韫色过浓小说

给大家带来周时韫苏矜北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韫色过浓》周时韫苏矜北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我哪知道啊,单独说的,你家人对周医生可热情着呢,后来跟师兄说完之后就高高兴兴的走了,你们没见面?

《韫色过浓》精选:

苏矜北只在酒店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她就让经纪人和助理办理了住院手续,偷偷摸摸的躺进了病房里。

“大明星,你终于回来了,可把我想死了。”林清唯夸张的做着表情,“你这么奔波来奔波去的,腿再伤着了可怎么办。”

“突然有急事。”苏矜北朝他挑挑眉,“我这不回来了吗,这次绝对养好伤再走。”

“这必须的,诶对了,你昨天出院的事没跟你家里人说么,他们来看你了,结果扑空了。”

苏矜北干咳两声,“噢,你见着了,他们说什么了。”

“我没说什么,倒是师兄跟你家人谈了挺久的。”

“周医生?”苏矜北讶异,“说什么了。”

“我哪知道啊,单独说的,你家人对周医生可热情着呢,后来跟师兄说完之后就高高兴兴的走了,你们没见面?”

“高高兴兴的走了?”苏矜北靠在枕头上,单手轻敲着床头柜,“那周医生人呢,我找他去。”

“这会应该手术刚结束吧。”

苏矜北点点头,朝给她整理行李的助理道,“小歪,你帮我把轮椅推过来。”

“好的矜北姐。”

林清唯,“现在就去啊。”

“是啊。”苏矜北由助理扶着坐到了轮椅上,“小唯,你怎么还不走啊,闲呢?”

“我今天是没安排事做,走走走,我推你过去找他。”

于是,苏矜北由林清唯推着出了病房。

Vip病房区人本来就比较少,再加上苏矜北乔装打扮,倒也没引起人注意。

“小唯,你为什么叫周医生师兄?”闲着无聊,苏矜北便扯个话题出来聊。

“因为我和师兄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我小他两届,”林清唯道,“师兄在学校时风云人物,所以我一到这所医院我就认出他来了。”

“风云人物?”苏矜北沉吟了下,“也是,长成这样不风云也不行。”

“那可不完全是因为长相,还有能力,师兄在学校就没拿过第二,反正他是所有老师手心里的宝贝疙瘩。”

“啧,看上去是挺专业的,就是性子怪了点。”

林清唯笑,“这个确实,师兄不爱说话,性子冷,除了医学上的东西,我还没见过他对其他事物感兴趣过。不过嘛,这也不影响他的受欢迎程度。”

“是嘛。”苏矜北来了兴致,“追着跑的人很多?”

“可不是嘛……”林清唯突然一顿,脸上扬起了然的笑意,“诶你看,这不是又有桃花了。”

苏矜北顺着林清唯的视线往前看去,果然,楼梯的拐角处,一男一女面对站着。

女人穿的挺时尚,明显不是医院的人,大概是病人或者是病人家属。

此刻,那女人看着眼前明显不在状态的男医生,怯生生的说,“周医生,能给我你的手机号吗。”

苏矜北伸长了脖子,就想听人怎么回答。

林清唯看着自家师兄漠然的样子,可惜的摇摇头,“这都是第几个了……”

果然,周时韫不负林清唯所望,疏离且疑惑的看着那姑娘一眼,“你弟弟的伤已经没事,如果还有问题,你可以联系医院。”

“那,那我不能直接联系你吗。”

周时韫顿了顿,“应该没这个必要。”

女人咬了咬唇,豁出去了,“周医生,其实,其实我要你的电话号码不是因为我弟弟,而是因为,因为我自己。”

周时韫默了片刻,“你有病?”

“……没病。”

“那我号码做什么。”

女人僵。

不远处的苏矜北绷着表情没让自己笑出声,这男人是有多没情趣多没眼见力啊,女人跟你要号码难道只有她有病这个原因吗!

女人又说话了,这次她一鼓作气说道,“周医生,我是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所以我想要你的号码,我希望我们以后还可以多多联系。”

林清唯哦哟了一声,胆子可真大呀,不知这次师兄又要用什么借口堵人家的嘴。

下一秒,林清唯就听周时韫淡淡的说道,“噢不巧,我不能跟你多联系。”

“为什么。”

“因为,我订婚了。”

女人愣住,“什,什么。”

周时韫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未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也未免给你冠上不好的名号,私下里我们别联系吧。”

女人脸色顿白,不好的名号,难不成说的是小三之类的?

羞愤难当……女人横了周时韫一眼,踉踉跄跄的跑走了。

苏矜北这时也终于笑出声来,“小唯,小唯你听到没,你家师兄真是极品。”

林清唯连忙要去捂住她的嘴,然而已经晚了。

周时韫发现了他们,抬脚朝他们走了过来。林清唯略不好意思,“师兄,我们可不是偷听哦,是不小心路过这里。”

周时韫也没说什么,只是低眸看向乐不可支的某人。

苏矜北还沉醉在刚才的画面里没出来,“周医生,你都这么拒绝女孩子的吗,订婚这种事也能瞎编。”

周时韫,“瞎编?”

