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玉将卿小说

给大家带来玉楚珊祝杞景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杞玉将卿》玉楚珊祝杞景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在临近太子府的街口道上出了骚乱,迫使玉楚珊的马车跟另一辆侧身撞了个结实。

《杞玉将卿》精选:

日子很快到了秋会的这天,今年是太子妃第一次主办的集宴,各大家和京官要职家的子女都会收到请帖。

为了表示重视给面子玉楚珊一早就将自己收拾妥当等着时间出发,不同于平常今日换了稍正式的衣式。

琉璃看今天穿着湖蓝色衣裳的小姐忍不住赞叹,这颜色不张扬又不会显得怠慢,这个度把握刚刚好。

算着时辰的芝兰进来告知玉楚珊,顺便问道:“小姐今日要带谁赴宴。”

“芝兰你陪我去吧,宴上多留意着点。”

“是。”芝兰静立在一旁侯着。

玉楚珊听时辰差不多了,便领着芝兰出门上了马车。

在临近太子府的街口道上出了骚乱,迫使玉楚珊的马车跟另一辆侧身撞了个结实。

车外堪堪稳住的马夫通传:“小姐,咱们跟唐家的马车碰了。”

“让一步,别迟了宴。”

马夫得令驾车错了几步好让唐家马车摆正了过去,唐家过去后又重新驶车到正道去。

到了太子府,玉楚珊和芝兰下了马车后马夫就驾车离去了。玉楚珊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门口的女子。

只见那个女子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走近了看清肤色白皙,远山眉下一双明亮清澈的杏眸,朱唇不点而红,煞是好看。

那名女子含笑微微福身行了个虚礼,“太傅次女唐清荣见过玉大小姐。”

玉楚珊回神,也行了一礼回答道:“唐小姐何故这么见外,我叫……”

“我知道你是玉楚珊,和七皇子有婚约的玉家嫡女。”唐清荣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走吧,别在外边傻站着了。”

唐清荣说完带着侍女就进门走了,玉楚珊被她整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也就带着芝兰跟着一道进去了。

男女分场合按着尊卑上下位的坐好,唐清荣走过来在玉楚珊身边坐下,坐下后就大大方方的盯着玉楚珊,玉楚珊也好奇的半扭着身子看着她。

唐清荣看她一字眉下一双丹凤眼,眼尾略上挑,右眼尾下处有一小枚痣,高挺的鼻梁,薄唇。分开看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组合起来却别有一番姿态,让人越看越喜欢。

“你的确有让人沉迷的资本。”

玉楚珊还是第一次被女儿家当面夸沉迷有点没反应过来,唐清荣倒是不介意,接着自己的话茬说:“难怪七皇子喜欢你喜欢的紧,我也很喜欢你。”

玉楚珊突然想起来唐清荣是何人物了。

她印象中唐清荣一直很喜欢七皇子楚洛渊,奈何楚洛渊心里一直有玉楚珊,自从她嫡姐做了太子妃后她嫁给楚洛渊的可能就又小了。

玉楚珊朝她笑笑便正回身子自顾自了,唐清荣却是不肯放弃,接着开口说:“我不像嫡姐看似温柔的滴水,我性子随心的很。我今天见了你并不讨厌相反很喜欢你,所以日后进了府我不会害你。”

玉楚珊听这话的意思心里有了个谱,看来唐清荣势必以后嫁进七皇子府。

唐清荣此时心里很是爽快,她莫名很喜欢玉家嫡女,眼神清明提起七皇子时也没有太大波动,原来玉家嫡女也没有多喜欢七皇子嘛。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上酒水的两行丫鬟先上来布酒。玉楚珊接过芝兰倒的杯酒端近了细细闻后没有探出什么端倪便又放下了。

这一幕却落在太子妃唐清忆的眼中,心下一转便笑着开口:“咱们比不上隔壁院落的喝的酒烈,今日备的是琼花酿很是可口大家不妨尝尝,看玉家大小姐举杯复落似是不喜这佳酿?”

玉楚珊见提到自己便起身福身:“太子妃误会了,臣女碰巧也爱琼花酿。”

唐清忆举杯对着她的方向示意:“那便敬玉小姐一杯。”

玉楚珊弯腰端起酒杯应着唐清忆喝下了,一旁的唐清荣瞥了眼嫡姐,“我的好嫡姐,你这不是在逼着人喝酒吗?”

“妹妹这是说的哪里话。”

唐清荣冷哼了一声竟没接话给了唐清忆个冷面子。

玉楚珊看唐清忆的注意力不再放在自己身上便坐下了,坐下的时候还悄声对唐清荣说了句谢谢。

唐清荣“嗯”了声解释道:“七皇子在众皇子中相貌品格都是最好的,嫡姐原本想嫁的也是他,所以刚才想刁难你,你要是真不喜欢这琼花酿就别喝。”

玉楚珊友善的和唐清荣聊起了天,菜一个个上齐了,玉楚珊扭回身子突然觉得不对劲。唐清荣在旁边看她的脸色有点差,“你还好吧……”

玉楚珊没应她,唤了声芝兰,芝兰连忙靠近品脉,心下一惊慌忙从袖中取出药瓶递给玉楚珊:“小姐您中毒了,这是清心丸先吃下。”

玉楚珊接过倒出一粒吃下,闭着眼自己调息试图平静下心绪。

“芝兰可有识出是什么毒?”

“是落回,慢性毒药可解,毒发后神志不清,浑身无力昏迷。清心丸只能做到稍微缓解,解毒必须回府。”

“我撑着,宴会刚开始不能离席。”

“可是……”芝兰刚想开口劝到就听外面一阵骚乱,然后就有无数黑衣人闯进来,世家京官中女儿哪儿见过这种场面个个尖叫乱窜。

隔壁院里会武的男儿听了动静便顾不得什么礼教连忙进来帮忙。黑衣人见状分了一部分人在外堂拦着,剩下的便直奔里堂玉楚珊处。

玉楚珊强撑着身子,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身子也愈发无力。

芝兰连忙扶着她起来,为首的黑衣人赶到提剑朝玉楚珊直刺过去,玉楚珊看不清眼前的动作,芝兰下意识就想挡在她身前。

“叮”的一声,唐清荣抽出袖中的匕首堪堪挡下,“赶紧带着你家小姐走!”

说完她转手匕首划过近身的一名黑衣人手腕,连蹲身捡落在地上的剑试图为玉楚珊拖延时间。

当楚洛渊赶来的时候,就看见唐清荣负伤还拖着三个黑衣人,连忙上前解围。

楚洛渊解决了两个后,其中一个黑衣人找了个空隙就朝玉楚珊离去的方向追去。

他扶住唐清荣:“你没事吧?”

“我拖了他们好一会儿,楚珊有足够的时间走远,但她还中了毒你快去追……她。”说完便晕在楚洛渊的怀里。

楚洛渊看了看怀里的唐清荣,想着她刚才的话又瞄了眼黑衣人离开的方向。

“祁阳,你去追。”

这边玉楚珊已经毒发昏迷了,芝兰实在带不走她正想办法时,身边落了一道人影,芝兰赶紧护在她身前紧张地看向来人。

“祝小公子?”

“她怎么回事!”

“中了毒,得赶紧回府,那帮黑衣人是冲小姐来的!”

祝杞景听了连忙推开芝兰就抱起玉楚珊使轻功离开。

芝兰和严萧也连忙轻功跟上,后来严萧见芝兰太慢便转身揽过她一起赶上自家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