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我再娶你一次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我再娶你一次》的作者是虫三三,这里给您带来苏南烟安宗洺《王爷我再娶你一次》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苏冶容知道光是禁足根本管不住苏南烟,要是想让她老实一段时间,还需要额外的惩罚。便从桌子上拿了本书,朝跪在地上的苏南烟扔了过去。

《王爷我再娶你一次》精选:

“如今整个卞州城都知道你被退婚一事,我这张老脸让你给丢尽了!”苏冶容用力拍着桌子。

苏南烟也是刚偷溜出府才知晓的,眼下只能低下头乖乖挨骂。

苏冶容知道光是禁足根本管不住苏南烟,要是想让她老实一段时间,还需要额外的惩罚。便从桌子上拿了本书,朝跪在地上的苏南烟扔了过去。

苏南烟被突然出现在脚边的书吓了一跳,用可怜巴巴地眼神望向苏冶容,“爹爹,你不要生气了,要不骂我一顿出出气?”

“我不骂你,你把那本书捡起来。”

苏南烟将书捡起仔细一看,书的封面有两个正楷大字——《女诫》。

这不是古代专门给女人看的书吗?苏冶容怎么会有这书?隐隐约约见,她心中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奇怪。

“爹的品味果然与众不同,好书!好书!”苏南烟昧着良心夸赞。

“书的确是个好书,你拿回去好好看看,”苏冶容笑了笑,还没等苏南烟反应过来,他接着说:“不仅如此,还要背下来!”

“啊!!!我没听错吧?爹爹你是不是口误了?”

苏南烟震惊不已,被退婚禁足也就罢了,竟还要罚背书?

“你没有听错!顺便再提醒你一下,我随时会抽查!”

这句话相当于直接告诉苏南烟:你别想着偷懒!

要不要这样啊?苏南烟从小到大最不喜欢的就是背书,此时心中仿佛有万马奔腾而过。

苏冶容说完就不再看苏南烟,坐在书桌前悠闲地看书。

“爹爹~人家头有点痛,可不可以不背书嘛~”苏南烟抓着苏冶容的裤腿,发出极度嗲地声音撒娇,想让他收回这个惩罚。

“烟儿,我看你还是省省力气吧,有这个功夫,书都看了好几页了!”苏冶容眼都不抬一下。

“哼!”苏南烟见爹爹软硬不吃,已知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她只好努了努嘴,沮丧地走出房门。

从书房出来后,苏南烟那颗小脑袋一直处在浑浑噩噩中。她堂堂一个现代人,却要读压迫女性思想的封建读物!

读也就算了,竟还要求背下来!!

多乐见苏南烟锤头丧气地回来,上前关心道:“小姐,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人吗?”苏南烟一脸沮丧地将书丢在圆桌上。

“女诫?”多乐将书拿起,瞧着封面欣喜不已,“小姐你终于打算看书了!听闻它可是闺房上等读物!”

苏南烟见这丫头兴高采烈的模样,心里更是吐血,她何止是看啊,还要背下来呢!

“好了好了,我想静静!”

苏南烟随便找个借口,轻轻将推搡多乐出门,然后赶紧将门关上,听到外面没有响动后,她便拿起书趴在床上,非常不情愿地翻开。

满书的之乎者也,光是看着就头痛欲裂!

“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宠,赖母师之典训……”苏南烟嘴里一字一字地念着。

之,就是“的”意思,这个她倒是知道的。可是蒙先君是谁?赖母师又是谁?一时间,苏南烟那颗小小的脑袋瓜充满诸多疑惑。

这古人就不能直白简洁的写书?如今连连读都读不通顺,怎么可能背得下来!

苏南烟不禁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但转念想到苏冶容说要抽背,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看。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才勉强将第一页看完。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竟将书本合上,开始尝试背诵。

“鄙人……”

毫不意外刚背出两个字就卡壳了。

苏南烟努力回想后面跟着的词,究竟是愚蠢还是愚钝来着?奈何实在记不起是哪个词,她只好点兵点将一番。

“鄙人愚蠢?”

显然苏南烟选中了前者!可这句话怎么听,都像是骂人的呀?她只得将书翻开核对,“害,是鄙人愚暗呀!”

“……然后是,赖什么母老师?”

母老师?这又是什么鬼啊?只听过女老师,还有母老虎,难不成两者结合成的新词?

苏南烟又翻开书一看究竟,“哦~原来是赖母师之典训!”

随后她摇头晃脑地默念了三遍,闭着眼睛回想,“赖师母……呃,然后,然后是什么来着?”

苏南烟为自己的脑容量深感担忧,无奈地再次将书翻开大声念了一遍,又迅速合上书重复。这短短的六个字,愣是来来回回背了十多遍,最后才捋顺。

渐渐地感觉眼皮越来越沉重,那点仅存意识无力阻止眼皮相会。没多大会儿,方才屋里还有的读书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起一伏地酣眠声。

突然苏南烟被一人狠狠地揪住耳朵,将她从床上拉起,“你还有脸睡觉!”

“多乐,你干什么呀?”苏南烟眼睛依旧闭着,只是用双手的捂住耳朵抱怨着。

“赶紧起来背书!”那人手上的力度加大了。

“哎,我说多乐你是不是要造反啊……”苏南烟吃痛的睁了下眼睛,这才发觉面前站的不是多乐,而是一位身穿蓝衣的女子。

“大姐,你谁啊你?”说罢,苏南烟继续躺下睡觉。

“不能睡觉,必须起床背书!”

突然那蓝衣女子手中变出一把皮鞭,‘啪’一声抽在苏南烟的屁股上。这下苏南烟算是彻底清醒了,她一脸不悦地看向女子。

但就在下一秒,苏南烟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甚至可以用惊恐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