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油味暗恋免费阅读

小说《奶油味暗恋》的作者是竹已,这里给您带来林兮迟许放《奶油味暗恋》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因为学生会有好几个部门都在这个大教室里安排面试,所以面试的顺序,除了在这条长队的基础上,还要分部门。

《奶油味暗恋》精选:

这个数字仿佛是在跟她说:该多少是多少,一毛钱都别想让我多给。

看来是马屁没拍到点上?

连一毛钱都计较。

林兮迟极其无语,在回复框上敲字:【你用不用这么计较,一个大男人计较的这么精细也不觉得丢人。】

下一刻,她深吸了口气,散去胸口那股郁气,把这句话删掉,回道:【谢谢大佬!就没见过给钱给的比你更爽快的人了!】

林兮迟轻哼了声,用这笔钱下了单,然后把手机放回兜里。

没过多久,从教室走出了个学长。

因为学生会有好几个部门都在这个大教室里安排面试,所以面试的顺序,除了在这条长队的基础上,还要分部门。

看着这一条长队,学长愣了,走到他们面前喊道:“按部门排队。外联站这,宣传这,体育……你们先等一会儿,面试马上开始了。”

短暂的十秒,几十个人就被分成四条队伍。

按着那个学长的指示,林兮迟找到体育部的那一块。顿时发现这群人里,居然只有三个人是要面试体育部的。

除了她,只剩下那个金丝眼镜和另一个男生。

三个人排成一排,从前到后,身高呈现出一个“凹”字的形状。在这么炎热的天气,非常应景的,周围似乎还有冷清萧条的风卷过。

“……”这么冷门的吗?

往四周看了看,林兮迟觉得这么鲜明的对比确实有些怪异,但她也没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倒是站在她后面的那个男生好奇了,一脸蒙圈地问她:“诶同学,咱这部门这么少人报名的啊?”

林兮迟还没来得及搭腔,那个金丝眼镜开口了。

“上午还有一轮面试。”

他的声音温润清亮,缓缓悠悠的,带着点吊儿郎当的语气。

男生恍然大悟,很自来熟地问他们两个:“诶你们什么系的啊?感觉我们三个都能进去啊,先认识一下呗。我物理系的,我叫叶绍文。”

“动物医学系,我叫林兮迟。”犹豫了几秒后,林兮迟问他:“你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叶绍文理所当然道:“长得好看啊。”

“……”

林兮迟看了他一眼。

叶绍文的身材高大,五官偏秀气,黝黑的肤色平添了几分英气。那双眼睛格外大,双眼皮的褶皱很深,反戴着个纯黑的鸭舌帽,气质阳光明朗。

确实长得挺好看的。

不过就算是不好看她也不能够说什么。

林兮迟也不知道该回什么,只好抿着唇笑了下。

或许是觉得林兮迟太冷淡了,叶绍文便把注意力放到金丝眼镜的身上。和同性的相处总比和异性要放得开,他走到金丝眼镜的旁边,直接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兄弟,你哪个系啊。”

金丝眼镜淡淡道:“金融系何儒梁。”

闻言,叶绍文一愣,讷讷道:“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不止他这么觉得,林兮迟同样也觉得很耳熟。

大一新生连着三天开的会议,每个老师演讲时都把那个学长作为反例,翻来覆去来来去去不知疲倦地臭骂了一遍,让所有新生引以为戒。

学生都听腻了,老师们还没有骂腻。

随后这个学长的名字传遍了整个大一年级。

林兮迟从宿舍过来的路上,聂悦还在跟她提这个学长,所以她对这个名字的印象还很深。

姓何,名儒梁。

何儒梁。

叶绍文明显也记起了这一号人物,啊了一声,笑道:“你这名字怎么跟那个旷考的学长一样啊,我记得也是金融系的吧?哈哈哈要不是你跟我一级我都以为你就是他了。”

叶绍文没有看到他的报名表,但是林兮迟看到了。

是10届的,跟他们不是同一级。

林兮迟张了张嘴,想提醒他一下,但又不好意思说自己偷看了何儒梁的报名表。

见何儒梁没反应,叶绍文也不在意,继续发挥他自来熟的本性。

“你们说,这个学长有没有可能已经被他爸妈打断腿了。虽然我觉得他这样挺酷的,但是我要是做了这种事情,回了家绝对没命回来。”

