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述安静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陈述安静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他的小仙女》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接着去厕所沾湿了手帕,擦干净桌子上的粉笔灰,和凳子上的脚印。然后把桌椅恢复原位置。做完这些事情,她才去了自己的座位,拿上书包。

《他的小仙女》精选:

奶茶店门口。

胡乱的停着几辆昂贵的名牌自行车。

店里,最后一桌上胡乱的摆放着手机,烟盒。

周齐吸了口烟后问:“这是几遍了?”

许嘉业玩着psp头也不抬:“十七遍,我数着呢。”

咚的一阵响。

宋斯把没有回音的手机一把扔在桌子上,皱着眉,气急败坏道:“我靠,阿述这人有毛病?不接电话买啥手机?”

接着他又忿忿:“这整的跟妈给儿子打电话一样。”

周齐嗤笑:“你这破比喻。”

“在这等的烟都快给我抽没了。”

宋斯无奈又拿陈述没办法,于是打开烟盒又捏了一根出来,用手罩着一侧点火。

许嘉业想了想,若有所思:“你们说,阿述是不是怕和我solo输了,所以偷偷一人跑回家了?”

周齐煞有其事的点头:

“嗯,这话你信我就信。”

许嘉业被噎了,只哼了一声。

风铃声响。

陈述低垂着眼懒散的进了门。

他随意的找了个空位坐下。

“大佬,你终于来了啊,你是不是去学校取经了?”宋斯突然发现什么,惊奇道:“诶,你一天到晚戴在头上的帽子呢?”

陈述没理他。

只撸了一把被雨打湿的碎发,然后拿起桌上的烟盒抖了抖,敲出一根烟抿在唇上,打火机轻燃,深吸了一口。

周齐稍微正经点:“手机拿到了没?”

陈述下颔微点。

宋斯一听就炸毛了:“我靠,你知道我们等你多久了吗?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么,你拿到手机回个短信给我也成啊。”

宋斯此刻抱怨的样子还真的像陈述的妈。

于是许嘉业调侃:“你是老妈子啊逼逼叨叨。”

周齐不给面的哈哈大笑。

陈述敛目,扯了扯嘴角,抬眼看他:

“约你的女生请你喝奶茶了么?”

额,没料到他会问这个。

宋斯缩了缩身子,支支吾吾:“喝了喝了。”

周齐压低身子坏笑:“哪啊,人一看不是你,直接逃走了,比兔子跑的还快,连店门都没进。”

宋斯一拍桌面:“以后不许说!这是我的黑历史。”

许嘉业嘀咕:“你黑历史还算少吗。”

陈述点点头,把剩了一大半的烟捻灭。

然后原地伸了个懒腰,淡声说。

“累了,回家。”

“回家干嘛啊?不是说好去网吧玩会儿的吗。”

三人不解。

“看动漫。”陈述斜了他们一眼。

“啥动漫?”

“one piece。”

“你不是早就看过了吗。”宋斯一脸莫名。

陈述已经起身走向门口,一句轻描淡写的话扔来。

“再看一遍。”

——

教室里。

安静把剩下的粉笔整理干净,一齐放到讲台上的粉笔盒里。

接着去厕所沾湿了手帕,擦干净桌子上的粉笔灰,和凳子上的脚印。然后把桌椅恢复原位置。

做完这些事情,她才去了自己的座位,拿上书包。

窗外雨势渐大,天色阴暗。

安静缓缓摘下头顶的帽子。

黑色的鸭舌帽,没有缭乱的花纹,普普通通。帽子对她而言过于大,戴在头上,把她的双眼都遮住了。

手中的黑帽,忽然有些似烫手山芋般。

安静抿唇,她没有想到她说了那句没带后,陈述会把他的帽子给自己。

她拉开书包拉链,把那顶帽子放进包里。又从里面拿出一把白色折叠伞。

其实,自从周一那天后,她这一个星期都带着伞。安静背起书包,离开教室的时候把灯关了,锁住后门。

安静撑开伞,走在湿湿嗒嗒的小路。

车站离学校不远,过一条马路。

安静等车的空间,去超市买了一小盒酸奶,有一搭没一搭的咬着吸管。

周五的晚上,安月要去上钢琴课,安向逸下班后,正好会去接她。

家里这时候只有陆美华。

安静收伞,脱了鞋。

晚饭和妈妈两个人吃。

吃完后,回到房间。

安静拿了衣服去洗澡。洗手间里,安静面对着镜子,她掬起额前的一小撮头发,用剪刀细细剪平。

剪完后,她对着镜子晃了晃头。

瓜子脸的少女肌肤白皙,细碎的刘海下干净水盈盈的双眸露了出来。

洗完澡后,安静用毛巾擦着湿发进了房间。

坐在写字台前,她把毛巾扔在一边,打开书包,捞过书和作业。

包里的黑色帽子不经意的探了个头,安静看了会儿,把它放在最底下。

桌上的书本码的高高的,她拿起素描本打开,用铅笔细细的描绘,专心致志。

突然,有人敲房门。

安静迅速的把一本数学练习册遮着素描本,低头胡乱的草稿纸上写着不等式。这一举动她做的很熟练。

陆美华轻轻推开房间,看见台灯下少女专心的侧脸。

她满意的点头,把手上一叠摆放整齐切好的水果放在桌边。

陆美华摸了摸安静湿润的头发,嗔道:“怎么不把头发吹干净呢。”

安静笑了笑:“懒得吹了。”

