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我再娶你一次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苏南烟安宗洺免费章节,带来《王爷我再娶你一次》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说好的主角光环呢?难道不是女主一摔跤,就有帅哥托马斯旋转三百六十度来接的嘛?苏南烟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而离她脸不远处站着白衣男子。

《王爷我再娶你一次》精选:

拽住苏南烟是一位束发少年,在不远处,还站着位白衣男子。

“放开,少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苏南烟使出吃奶的劲儿挣脱开。

原本跪在地求饶的小偷,趁机爬墙逃命。不出一会儿,他已然半个身体爬上了屋顶。

苏南烟这下也顾不得许多,胡乱将裙角挽起,张牙舞爪地紧跟着爬了上去。

小偷摇摇晃晃地站在屋顶,“女侠,我错了!求你放了我吧!”

“放了他!”

不知何时束发少年站在她身后,苏南烟一听到他声音就烦,“你怎么这么爱管闲事?!”

“大侠,求救救我~”小偷向束发求救。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打死你!”苏南烟握紧拳头作势打她,吓得小偷不敢再出声。

束发少年与屋下的白衣男子对望一眼,说道:“你已经拿了人家的钱财,就饶他一条命,何必要赶尽杀绝?”

“喂,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拿了他的钱?”苏南烟双手叉腰,一脸怒气地瞪着束发少年。

你奶奶个大鸡腿!什么叫拿了人家的钱财?明明是那个无耻之徒偷走了她粉色的钱袋,她追讨回来而已!

“两只。”

“那就是两只都瞎了!”

小偷见两人争执起来,悄悄退到屋檐处跳了下去,一溜烟跑没了影。苏南烟急忙追赶,可是她还没跑几步,就不幸地踏空了脚,歪着身子摔了下去。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划破天空,毫无疑问苏南烟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说好的主角光环呢?难道不是女主一摔跤,就有帅哥托马斯旋转三百六十度来接的嘛?苏南烟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而离她脸不远处站着白衣男子。

“哎呦,我可怜的小屁屁呀……什么人嘛!也不知道接一下。”苏南烟神色痛苦地揉着屁股。

“男女授受不亲。”

这人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苏南烟白了他一眼,“大哥,我屁股都要摔成八瓣了,还男女授受不亲呢!我看你,你这叫见死不救!”

白衣男子不语,只是厌恶地瞥了地上之人一眼。

束发少年快速从屋顶飞下,拔出剑对着苏南烟呵斥,“粗鄙妇人,休得无礼!”

“你眼睛要不要用硫酸洗洗?你才是妇人!”

苏南烟从地上爬起来,她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一个箭步冲到束发少年跟前,几乎贴在少年身上,“本姑娘是少女!”

顷刻少年的脸颊出现一抹绯红,连忙退后一步,他将脸瞥向白衣男子,求救道:“公子~”

白衣男子伸手将束发少年揽在身后,不让苏南烟再靠近一步。

“啧啧啧……”苏南烟托着下巴来回打量两人,娇弱小鲜肉配霸道男总裁?白衣男看起来的确还有点小帅,只是他那一脸别人欠他五百万的神情,让人难受。

“一个姑娘家的,这般动作成何体统?”白衣男子冷哼道

苏南烟一字一字的回他,“管!你!屁!事!”

白衣男子冰着脸不理会她,甩袖欲离开。那叫梅元的束发少年,有样学样的跟在身后。

“等等,”苏南烟上前拦住两人,“你们坏了我的事,就这样走了?”

梅元转头反怼苏南烟,“你当街抢劫,还有理了不成?”

“大哥,那本来就是我的钱包好不好?”

苏南烟汗颜无语,她只是要回被偷走了的钱包而已,可能过程暴力了一丢丢,怎么就成抢劫了?

真是比窦娥还冤呐!

白衣男子跟梅元对视一眼,他见苏南烟的神情不像说谎,淡淡道:“既然这样,那在下先行告辞!”

“你一个女子在外面抛头露面,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梅元小声嘀咕了句。

这话听得苏南烟脑仁发疼,这梅元简直是封建社会直男癌毒瘤晚期!凭什么女生一出门就不是好人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啊?”苏南烟紧紧拉住梅元的手臂,不松开。

白衣男子回头瞥了一眼苏南烟,眼里是藏不住的嫌弃,冷声道:“梅元,道歉!”

“公,公子,”

梅元不敢相信耳朵听到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声,“对不起!”

苏南烟故意凑近梅元,并且将手放在耳朵上,“你说什么?听不清啊,大点声!”

“你……”梅元皱着眉头一脸不悦,他看了眼白衣男子,又提高声音道:“对不起!”

苏南烟乐得笑出了声,看他以后还要不要乱给女子扣帽子。她朝梅元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白衣男子和梅元都不理会,一同转身离开了。

见他们走远,苏南烟现下才感觉屁股疼得要死。幸好这里离宁国侯府不远,不然等她回去,屁股说不定都散架了!

多乐见苏南烟一瘸一拐的进屋,急忙将她扶上床。

苏南烟趴在床上,一股脑的跟多乐抱怨下午发生的倒霉事,先是小偷碰瓷敲诈,后又被偷了钱,随后还遇到那两个糟心的臭男人。

该死的小偷,三番两次的捉弄她!

眼瞎的梅元放走了小偷,还说她抢劫钱财!

还有那个摆着臭脸的白衣男,压根就是见死不救!

都是些臭王八蛋!

多乐轻轻地为苏南烟上止痛药膏,“小姐,你先消消气。”

“我最最最可怜的屁股……”苏南烟哭丧着脸,示意让多乐倒杯茶水来。

“说不定那两人是正人君子呢!”多乐递上茶水,继续上药膏按摩。

“什么正人君子啊?我都摔在他脚边了!”苏南烟趴在床上抱怨,正常人都要伸手接一下的吧!

“小姐,如果当时白衣公子抱住你,你该怎么办?”多乐趴床边笑盈盈地打趣,“会不会跟话本里讲的一样,英雄救美,然后美人以身相许?”

苏南烟一想到白衣男子那张跟冰块一样的臭脸,就不住打寒颤。她戳着多乐的脑门,“好你个臭丫头,竟然打趣我?看我不收拾你!”

说罢,就伸出一只手将多乐钳住,另一只手去挠她胳肢窝。

多乐哭笑不得,只得连连求饶,“好小姐,奴婢不敢了……”

苏南烟这才作罢,正准备翻身时,骤然想起刚才夺回来的钱袋,便朝怀里摸去,竟不在衣兜里?

她又仔仔细细翻了个遍,真的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