他咧嘴笑着,眉眼微扬,像是想从他这儿找到认同感。

何儒梁没看他,缓缓地开了口。

“名叫何儒梁,金融系,旷考。”何儒梁慢条斯理地把拍掉叶绍文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轻轻笑了,“那应该是我了。”

“……”

“……”

林兮迟默默地,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像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又像是不可置信,叶绍文抬手捏住帽檐转了一圈,小声嗫嚅道:“什么啊,牛逼也不是这么……”

话还没说完,他的视线向下一瞥,瞬间看清何儒梁手中的报名表。

叶绍文不吭声了,样子瞬间灰暗了不少,蔫巴巴的,完全没了刚刚的意气风发。

何儒梁把报名表对折了起来,低声道:“让你失望了。”

恰在此时,门口走出一个个子小巧的学姐,大声喊着:“有面试体育部的吗?进来一个。”

何儒梁刚好站在第一个,回头举手,算是回应了她的话,随后便抬脚走了过去。

这句话像是一场及时雨,把叶绍文从刚刚那种尴尬的处境中抢救了过来。他暗暗地骂了句“我操”,却是松了一大口气。

刚想跟林兮迟吐槽的时候。

何儒梁又转了头,看着他,弯眼笑了。

“看到了吗?我四肢健全。”

——

“我觉得他话一定是恐吓!恐吓我!”何儒梁走后,叶绍文直接把林兮迟当作树洞,发泄道,“他为什么要强调四肢健全这个词!你不觉得很可怕吗!”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弱弱地反驳:“他可能只是为了证明他没有被爸妈打断腿……”

闻言,叶绍文也沉默了,很快又道:“你为什么帮着他。”

“……”

“他长得比我好看?”

林兮迟被他缠的头皮发麻。

还在想着如何应付他的时候,何儒梁出来了。

“体育部进去一个。”

林兮迟有些诧异,感觉何儒梁进去还不到一分钟。她连忙应了一声,丢给叶绍文一个同情的表情便进了教室。

这个教室的空间不算大,分成左右两列桌椅。林兮迟在左边倒数第三排的桌子上看到了个写着“体育部”三字的牌子,走了过去。

面试官有两个,刚好一男一女。男生长得胖乎乎的,看起来憨厚老实,女生则是刚刚出来的那个学姐,长着一张娃娃脸。

林兮迟把报名表递了过去。

胖学长粗略地扫了一眼,随后道:“先自我介绍一下。”

被两个人盯着,林兮迟瞬间紧张了起来,干巴巴道:“我叫林兮迟,来自动物医学系动物医学一班,性格开朗好相处,爱好有很多……我对体育有一份热诚的心,非常希望能加入这个集体。”

空气定格了一秒。

娃娃脸学姐拍拍手:“好,你通过了。”

林兮迟愣了:“啊?”

“你也太随便了!”胖学长侧头瞪了娃娃脸一眼,清清嗓子,问道:“好的,现在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嗯……请问你的星座是?”

“摩羯座。”

“血型呢?”

“O型。”

“除了我们这个部门,你还有报其他的部门?”

“没有。”

问完这三个问题后,胖学长又拿起她的报名表扫了几眼,点点头。

“好了,面试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顺便帮我把下一个同学喊进来,谢谢。”

“……”这就结束了?

林兮迟犹疑地看着他,表情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晕头转向地说了声“好的”,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提前准备好的关于体育部的面试提问一个都没用上,心情复杂难言,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

这个部门是不是有点太水了……

——

林兮迟下了楼,翻出手机在微信上联系了聂悦,得知她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林兮迟便跟她说了一声,先回了宿舍。

走回去的路上。

林兮迟还是觉得莫名其妙,找了个她常用的树洞倾诉。

下一秒,林兮迟拨通了许放的电话。

但不知道许放在做什么,响了半天才接起,像是刚睡着被吵醒,语气极其不耐烦。

“操,谁啊。”

林兮迟顿了几秒,深情道:“是爸爸。”

那头沉默下来,几秒后,林兮迟的耳边传来一阵挂机的嘟嘟声。

许放挂了电话。

没有半刻的犹豫,林兮迟又拨了过去。

这次许放接的很快。比起先前,他的语气清醒了不少,声线沙哑低沉,林兮迟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他的戾气:“你听不出我在睡觉?”

林兮迟诚实道:“听出来了。”

“那你还打过来?”

“嗯。”林兮迟点点头,“更想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