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年纪言信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戚年纪言信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美人宜修》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也许是习惯了纪教授魅力下,每天都会有陌生的脸孔加入。他们的表现丝毫没有意外,只是抬头看了眼,便事不关已地低头继续啃书。

《美人宜修》精选:

有了精神动力,戚年天刚亮就早早地爬了起来。

时间还早,她吃过早饭,哼着歌给家里的绿色植物都浇了一遍水,这才出门。

刘夏打着哈欠和戚年汇合时,天色还早。

她眯着眼,看着远处脚步轻快的戚年,嘀咕了一声:“这货不是凌晨才睡下的嘛,精神这么好?”

到教室时,有不少人已经来了。

也许是习惯了纪教授魅力下,每天都会有陌生的脸孔加入。他们的表现丝毫没有意外,只是抬头看了眼,便事不关已地低头继续啃书。

刘夏朝戚年招招手,坐在第三排的正中间。

原本挎在肩上的包取下来,往身旁的位置上一压,帮李越占座。

“纪老师授课之后,有关无关的人,但凡是来这里,基本上都是为了纪教授过来。心怀不轨像你这样的我就不多说了,还有一些是真正为了纪老师的课来的,比如后面那群废寝忘食的学霸。”

什么叫心怀不轨……像她这样的?

戚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心怀不轨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刘夏嗤笑一声,抬手支着下巴,笑得风情万种:“小戚年,你的意图都快刻在脸上了,你说呢?”

戚年摸了摸脸,一脸惊恐。

“别装了,太假了。”刘夏收了笑,从包里拿出书来。因为熬夜写论文,她今天的精神都有些不济:“院外那些姑娘们天天羡慕我们生化院的,但她们哪里知道,我们天天被纪教授锤炼,一个个都快恹成黄瓜了。”

话落,见戚年一脸向往的表情,顿时连倾诉的欲望都没了……

友军已被敌方同化,没有共同语言了。

纪言信受欢迎的程度,真的是亲眼见了才知道。

离上课时间还有段时间,整个教室就已经坐满了人。要是来晚了,恐怕连墙角都蹲不下。

上课铃声刚响,纪言信就信步走进了教室。他手里拎着一本书,修长的手指握在书脊处,走到讲台上。

没有多余情绪的眼睛在教室里扫了一圈,似乎并不意外这次又是那么多人来上课。

也只有在常规教室上课时,他才能纵容那么多人的旁听。

没有点名,直接切入主题。

戚年支着脑袋看他写课题,好奇地问:“纪老师都不点名吗?”

刘夏趁纪言信转身写板书,悄悄咬了几口李越带来的面包。等辛苦地咽下去了,才小声地回答:“除了第一次上课,点名互相认识过以后,就再也没有点名。”

嘤嘤嘤,戚年羡慕地都要哭了……

哪像她的老师,每次课必点名,迟到了还要青蛙跳着去座位。

偏偏她的课永远都是上午的第一节,戚年这种昼伏夜出的夜猫子在她手上无一幸免过。

“不点名是因为纪老师记得住。”刘夏磨了磨牙:“你以为我们的出勤率是怎么来的?”

戚年还是觉得好羡慕……

能被记住啊!

——

戚年一直觉得纪言信这样冷清的人,也许上课也是那么不冷不淡,恪守规律。但意外的,他的课即使涉及很多专业的知识,戚年还是听懂了一小半。

课堂上安静得只有他清润的声音,低沉,匀速,起初还像是沉浮在沸水里的茶叶,越往后,反而像那化开的茶水,清浅温和。

在这样的教学姿态的影响下,纪言信的课堂总是很安静,女生看颜欣赏他磁性的声音,男生拼命记重点。还有一个例外,就是戚年这样的——

戚年从小左脑就不发达,尤其是理科,一旦涉及计算,她准歇菜。

毋庸置疑的,像生物化学专业这样需要掌握数学,物理,计算机等基本理论知识,还要掌握各类化学,微生物学,细胞生物学等等学科知识,强化交叉运用这样的,她根本不觉得自己能参透多少……

所以,她通常都是装作非常认真记笔记的样子,在笔记本上画画。

或是记下他画的原理图,或是自己瞎涂乱画。

此时,安静的教室里,除了他有些低哑的声音之外,便是“刷刷刷”笔尖和纸页摩擦的声音。

戚年正勾着笔填色,图画阴影。

笔下是一个站在讲台上的年轻男人,一手捧着书,微敛下眼帘,那双眼睛深邃又沉凉,深不见底。笔挺的鼻梁下,那唇被笔锋勾勒得有些坚毅,温凉又浅淡。

戚年盯着这个像了九成的画像,蹙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正想着再观察观察,刚抬起眼来,正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

