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宜修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戚年纪言信免费章节,带来《美人宜修》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第一次来生化院的实验室,她的心情却很是沉重啊。刘夏问了李越后,就把戚年带到了试验区。正絮絮叨叨地说着注意事项。

《美人宜修》精选:

刘夏是一路笑着回来的。

“登徒浪子”四个字不知道戳中了她哪里的笑点,一直到推门而入都收敛不了唇角边的笑意。

认识那么久,刘夏知道,戚年偶尔做事会不太靠谱.惹出误会,麻烦等……都是家常便饭的事。

但这样的属性,碰到了纪教授这么严谨清冷的人。刘夏光是脑补了一下现场的画面就笑得停不下来,几级台阶,短短的路程,一直反复提起:“阿年,我觉得你新坑可以就以自己为原型画下来……”

这种毫不掩饰地嘲笑行为,戚年已经习惯到可以完全忽视了。

生化院的实验室,戚年是第一次来。

“这里是我们实验室的生活区。”刘夏握住椅背往后一拉,椅子的滚轮发出“骨碌碌”的声音,被移到戚年的面前:“实验室不比其他地方,要注意的事情太多,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问问李越。这张就是我的桌子,你坐这。”

戚年不由分说地被按在椅子上,看着刘夏一把抓起白大褂穿上,一整套动作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戚年跟头一次见刘夏一样,眼都直了:“我第一次看你跟社会精英一样……”

刘夏一个没崩住,笑出声来:“我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

戚年点点头,收回目光看向她乱糟糟的桌面:“我知道……人面兽心嘛。”

刘夏:“……”

刘夏的桌面……还真的是最乱的一个。两个已经拆封的快递盒堆在角落里,电脑架在散热器上被推至书桌的最里侧,水杯,试卷,杂志……几乎没有一点空处。

戚年支着下巴,一脚撑着地滚着椅子上的滑轮,一手撑在扶手上,唉声叹气。

第一次来生化院的实验室,她的心情却很是沉重啊。

刘夏问了李越后,就把戚年带到了试验区。正絮絮叨叨地说着注意事项,什么“没戴手套就别碰任何东西”“人也不要靠在实验台上”,听得戚年直保证:“我一定站得远远的,跟木头一样。”

结果刚踏入实验区……

就看到了正在指导学生做实验的纪言信。

他穿着白大褂,纽扣扣得一丝不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双手俯撑在桌面上,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显示的数据。

“纪教授。”他身后,有个个子瘦高的男生正拿着文件朝他走来。

听见有人叫他,纪言信转头看去时,那清冷的目光掠过,不经意地扫到站在不远处的戚年时,蓦然停了一瞬。

戚年的心跳顿时漏跳了一拍,紧张地看着他。

不会……被轰出去吧……

纪言信缓缓站直身体,脸色微沉,压低声音问道:“谁的家属?”

“这里,不可以进来。”

他的目光冷冷的,丝毫不带一点情绪,却犹如实质一般,落在戚年的脸上,那接触面一阵滚烫。

戚年停住脚步,站在原地,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来看他的?

就算这是实话也不能说啊,说完就会被扔出去,完全不用质疑。

她正努力地找借口,还没想好,刘夏已经尴尬地举起手来:“老师,是我带来的。”

纪言信侧目看了她一眼。

眼风凛冽,暗压了几分谴责。

刘夏一个哆嗦,哪还敢再多说半句,低头装死。

“这里在做实验。”纪言信一手撑在桌沿,往后靠在桌前,一手接过那个定在他几步外的男生他手里的数据,漫不经心的,却又不近人情地:“如果等人请去生活区,再有下一次随意带不相关的人来实验区,我不介意让你们长点记性。”

这明显的不客气,让整个实验室像是瞬间冻结了一样,鸦雀无声。

戚年这个时候……还有心情欣赏他好听的声音。

清润,沉穆。

最后那句渐渐低下去,只余一个尾音时,淡淡瞥向她的那一眼,更是让她像是被猫爪挠了一下。

不觉得疼,反而麻酥酥的。

完了完了……

她竟然丝毫不介意他刚才对她下得逐客令,只想死皮赖脸地再待一会。

“老师。”李越赶紧解释:“戚同学就是我前两天跟你说的,对我们专业非常感兴趣的那个……”

纪言信的目光从数据上移开,看向身侧的李越:“嗯?”

李越指了指戚年:“就是她。”

戚年还没明白李越这含糊其辞里说的人是不是她,纪言信已经顺着李越手指的方向看了过来,面无波澜地打量了她一眼:“你们出去等我。”

——

等纪言信的这会功夫,李越简单地把今天让她过来的来意说了一遍。

前两天戚年顺口一提,想把生化院的日常画成萌萌的漫画连载。但实验室到底是“军事要地”,没有获得纪言信的首肯,并不方便。

正好大家一起在忙讲座的会场布置,李越就顺口和纪言信提了。

纪言信的反应在李越看来,还是挺感兴趣的。

纪言信过来时,白大褂已经脱了下来,挽在手弯处。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下雨的缘故,戚年总觉得他身上有一种被雨水浸润的清凉感。

“纪老师。”李越站直身体。

“嗯。”纪言信摘下眼镜,看向他:“说吧。”

李越眨了眨眼,卖萌:“具体事项我已经报告过了,就看老师你准不准了。”

纪言信把金丝框的镜架折起,修长的手指从镜片上擦过,淡淡地说:“对生化院感兴趣?”

他的话题突然转到了戚年的身上,后者怔了一下,这才回答:“嗯,感兴趣!”

纪言信抬眼,微凉的眼神盯住她,继续问:“那你对生化院有多少的了解?”

他的语气还算温和,可光是眼神给的余威就让戚年忍不住心虚起来,连带着回答问题的声音都弱了几分:“不多……就一点点。”

“一点点。”纪言信重复了一遍,语气里有了几分让人难以察觉的笑意,凉凉的,并不友善:“一点点是多少?”

李越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总有种戚年被他当成不听课的学生,单独在课后拎出来抽问的错觉。

最糟糕的是,这个倒霉的学生,连表面功夫都没有做。

“既然这样……”纪言信缓缓开口。

“我研究过课表!”戚年打断他的话,见他微皱起眉,又缩了缩脖子,放低了声音:“我的专业课和生化院的不冲突,从明天开始我就来听课。纪老师,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来上课?”纪言信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

戚年坚定地点点头,心里却在暗爽。

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听课,还愁不能近水楼台先得美人吗!

纪言信把眼镜收起来,挽在手弯处的白大褂被他挂在衣架上。做完这些,他用余光瞥了戚年一眼,一瞬的思量:“我好像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的课向来爆满,甚至有不少和生物化学研究完全不沾边的学生,都会次次签到。她要来听课,的确是没有理由可以拒绝。

戚年背在身后的手猛地攥紧,生怕此刻会泄露内心的狂喜,忙低下头,咬着唇用力地点了一下头:“谢谢老师。”

全程围观了戚年所有小动作的李越,在一旁无奈地抽了抽唇角。

他几乎可以预见不远的将来,生化院鸡飞狗跳的场景……

“李越。”

李越正走神,听纪言信叫他的名字,愣了一下才回答:“嗯?纪老师。”

纪言信敛眉,说:“明天讲座,你和刘夏辛苦点,早点过来。”

李越点头应下,等目送纪言信走远了,这才睨着戚年道:“听见了?明天早点。”

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