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错爱正娶唐晓晓韶华庭小说

主角是唐晓晓韶华庭的小说叫做《总裁错爱正娶》,这里提供总裁错爱正娶唐晓晓韶华庭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韶云承父母从他小时候就全世界旅游,他几乎算是大伯母照顾着长大的。除了堂妹当年死的那一次,韶云承已经很少看到自己大伯母如此悲痛的眼神了。

《总裁错爱正娶》精选:

韶云承下意识地看了跪在地上的唐晓晓。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也许做错了什么。

可是,这个女人用心机手段欺骗了堂哥,还害死了堂妹。

更该死的是,她还和以前玩弄欺骗她的女人长得那么像。

他又不是圣人,凭什么要管这个女人的女儿?

给心里再次做了一番心里安慰之后,韶云承跟着韶母按了电梯,打算马上离开。

唐晓晓仿佛在绝望之中惊醒,她看着已经快要走入电梯的韶云承,唐晓晓管不了那么多,她再次想要冲进去求韶云承帮忙。

可是,唐晓晓刚刚准备站起身,一个穿着黑色的保镖直接拦住了唐晓晓的身子。

电梯门这个时候刚好开始准备关上,韶母温华对着唐晓晓冷冷出声。

“唐小姐,为了避免你继续纠缠云承,我只能强制你继续留在这里了,反正,你也不知道好好珍惜和你女儿最后相处的时光。”

唐晓晓不明白韶母这句话的意思,她只是不断挣扎着,可是还是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韶云承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

马上,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直接将唐晓晓身体拉倒了旁边的房间,唐晓晓以为自己可以离开了。

可是,后颈窝一疼,唐晓晓直接晕了过去。

韶母带着韶云承坐着电梯,韶云承有些忐忑。

本来都撒谎糊弄过去了,结果唐晓晓突然出现,大伯母什么都知道了。

他现在估计会死得很惨。

战战兢兢地跟着大伯母来到停车场,韶云承试探着开口了。

“大伯母,我有一场手术在美国,现在要马上去机场坐飞机离开,你看,我现在就先走一步?”

韶母温华却是冷眼看向了韶云承。

“云承,你去给别人动手术之前,向来要求那个病人给你准备私人飞机。我刚刚已经问了机场了,没有接你离开的私人飞机。”

韶云承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大伯母,我真的不知道堂哥现在在哪里?你就放过我,我也没有给那个女人的女儿动手术,是不是?”

韶母眉头皱得更深了。

“云承,你堂哥性子执拗,从小到大,他从来就有自己的主意,我已经管不动他了。”

“只是,他现在玩消失连自己母亲的电话都不接,伯母就是想问问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你们答应了我不给唐晓晓的女儿动手术,后来为什么私底下答应了又反悔,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韶云承父母从他小时候就全世界旅游,他几乎算是大伯母照顾着长大的。

大伯母几乎相当于他第二个母亲。

除了堂妹当年死的那一次,韶云承已经很少看到自己大伯母如此悲痛的眼神了。

也许堂哥这一次做的决定真的伤到了大伯母的心。

韶云承吊儿郎当心思一下子就收了起来,他确实要给大伯母一个交代。

“大伯母,你知道的,哥这个人一向心软,对于血缘关系看得很重。那个女人带着女儿和哥做了亲子鉴定,结果真的是亲生父女,哥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去死,所以,他让我回来动手术。”

韶母沉着脸没有说话,韶云承继续解释了起来。

“不过哥这个人一向讨厌欺骗,所以,他将血液样本做了两份,另一份的结果晚几天出来,结果这一次的鉴定结果不是亲生父女关系。大伯母,哥知道这个结果,他当然又愤怒又伤心了,所以,他让我不再帮忙手术。”

韶云承解释完毕,韶母的脸色依然冰冷,看起来气得不轻。

“大伯母,怪只怪那个女人骗术高端,连医院里面的亲子鉴定都可以作假,哥他只是被骗了而已。”

韶云承再次出声,韶母温华深深吸一口气,随即开口。

“云承,我知道了,大伯母今天打扰你了,你坐车回家吧,我知道我该去哪个地方找你哥了。”

韶云承看着自己大伯母转身朝着她的车子走了过去,他觉得大伯母的背影有些悲伤,这让他不敢上前。

拿起手机,韶云承试图联系韶华庭。

可是,电话根本打不通。

半个小时之后,韶母温华坐着车来到了墓地。

下车之后,她熟练地朝着自己女儿的墓地走了过去。

果然,女儿的墓地前面站着自己的儿子,韶母走到了韶华庭的身边。

“在你妹妹墓前跪下去,告诉她,你竟然差点救了撞死她凶手的女儿——”

韶母走过去,她看着墓碑上面年轻漂亮的女儿,声音冷似寒冰。

韶华庭闭上眼睛,良久,他睁开眼睛跪了下去。

“华庭,你长大了,母亲管不了你了。可是,你要永远记得,你父亲当年是怎么对你和妹妹,怎么对我的。”

“就为了一个卖笑的女人,他差点把我们赶出韶家,我们差一点流落街头,要不是你聪明,要不是你得到了你爷爷的看重,你以为我们现在会和乞丐有多大差别?”

“你心中有很多主意,母亲虽然有很多不赞同,但是我都尊重你的选择,可是,若是你以后像你父亲一样,为了唐晓晓那种女人忤逆我,就像是你父亲当年为了那个女人忤逆你的爷爷。”

“如果你这样做,我不会再认你这个儿子!”

韶母温华说完,她眼睛滑下了泪水。

“妈,是我做错了,对不起。”

韶华庭跪在地上,沉声开口。

“我要你发誓,若是你以后敢娶这个女人进门,你母亲就不得好死,华庭,你敢吗?”

“妈——”

韶华庭抬眸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我怎么能用你的身体发誓!”

韶母温华却是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里面满是寒意。

“你不敢动用我发誓,是因为你害怕自己以后会对唐晓晓这个女人心软吗?你不相信你以后可以彻底无视这个女人的存在!”

“华庭,是不是?”

韶华庭垂眸,然后沉痛地开口。

“妈,我是绝对不会拿你的身体开玩笑的。”

“不过你放心,若是我以后还对唐晓晓这个女人心软,我会失去我身边最爱的人,我不会拥有孩子,我会彻底成为孤家寡人,妈,你满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