“要不然还是真的啊?小唯可是告诉我了,你是个单身狗。”

林清唯连忙摇头,“我说单身,单身!绝对没说狗!”

周时韫,“……”

苏矜北啧啧摇头,“我说周医生,好歹你长的这么漂亮,怎么摊上这么个怪脾气,女人缘都要被你耗尽了。”

林清唯吓了一跳,连忙拉了拉苏矜北不让她乱说话,他师兄可不能随便戏弄啊。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周时韫并没没有什么不满的反应。

苏矜北拉了拉周时韫的衣摆,“喂,说个正经的,听说昨天我家人跟你谈话了,你们说什么了。”

周时韫看了她一眼,“反馈病人的情况。”

“就这样。”

“还需要别的怎么样吗。”

苏矜北撇撇嘴,“好吧,可是我好歹是车祸,你是怎么把我妈说的开开心心走的。”

周时韫想起昨天赵雪颜说的类似“有你在,我对矜北算是放心了”的言论。

这,大概就是开开心心都得原因?

“周医生?”

周时韫回过神,道,“车祸没死且伤势不重,另外又即将康复,难道你母亲不该开心?”

苏矜北愣了愣,说的还有点道理。

周时韫再懒得理两人,越过他们往前走去。苏矜北连忙让林清唯转了方向,“诶,周医生,我还有话没说呢。”

然而周时韫并不未做停留,“抱歉,还有手术。”

周时韫走后,林清唯才挠挠后脑勺嘀咕,“这手术不是刚做完嘛。”

小护士们发现,苏小姐很喜欢问周医生一般人都不敢问的问题。作为和周医生相处了很长时间的同事,她们往往会替这个大明星捏一把汗。

周医生的脾气他们都很清楚,性子冷淡,不喜交际。如果你在专业上有什么差错,他不会训斥你,但会用眼神让你羞愤欲死。如果你在平时想跟他聊个闲话,最终肯定只有长久的沉默回应你。

大家都知道,这医院里,除了林清唯医生还有这段时间出国了的肖远宋医生,没几个人能跟周医生说上话的。所以,苏小姐在周医生面前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题总是让他们又惊又呆。

这天,小护士给苏矜北换药。

当她在给苏矜北包扎的时候,听闻苏矜北一脸好奇的看着后方记录着的周时韫,“周医生,我能不能请教一下你长这么白,平时都吃什么?”

小护士愣了愣,手下差点移了位。

“你是医生,一定懂得很多内在的保养之道吧?”

周时韫看向满眼笑意的苏矜北,淡淡的吐出两个字,“不懂。”

“不懂?所以你的意思是天生丽质了。”

小护士默默的低着头继续自己的工作,同时,她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诶,你去哪儿啊。”苏矜北看着周时韫要出病房的架势,连忙喊住他。

“接下来有小刘在就行了。”

作为病人的负责医生,周时韫原本有义务回答病人的问题,但是他又觉得苏矜北的问题出奇实在不想答,于是干脆走为上策。

“别啊,我们天还没聊完。”

周时韫回头瞥了她一眼,“我们有在聊天吗。”

苏矜北抿了抿唇,“我以为有?”

周时韫顿了顿,毅然决然的离开病房。

第二天一大早,苏矜北在一阵吵闹中惊醒的。照理讲,vip病房这边是不会有这么嘈杂的情况的。

“小歪。”

“诶矜北姐。”助理从门外走出来,“你醒了,要吃点什么吗。”

“我还不饿。”苏矜北从床上坐起来,“外面怎么了,这么吵。”

小歪道,“我刚才看到有好几个人来这边,听护士说,是昨天一个车祸病人的家属,车祸病人死了,家属来闹事的。”

苏矜北示意小歪过来扶一下,然后一瘸一拐的进浴室洗漱,“为什么来闹,医生的问题吗?”

“不知道,据说车祸病人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经过好几个小时的抢救也只是吊了一会的命,今天凌晨去世了。”

苏矜北眉头轻皱,“所以跟医院也没关系,家属这样闹有人来管管吗。”

“一大清早的,大部分人都还没来上班呢。矜北姐,我看那家人是太过伤心神志都不清了,他们怎么能把所有的责任的怪在医生的身上呢。”小歪摇摇头,又感叹了一句,“周医生他们也太倒霉了。”

“咳咳咳。”苏矜北差点被漱口水呛着,她惊道,“你说,昨天做手术的是周医生?也给我做手术的那个周医生?”

“当时好几个医生呢,周医生也是其中之一。这会,周医生不知道来了没有,如果来了,正面撞上那些家属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快快快,给我拿个口罩,我要去看看。”

“诶矜北,人太多了,你去不好。”

苏矜北才不管这些,“一定得去看看,我家美美的周医生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