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美人宜修

这里推荐阅读《美人宜修》,提供戚年纪言信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戚年的目光终于从书本上移开,看向电脑屏幕上的刘夏,顺便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说了什么。

《美人宜修》精选:

序:

“咳……”刘夏清了清嗓子。

那轻咳声透过耳麦传来,带了微微的异样:“你在航站楼的地下停车场被一只狗给拦了?”

戚年的目光终于从书本上移开,看向电脑屏幕上的刘夏,顺便认真地回想了一下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哦……是啊,一只金毛,咬着我的包一直没松开。”

刘夏似乎是有些没反应过来:“不是说金毛是最温柔的绅士吗?为什么……”

想起那一天下午,戚年顿时哭笑不得:“因为我的包里装着狗粮。”

“我勒个去。”刘夏大笑:“那金毛的主人呢?赔偿了没啊?”

金毛的主人……

戚年勾画着重点的手一顿,没回答。

戚年的视频坏了,只能听见声音没有影像,刘夏并没有发觉戚年的异样,兀自说着:“……你都不知道上次我家小区的楼下,那个德牧没栓,横冲直撞的。”

……

“所以后续你怎么处理的?”

“后续啊?”戚年微眯了眯眼,嘀咕了声:“我要了他的电话号码……”

刘夏沉默了一会,终于发觉戚年有些不对劲:“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啊?”戚年心不在焉地翻着书,抿了抿唇:“刘夏,我好像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那个眉眼似藏着北极冰雪的男人。

“横幅?”

“挂好了。”

“音响和视频调试过了没有?”

“都没问题。”

刘夏快速地在纸页上把已经完成的任务都打上勾,看着已经布置完成的会场,抬了抬酸痛的胳膊,坏心眼地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戚年的肩上:“总算是弄好了。”

戚年一早过来帮忙,这会累得都没力气推开她,只踢了踢她的腿,示意她自觉点。

李越还在讲台上调整讲师的座椅,见大家都忙好了在等他,挥挥手:“愣着干嘛?赶紧去洛城占个二楼靠窗的好位置,今晚我请客。”

刘夏前一刻还有些萎靡不振,听见“请客”两个字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立即满血复活。

戚年一直在状况外,等坐在了洛城二楼靠窗的餐桌前,这才有了不自在的感觉。她悄悄地拉了拉刘夏的袖子:“我觉得你们生化院的聚会,我一个……就先撤了?”

刘夏转头就横了她一眼:“你忙前忙后一整天,先走算什么?”

话落,又补充了一句:“你走了,这饭桌上就又是一堆不解风情的大老爷们了。”

刘夏的同学正好听到两个人的对话,笑起来:“生化院僧多肉少,唯二两个,一个结婚了,一个内销了……你可不能走。”

戚年挠头,正要接话,原本切切嘈嘈的说话声顿时小了下去。

戚年立刻闭嘴,循着众人的视线往楼梯口看去。

安静下来,才听清木质楼梯上传来的一阵脚步声。

纪言信正低头听李越说话,将就着对方的脚步,走得有些慢。

他的身侧是老板娘刚支起的老旧窗户,从窗口穿过时,眉眼被暮色晕染得像是打了一层彩蜡。那白衬衫映着天边最后那抹霞光,微微泛黄。像载入了陈旧的历史,从昏黄的暮色里走进了明亮。

好像就是有那么一种人,一出现,你的眼里就只能看到他。

沉寂的氛围里。

刘夏轻“诶”了一声,兴奋地在桌底下猛掐了戚年的大腿。

是纪言信啊!

纪言信!

——

纪言信。

B大生物化学研究所的副教授。美国加州理工大学博士学位,发表过几篇影响力巨大的论文,因为履历太过优秀,被B大直接聘请为生物化学研究所副教授。

他的人生经历就跟开了挂一样,非寻常人可比,更关键的是——颜值高。

这些话,是刘夏这几天里一直反复,反复,反复跟戚年提及的。

但等再次见到他,戚年第一个想起的,却是他倚在车门上,把自己的名字和号码抄给她时的样子。

和现在有些不同……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低着头漫不经心的人忽然转过脸来。那清冷得有些薄凉的眼神,仍像初次见面时,带着白雪,皑皑而立。

