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成瘾替身娇妻太撩人by十月

十月为大家创作了《偏爱成瘾替身娇妻太撩人》,故事的主角是沈婉心严以谨,更多的精彩内容,快来阅读吧!她还是用平常的语气问候,可到严以谨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一年了,她无一例外符合他的喜好,他也自负的认为了解她所有。

《偏爱成瘾替身娇妻太撩人》精选:

沈婉心素来信守承诺,她说下午来搬东西,严以谨就在这宅子里等她来搬。

果然,不到三点,沈婉心就拖着一身疲惫出现在门口,瞧见严以谨时还有点儿错愕。

“下午不用工作的吗?”

她还是用平常的语气问候,可到严以谨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怎么?穿上衣服就不认人东西,昨晚上还抱着我叫老公,今天就不想看见我了?”

沈婉心换着拖鞋,将包挂在衣架上:“女朋友蛮生气的,怎么不去哄着。”

“我这不是来哄了吗。”

严以谨随口接上,猛地一震,慌乱的解释道:“我想听你今天的解释。”

“解释什么?”

严以谨又被她勾起来火气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遇事波澜不惊的人,谁料到如今沈婉心一句话就能把他气个半死。

“你早就知道蒋潇潇?”

严以谨在家思索了很久,还是觉得沈婉心没道理会突然离开他。

“今天要不要炖鸡汤喝?”

沈婉心答非所问,习惯性的往厨房去。

严以谨一挑眉,冷呲道:“不是说要收拾东西吗?”

沈婉心身子一僵:“哦对。忘了,抱歉,严先生。”

她身子一拐真的要往卧室去,严以谨起身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隐忍着怒气:“你跟我闹什么脾气?”

“给不了你情情爱爱?是这句话吗。”

严以谨低声问着:“你这脾气,我说给不了,你就不争取一下子?以前的执拗机灵劲儿去哪了。”

“别闹了。”

沈婉心推开他,神情看不出的复杂。

“你真打算把我气死是吧。”严以谨扳过她的身子:“我问你话你也不说,还跟人讲什么**不**的,我们两个什么关系,你不知道?”

“知道。”

沈婉心点点头:“说**是为了你好。”

严以谨一怔,听她解释道:“包养从一定程度来讲,是违法的。你公众人物,让大家说我不要脸勾引你,总比说你犯错强。”

严以谨被她气笑了。一把将人打横抱起,摁在床上,彼此呼吸交融:“你真是贴心。”

“我下午还要跑数据。”

“你骚一点儿,我尽量早点儿放你走。”

严以谨扯着领带就要往她脖子里凑,又被她一手别开,她清冷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要尽快搬出去。”

“你不要仗着我对你的纵容,就跟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耍横。”

严以谨声音沙哑,眼神却锋利的很。

“我是认真的。”

沈婉心一字一顿说道:“这种生活我忽然就过腻了。谢谢严先生的配合,打扰了,抱歉。”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严以谨的手慢慢锁住她的脖子,带着些许危险:“你是不是找好下家了?我看你工作室的小男孩子对你蛮上心的。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满足你。”

“严先生……”

“给老子闭嘴!”

严以谨凶狠的吻上去,堵住她拒绝疏远的口吻。

沈婉心这个女人,呵。没人比他更了解了,闹脾气是吧?操狠了就乖了。

但这次不同,不管他怎么折腾,沈婉心都一动不动,她看自己的眼神也很奇怪。严以谨泄了火,还有一丝不甘心,说道:“江城,可没有我这么好的金主了。又能满足你,又能给你大把大把的钱。”

“嗯。”

沈婉心把衣服一拉,忽然发了一张好人卡:“我知道,严先生确实是个好人。”

这一刻,严以谨忽然脑袋全白了。

一年了,她无一例外符合他的喜好,他也自负的认为了解她所有。可这时他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同床共枕这么久的女人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