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他的小仙女

这里推荐阅读《他的小仙女》,提供陈述安静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她的座位在第四排,安月在第五排,由于姐妹两身高都超过了一米六五,视力又好,两人都没有坐过前排的经验。

《他的小仙女》精选:

A市,清晨,天气雾朦朦的。

云层湿哒哒的粘在泛灰的天空上,令人看不到一丝生气。闷热,潮湿就是这个城市的代名词。

安静很早就醒了,黑压压的房间里,她侧着身体,望着不远处掩起的窗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寂静的空间里很容易听到房间外若有似无的脚步声。

她笃定的想,那是姐姐起床了吧。

她总是起的比自己早。

安静的眼睛一直盯着窗帘,恍若那里有什么东西似的。

门口的脚步声下了楼,楼下的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

妈妈和姐姐的说话声。

微波炉叮的一声。

爸爸翻阅报纸的声音都传进了她的耳朵。

因为家里有个弹钢琴的人,所以房间的隔音措施做的很好,这些声音其实也不大听的见。

但不知怎么,也许这是每天都经历的事情,自然而然就经过耳朵了。

没关紧的窗帘有了一丝泛动。

她想,又没听妈妈的话要关紧窗户。

安静漆黑的眼睛终于有了焦点,她眨了眨眼睛,坐起身子,拉开被子下床。

穿着空荡荡睡裙,一边揉了揉头发,一边走向窗帘。精致小巧的锁骨下粉红色凯蒂猫大咧咧的在向人招手。

苍白纤细的手一把拢起窗帘。

突然而来的光亮让不适应的她闭上眼睛,眉毛皱了皱。她摊开手,反覆在眼睛上,遮挡着光。

阴沉,湿恍恍的天气。

安静勾起嘴角。她喜欢的天气。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到她门口后停止,隔了一会儿,就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

“静静,起床了。”

门外的人等了一会见没反应,准备开门进来。

“妈,我起了,换完衣服就出来。”

一道温吞细碎的声音传来。

门外的安妈妈听到声音才停止了想开门的手,皱眉道,“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别睡懒觉了啊,你姐早就起了。”

说完这句她站着等了半会儿,里面寂静一片,只有穿衣服的声音传来。

“快点儿,就等你吃早餐了。”安妈妈皱眉又说了句。

“知道了。”

等到反应的安妈妈终于满意的离开了。

房间内,停顿了一会儿的女生继续若无其事的穿校服。

十分钟后洗漱完毕的安静背了书包下楼。

餐厅里。

安向逸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翻看桌边的财经报纸。

年过不惑的他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斯文儒雅,又勤于锻炼,让人细看不出他的岁数。

陆美华正在和吃饭的姐姐安月叮嘱些着什么,安月调皮的晃着她的手臂。

安静轻轻的下了楼梯。

听到动静,安向逸从报纸里抬头:“静静来了啊,快来吃早餐,一会儿爸爸送你们上学。”

安静应了一声,拉开座椅,和姐姐妈妈打了个招呼。

“爸,公司不忙吗?”

她挑了块小的三明治,打开面包,抹上花生酱。

对面陆美华一边对安月嘱咐开学注意事宜,一边把牛奶推向安静,朝她示意。

“忙啊,但是再忙也要送你们。”

安向逸推了推眼镜,“今天可是你们高二第一天开学,肯定要送的。”

安静笑了笑,低下头乖巧的吃着三明治。

安向逸开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平时都忙的没时间吃早餐,更别说要送她们上学了。

果然,她们的学习是家里的头等大事。

对面的陆美华和安月说完话后转到了安静这边,碰了碰安静的刘海,“这头发都快遮住眼睛了,今天放学后去剪一剪。”

安静喝了口牛奶,点点头。

“都收拾好了吧,不要大大咧咧的忘记带东西,你这孩子,就是没你姐细心。”

“昨晚就收拾好了。”安静柔声说着。

陆美华见一切该叮嘱的都叮嘱过了,便满意的点头。

她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吃东西,不禁心满意足。

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身后无数人追,最后嫁给了安向逸,生活很幸福,生了一对双胞胎,气质美丽全遗传到她们身上了。

朋友们无不羡慕她有一对漂亮可人的姐妹花。所以她操劳她们生活学习上的一切,尽心尽力。

明德一中是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百分之九十五的升学率,师资力量雄厚,相对的学费也不便宜。

也就是分数线不达标的上不了,没钱的也上不了。

高中一年级随意分班观察,而高二根据各自的学习情况成绩来分班教学。

而安静安月都被分到了一班。

这让陆美华高兴了好久,也不枉她盯着两姐妹学习情况了。

“今天有可能要下雨,你们带伞了没?”陆美华望向窗外皱眉抱怨,“难得的开学日子,这阴天太扫兴了。”

安向逸平时下班后比两姐妹晚一点,也接不了她们。

所以她们都是自己乘公车回来的。

安月从书包里拿起一把折叠伞,脸上透着明媚的笑,“我带了,昨天看了天气预报,就怕今天会下雨呢。”