听了几次课,戚年基本上已经摸出他每个眼神的含义了。

这一眼,微凝的目光直看得戚年心肝“噗通”一声,似是沉进了水里,一直保持着下落的趋势……直到他错开目光,这才摸着心口深吐出一口气。

好像这样做,能让连日来的沉郁都跟着散掉一般。

但事实上,并没有。

除了那一天吃过饭,纪言信顺带着送她回家之后,戚年都再没有和纪言信有过任何交流。

刘夏说他最近有些忙,每次上完课就离开教室。

戚年说到底也不是他的学生,无法像刘夏一样,有那么充足的理由去找他问题目……她甚至连问题都提不出来。

唯一的收获,大概就是在他画的原理图的基础上,改成漫画形式。

也就是说,七崽大大在微博的漫画连载里,已经有好几天都是女主支着下巴一脸呆滞地望着男主了。

她低下头,轻抿着唇,握笔的指尖微微用力,有些郁闷地刻画着阴影,用力得那张纸都被笔墨浸透,柔软脆弱得随时都会碎掉。

而这时——

视线之间,突然伸出一只手来,轻易就把她的笔记本从她的手心里抽了出来。

纪言信看着她错愕地抬起脸来,目光落在纸上,停留了大概三秒。

很显然,他已经发现了戚年刚才涂画的……就是他。

戚年眼看着他眸色渐深,周身寒意微沉,还来不及哆嗦。

纪言信已经把笔记本收起,修长的手指微曲,在她的桌面上轻敲了一下,以作警示。

竟然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没收了她的笔记本?

戚年看着他转身走回讲台,那修长的背影,回想起他刚才微变的表情,顿时红了脸。

刘夏莫名地转头看了她一眼,用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戚年还没回答,刚回到讲台上的纪言信恰好开口:“戚年,下课之后,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作为第一个被点名要求去纪言信办公室的外院人员,戚年在万众瞩目里,成功地把自己煮熟了。

——

周五的下午,已经放学。

Z市的秋天,天时渐短。往往刚过五点,天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地沉没。

刚才在教室遇到有学生问问题,纪言信留下来指导,耽搁了一些时间。

这会刚过五点,虽然天还没有彻底阴沉下来,但也已经昏蒙蒙的,那暮色,在很遥远的天际,轰然而来。

沈教授刚准备关门回家,迈出走廊还没走几步,就看见从楼梯口上来的纪言信。

他身后还跟着个分外眼熟的姑娘,半垂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典型一副做错事被老师请喝茶的模样。

纪言信也看到了他,快走到面前时,停下脚步,颔首应礼:“沈教授。”

也跟着停下来的戚年蓦然抬起头,对上沈教授有那么几分戏谑的眼神,脸上消退没多久的热度又有重新漫上来的趋势。

“沈教授。”

底气不足的声音。

沈教授记性不太好,一时没想起来戚年是谁,只觉得有些眼熟,而且……眼熟得让他觉得必须要想起来:“是不是……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个戚年啊?”

想到了名字,所有的记忆也瞬间回笼。

沈教授习惯性地笑了两声,打趣:“这是怎么了?不是古代文学专业的,怎么跑你这来了?”

纪言信表情都没变一下,回答:“我应该不需要事事向你汇报吧?”

沈教授顿时瞪了眼睛:“嘿,你这小子……”

话还没说完,显然是发现对方根本不买他的帐。沈教授轻哼了一声,气呼呼地交代道:“现在天黑得早,别留学生留太久。”

纪言信“嗯”了一声,等着沈教授走了,回头看了戚年一眼:“今天要回家?”

那暮色倒映在他的眼底,那瑰丽的色彩仿佛柔化了他以往的清冷,温和了些许……但也只有些许而已。

戚年点点头:“嗯……今晚要回家吃饭。”

纪言信没说什么,走进办公室。

戚年紧跟着迈进去。

桌上的电脑没关,电脑屏幕上的白光倒映在桌面上,成了这暮色里唯一的明亮。

他竟然也没想着开灯,坐在桌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

那声音,是上完课后的低哑。

“现在,对生化院有多少了解了?”

戚年刚坐下,他就抛出了问题,她有些坐立不安地看着他:“基础,原理,理论明白了点。”

纪言信手肘撑在扶手上,用手指抵着眉心轻揉了两下,又问:“那你是知难而退了,还是觉得已经够用了?”

突然抛出来的话题,让戚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课上她在笔记本上画他的事。

“或者……”

“你对我本人的兴趣,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