陆美华无奈摇摇头去找了吹风机插上:“妈妈不是说过吗,女生不能懒的。”她一手轻柔的撩起安静黑色细腻的头发一手拿着吹风机。

安静闭上眼,享受这一片刻。

直到轰鸣声暂停,一切逝去。

陆美华摸摸头发,见干了就放好吹风机,她走到安静桌旁:“有不懂的吗,有的会儿等你姐姐回来问问她。”

安静点头。

陆美华最后点点头,带上门出去了。

安静吸了一口气,移开数学练习册。素描本躺在正中央。

她烦躁的阖上素描本。

陆美华不允许她对学习以外的事情上心,就连画画也不行。

因为她觉得这些没用的东西会打扰到安静学习。特别是她的成绩并不算顶尖的。

安静百无聊赖的插了个苹果到嘴里,细嚼慢咽。

她手撑着脑袋,写着作业。

——

时间一晃而过,两天的周末一下就没了。

首周的一星期算是过渡期,接下来的日子老师们可就由不得学生放松了。

陈述依然踩点进了教室。

他把包扔进课桌里,忽然摸到什么东西。他低头瞥了眼,是他的帽子。

他下意识的抬头,前桌的女生背影单薄,稍稍弯曲。

陈述眉毛一挑,把帽子扔进课桌。

周一早晨七点半有升旗仪式。

全校的人都规规矩矩的站在操场上。

九月炎热的夏天,烈日当空,阳光曝晒在橡胶跑道上。

老校长站在台上俯眼瞰视洋洋洒洒的学生们,与有荣焉的点点头。

他咳嗽了声,站在话筒前摆好姿势,准备着激情高昂的演讲。

底下学生们,都悄悄偷窥着高二一班。这个全年级分数最高的班级。

特别是末尾站着的瘦高男生,陈述。

传闻他家里背景特别厉害,父亲好像是A市的高级官员,母亲是某某歌唱家。

而且他本身学习成绩好,人又特别帅,妥妥的天之骄子。

就连别校都知道他,放学的时候,偶尔会有穿着别的校服的女生会等在路上堵他。

跟着陈述一起玩的几人,家里都多多少少有点背景。

此刻,陈述双手插兜,懒懒散散的站着,头顶上的帽子把炙热的阳光都遮挡了去。

宋斯站在他前面,回头可怜兮兮道:“阿述,你把你帽子借我下,我热的快不行了。”一边说着还一边擦汗。

陈述薄唇微张,轻吐两个字:“去死。”

“卧槽,见死不救。”

他们几个男生都特别高,站在一班的队伍末尾,百无聊赖的聊着天。

旁边别班的有人调侃:“宋斯,就你这样这么怕热的还成天打什么篮球。”

宋斯立马反击:“滚蛋,徐霖,怎么着,篮球还没输够啊?”

徐霖悻悻:“我靠,你骄傲个毛呢,要不是你们有阿述,谁输谁还不一定呢。”

宋斯嬉皮笑脸:“嘿,我们就有阿述怎么的,仗势欺人怎么的。”

徐霖是二班的人,以前经常跟着他们打篮球,人大大咧咧,注重义气,也算是朋友。

陈述面无表情的上前踹了一脚宋斯的屁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几人都不给面子的狂笑。

宋斯气急败坏回头:“陈述,你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陈述歪了歪脑袋,勾唇,挑衅道:“来。”

戴鸭舌帽的男生在人群里分外显眼,清隽的脸上嚣张不可一世。

周围男生一阵阵怪叫。

周齐坏笑道:“宋小斯,上,咱们打不过,但气势要足,对吧。”

他们这里的吵闹声引来了教育组长,他走到这边,对着男同学严肃的嘘了一声:“别说话了,好好听着。”

教育组长又去其他地方巡视了。

老校长终于演讲完。

广播里放着音乐,全校开始做操。

末尾的男生都不好好做,敷衍了事。

徐霖喊了声宋斯,示意了下台上:“这领操的妹子是你们班上的啊。”

宋斯无聊的瞅了眼台上的安月:“是啊,我们班的大美女,大学霸。”

徐霖感兴趣道:“有没有人追?”

宋斯:“她你别想了,人家只喜欢成绩比她好的。你挨不上。”

徐霖感叹:“卧槽,这么6。”

他又说:“诶,阿述挨得上啊。”

宋斯嗤笑:“他挨得上也要看的上啊,他眼光高着呢。”

徐霖啧啧嘴:“到现在夏心雨还眼巴巴等着他呢。要是我也长了这么帅的脸……”

“你可拉到吧。”

“去你妈。”

周一的升旗仪式结束了。

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回教室。

走在安静身边的是纪沅,个子小小的女生,眉清目秀。

两人细细的说着黑板报的事情。

突然身后有人拍了拍安静。

安静转头。

一排高大的男生在她们背后勾肩搭背的走着,全是她们班里的人,除了一个不认识的男生,长的有些凶神恶煞。

拍她的是宋斯。

宋斯讨好道:“妹妹,有没有纸巾,借张。”

周齐抽了宋斯一记:“你怎么到哪都问人要借纸啊,自己带包不会啊?”

宋斯嘶一声:“我又不是妹子,没事带什么纸啊。”

边上陈述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

安静收回视线,摇头:“没带。”

宋斯又问纪沅:“同学,你呢?”

纪沅冷淡的瞟了眼宋斯,低头从口袋里拿了包纸巾,抽了一张给他。

宋斯接过纸:“谢谢啊,同学。”

纪沅没等他说完,拉着安静直接走了。

宋斯有些傻眼:“卧槽,现在的妹子……都这么高冷的吗?”

身边的人都狂笑他。

徐霖更是笑抽了:“你自己没有魅力,怪别人高冷。”

陈述勾唇,若有所思。

她剪头发了?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的贼他妈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