陆美华点点头视线转向另一边。

安静顿了一下,咽下牛奶,“忘了。”

陆美华皱眉,怎么就不省心呢。

她回身上楼想去拿雨伞。

“妈,别拿了。”

安月拉住她的手腕,“到时候我和静静用一把伞。”

“也行。”陆美华点点头,叮嘱安静,“以后细心些,别丢三落四了。”

安静点头。

陆美华叹了口气,姐妹花好是好。

可还是有不省心的在。

姐姐安月从小就不让人操心,性格开朗大方,这次高二分班成绩全年级第三。

妹妹呢,这性格就有些优柔寡断,有点内向,也不知道随了谁,学习成绩虽然也不错,但不像姐姐那样拔尖,不怎么爱说话,嘴巴不甜。

唉。她有的操心了。

“吃好了赶紧走吧,说不定今天会堵车呢。”

陆美华推了推安向逸的背。

——

车上。

两姐妹坐在后座,都带着耳机。

只是一个听音乐,一个听英文小说。

安静悠闲的望着窗外,手指绕着耳机线,有一搭没一搭的绕着。

车外行人步履匆匆,喇叭声渐起。

看了一会儿,她就没兴趣的转头了。

另一边安月闭着眼睛,只嘴巴无声的动着,估计是在跟着耳机念单词。

安月长的很漂亮,明媚大方的那种漂亮,眉眼之间随父亲,带了一丝英气。而且发育的很好,校服根本挡不住她玲珑的曲线。

她的头发很长,到腰部。

能看的出平时有在细心打理,柔顺丝滑。

自己的头发只到肩膀,因为她不耐烦洗完头还要吹半小时的头发,想当初陆美华还为此吵了一架呢。

没多想就到了学校。

门口一水的豪华车。

安静背着书包乖巧的同安月向安向逸道别。

“放学早点回家,路上小心点。”车里的人一边低头看手表一边叮嘱:“快去吧,时间不早了。”

明德一中。

在A市以升学率,师资力量著名。

入学初期,老校长演讲的时候,一遍遍的念出本校以往优秀学子的大名。有些人现在要么是上市公司的老总,要么是某某书记。

好不吓人。

每个年级都是自己一栋楼。

相应的也有自己的年级组办公室。

上了2楼,来到了高二一班门口,教室里一片安静,偶有三三两两的谈话声。

一班的学生这么有纪律的吗。

安静没多想,跟着姐姐进了教室。

黑压压的,全都坐满了,就剩三四个空位。

“差点迟到。”安月嘀咕。

大约是今天开学日,路上堵的不行。

教室里,看到有新同学进来,谈话声渐渐淡了下去,静了会儿,随即有些男同学发出阴阳怪气的乱叫。

站在讲台边上的一位中年女老师严肃嘘了一声,接着望了过来。

一双眼睛似雷达一样把她俩上上下下扫了个遍。

“老师好,我是安月。”

安月鞠了个躬大大方方,有礼貌的说道。

同学之间传来小声的议论声,特别是男同学,如果老师没在的话都要欢呼起来了。

女老师低头看手边的点名册,点点头,勾了一个名字。

“嗯。”

她视线扫到安月下面一个名字,抬头看向安月旁边,“你是妹妹安静吗?”

安静点点头,轻声道:“是”。

女老师笑了笑,这才柔化了面孔,给她们看座位表。

她对这一对双胞胎略有耳闻,在办公室的时候,她们以前的班主任对她们一直称赞不已。

说姐姐学习成绩好,才艺多,性格开朗,很自律。

妹妹温柔乖巧,成绩也在上游,不需要人操心。

女老师再看她们本身,小女生都长得漂漂亮亮的,没什么不三不四的打扮,印象分就加了不少。

教室里坐中间最后排的宋斯捅了捅身边玩psp的许嘉业,吊儿郎当的笑,“看到没,这就是高一七班的班花,虽然人有些傲,但是身材正脸蛋儿美。”

“哟呵,我看看。”许嘉业人高马大的,一抬头就望的一清二楚,“我靠,这一班怎么这么多美女啊,要是早分班多好啊,我以后就有动力了。”

“动力个鬼,要是上学期末阿述没逼着你学习,你能考到一班来看美女?”

另一排的周齐隔着过道挠了一把张嘉业乱糟糟的头发,随即眯眼瞅着班花后面的女生问是谁。

宋斯低下身子贼笑:“不知道哎,不过也好看。”

他和许嘉业默契的望向前排空着的两个座位。

宋斯已经在默默打草稿了。

开口第一句话要怎么搭讪才看起来不牛虻。

周齐抖着腿调笑:“别那么没义气,给阿述留个啊。”

许嘉业继续玩着psp,迷糊道:“留啥,美女吗?”

周齐气笑了。

安静瞄了一眼座位表,注意到安月和她不是同桌。

这很平常,高一的时候她们就不是同桌。

她的座位在第四排,安月在第五排,由于姐妹两身高都超过了一米六五,视力又好,两人都没有坐过前排的经验。

她把座位表还给老师,准备去座位。

“李老师,早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