话噎到了,表情瞬间阴沉的像是有人在他脸上泼了墨。

“滚吧。”

“这怎么行。”林兮迟立刻拒绝,好心地提醒他,“等会你的生活费就要转给我了,我滚了你就要吃霸王餐了。”

闻言,许放的眼睛眯了起来,喉结滚动,下颚到脖颈的线条利落干净。他倾身,镇定从容将桌上的盘子移到另一侧,腾出一大块位置。

再抬头时,他的嘴角向一侧勾起,瞳仁里有星星流火。

“比了再吃。”

——

林兮迟带着一身疲倦回了宿舍。

另外三人似乎也才刚回来没多久,此时围成一团聊天。听到门把拧开的声音,六只眼睛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等林兮迟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聂悦凑过来问:“迟迟,你和那个小哥哥认识呀?”

林兮迟的心情还差着,恹恹道:“嗯,我朋友。”

“高中同学?”

“是呀。”林兮迟说,“我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

陈涵:“青梅竹马啊?”

聂悦:“好羡慕!我也想要青梅竹马!”

陈涵:“好奇一下,什么系的啊?刚刚那群人都牛高马大的,像出来走秀一样。”

辛梓丹:“呃……学校不是有那个什么……”

林兮迟想了想:“好像是土木工程吧。哦对了,他是国防生。”

聂悦半开玩笑:“好,我大学四年的目标,就是找个国防生当男朋友。”

她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注意到林兮迟惆怅的神情:“诶你咋了,怎么这么丧的样子。不是去跟你的小竹马吃饭了吗?”

林兮迟摇摇头,没说什么。

辛梓丹在一旁小声问道:“迟迟是不是不想说……”

“也不是。”林兮迟叹了口气,“就刚刚跟我那个朋友打赌赌输了。”

聂悦:“啊?怎么突然就打赌了,你们赌什么?”

林兮迟:“掰手腕,我两只手跟他左手比。”

陈涵:“输了啊?你朋友是左撇子吗?”

聂悦:“应该很正常吧,我看你的小竹马至少也有个185了,而且还是国防生呢!力气应该不小。”

“……”

可高中的时候,她只是单手都掰过他了。

这还没过了一年啊。

林兮迟哀嚎了一声,趴在桌子上没说话。

聂悦摸了摸她的脑袋,好奇道:“赌注是什么?”

“一个月生活费。”林兮迟突然坐直了起来,翻了翻抽屉,绝望道,“我的现金怎么就剩20块钱了……”

“你饭卡呢?”聂悦觉得这个赌注不太合理,皱眉道,“你全给他了你这个月怎么过啊。”

“就。”林兮迟沉默了几秒,“我得天天去跟他要钱,像个乞丐一样。”

“……”

其实林兮迟也习惯了。

从初中开始,她有事没事就找许放打赌。

赢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刚刚她确实是抱着一种必赢的想法上的战场。许放单手碾压了她的双手,真的让她自信心受了挫,并且猝不及防。

到后来。

为了不输,林兮迟什么招都使上了,却没有一个管用。

最后只能苦着脸装可怜:“屁屁,我今天心情不好。”

当时许放手上的力道一下子就松了大半。

林兮迟还想终于管用了,在心里偷笑。正想趁人之危的时候,许放轻笑出声,瞬间使了全力,把她的双手掰到底。

她刚刚垂死挣扎了半天根本就毫无用处。

许放松开手,挑着眉,懒洋洋地靠回椅背。

“心情不好?”他慢条斯理地捏着左手放松肌肉,故作同情地说,“为了你,我只能赢了啊。”

呵呵,赢了就开始装逼。

林兮迟真的不想理他,但想到接下来的一个月,她还是忍了,咬着牙关,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这怎么就是为了我呢。”

他理所当然道:“给你个放声大哭的借口啊。”

“……”

“哦。”许放的心情明显愉悦了不少,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

……

林兮迟想。

过完这一个月,她再也不会联系这条狗了。

——

隔日上午九点,学校的选课系统开放。

除了必修的课程不能退,时间也不能调,其他的课任学生选择和调整。每个学生在大学四年需要修足一定的学分,学分不足的话就不能毕业。

大一一般是课表最空的时候了,所以一般能填满就尽量填满。

另外。

军训前学校安排了一次英语分级考试,考试成绩分为A,B,C三个等级。

大学英语也是必修课,学生要通过自己考出来的英语成绩来选班。作用也不大,主要是为了按照学生的英语水平分配不同的教学进度。

林兮迟考前还十分笃定自己能考到A级,结果一出考场整个人都蔫了。但得知高考时同考R省卷的基本都考到了C级,她就平衡了。

宿舍里,除了陈涵,其他人都被分到C班。

宿舍四人提前通过论坛的情报得知,大学英语千万不要选闫志斌老师的班,如果选上了,那简直就是噩梦了。

林兮迟八点准时起床,八点半便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坐在电脑前。她闲着没事,给许放发了几条微信,可他都没回。

大概是还没醒。

林兮迟只好开了局游戏,被对手虐了一把后,她生无可恋地关掉游戏。

结束时恰好是八点五十八分。

聂悦像是报时器一样,紧张地提醒着:“还有两分钟。”

“一分钟。”

“五十秒。”

“十秒。”

“三。”

“二。”

“一。”

林兮迟屏着气,对准网站中央的“进入系统”,按下鼠标左键。她闭上眼,双手握拳,祈祷着:一定要进去啊。

过了三秒,林兮迟睁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串乱码和一片刺眼的蓝色。

蓝屏了。

林兮迟:“……”

这什么垃圾电脑。

林兮迟又急又气,连忙长按电源键强制关机。在此期间,聂悦和陈涵已经抢到了除闫志斌外的英语老师的课,兴奋地喊着:“啊啊啊抢到了!”

“梓丹,迟迟,你们呢?”

辛梓丹闷闷道:“我还没进去……”

林兮迟欲哭无泪:“我也没,电脑死机了。”

等林兮迟重启完电脑,再打开选课系统时,剩下的英语课便只剩下闫志斌老师的班了。她看着屏幕,迟迟狠不下心去选。

恰在此时,许放回复了她的微信:【醒了。】

林兮迟此时的心情很郁闷,他这副闲散毫不在意课表的态度让她更郁闷了,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

响了一声,那边便接了起来。

林兮迟:“你都不用起来选课的吗?”

因为才刚醒的缘故,许放的声音沙哑低沉,说话之前还咳嗽了两声,语气漫不经心的,透过电话和电流声,多了几分磁性。

“才几点。”

林兮迟很激动:“但九点就开始了,你只要晚一点点上去,好的就都被抢完了!”

许放完全不在状态:“你几点醒?”

“八点啊!为了这个我特地调的闹钟,八点半我就坐到电脑前了。”

“那你抢到了?”

林兮迟:“……”

她咬咬牙,十分憋屈地说:“我那是电脑死机,要不是这个破电脑,我闭着眼用脚来操控鼠标都能抢到课。”

“那真是多亏了你的电脑了。”许放似乎是笑了,林兮迟在这头能听到清浅的气息声,比往常都要柔和一些,“救了你的鼠标一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