孤傲,高冷。

戚年像是被扼住了喉咙,突然的窒息。

所幸,纪言信的目光并没有停留太久,只一对视,便移开了目光,信步走来。

那眼里,没有思索,没有犹豫,甚至连一点点熟悉都看不到……完全,不记得她。

这个结论让戚年像是不小心替白骨精挨了齐天大圣的一金箍棒,晕乎乎的,掩不住的失落。

纪言信一来,之前还无所顾忌的气氛顿时便收敛了不少。

显然本人也意识到了。

然后饭桌上的画风突然就变了……

话题被引到了学术,理论,实验上。

戚年努力地听了一会——嗯,实在听不懂。

为了让自己不要显得太无知,戚年只能埋头苦吃。

最后上的菜是糖醋排骨,听说是洛城的招牌菜。戚年眼红了好久,奈何排骨在转盘上轮了一圈,好不容易转到她面前,等她刚伸出筷子去夹,还没挨着碟子,转盘一转——

肉飞了!

纪言信敛下眼帘,不动声色地收回压在转盘上的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

酒足饭饱后,纪言信去结账。

戚年和刘夏坐的位置最靠外,纪言信前脚刚走,戚年就落在后脚。下楼梯时,看着他精练清爽的短发下那一截露出的后颈,默默就红了耳朵。

刘夏看着戚年走着走着就熟了,顿时:“……”

趁没人注意,刘夏把戚年拉到屏风后。怕别人会听见,声音特意压低:“你来真的?”

戚年思考了一下,点头:“我喜欢他。”

刘夏默默扶额。

一见钟情这种事,放她面前,她怎么就那么不信呢……

生化院难得聚得这么齐,眼看着时间还早,便商量着下一站去哪。

这时候的消遣不是压马路就是唱KTV,男生数量众多,几乎是一力碾压了在场唯二两个女生要去压马路的建议,一致拍板去唱K。

戚年这回是真的不好意思跟去了,正好她不住校,租的房子就离学校不远。

正想着告辞,一直没参与讨论的纪言信开口了:“你们自己注意安全,别过了门禁。”

大家都是一静。

戚年正想着要不要接着他的话尾顺便告辞,悄悄地用眼角余光瞄了眼纪言信,眼风刚瞥过去就被逮了个正着。

她立刻装作在看路灯,目不斜视地扫过去……

看到全过程的刘夏,简直有些不忍直视。

纪言信一走,戚年就蠢蠢欲动着也想回去了。

刘夏对去唱歌没太大的兴致,推说送戚年回去,便也跟着离开了。

回了家,刘夏压了一晚上的嗓门也大了起来:“戚年,你看上谁不好,非要看上我们的副教授,你都不知道天天往我们院送情书的姑娘有多少。”

戚年开了冰箱给她找饮料,闻言,嘀咕了一声:“可他单身啊。”

“单身?”刘夏冷笑一声,睨着她:“你是不知道他对那些姑娘都是怎么个冷漠无情。”

戚年关上冰箱,不甚在意地说道:“那是她们没有我这么强大的内心,他对我怎么冷漠无情我都能扛得住,而且越战越勇!”

自从刘夏告诉戚年,她说的那个纪言信很有可能就是她的教授后,戚年的春心荡漾就没有停止过。

大半夜的还拉着她制定“年度计划”,力求达到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就让纪言信一见倾心的目的。

这可能吗?

但就在刘夏不间断的打击中,戚年依旧还是没有熄灭这把星星之火……

这是铁了心要追纪言信了!

刘夏“啧”了一声,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看了她一会,这才:“来来来。”

她勾着戚年的脖子往流理台上一靠,翻出手机:“给你个好东西。”

戚年凑过去,就看见刘夏那纤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戳了几下,翻出一张课表来:“我圈出来的都是纪教授的课,除了做实验要去实验室,别的课程都在教室里,你可以来蹭课。”

刘夏顺手把课表发到戚年的微信里,抬手捏了捏她粉润的脸颊:“别说我没帮你啊,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你要是能把纪教授追到手,我得叫你一声师母了。”

戚年被刘夏捏得“嗷嗷”直叫,等她松开手,把饮料往她手里一塞,恶狠狠地瞪着她:“等会跟李越告状!”

刘夏“噗”地一声笑出来:“你还别说,我最近一直帮你打听纪教授的事,李越暗地里没少收拾我……”

戚年的好奇心顿时被勾了起来:“他怎么收拾你的?”

刘夏脸一红,“呸”了她一声:“你管呢!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我看纪教授今晚连眼神都没分给你,压根是不认识你了。”

偏偏戚年少根筋,剃头担子一头热。

她实在是不看好戚年和纪教授这朵高岭之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