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杞玉将卿

这里推荐阅读《杞玉将卿》,提供玉楚珊祝杞景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青越国历代国君皆宠信玉家,玉家乃青越第一大家,多出巧言善辩足智多谋者,君侧权臣将旁谋臣多有玉家子。

《杞玉将卿》精选:

青越国地广物博,经历岁月成为四国之首,国力强盛。“有才者居高位,不论男女。”为青越国国训,饶是如此,朝堂上的女子也是极少数。

青越国历代国君皆宠信玉家,玉家乃青越第一大家,多出巧言善辩足智多谋者,君侧权臣将旁谋臣多有玉家子。

青越桦历十三年,玉家嫡女出生,桦帝楚廷桦赐名玉楚珊,名带国姓以示对玉家的宠信。

转眼玉楚珊已到九龄之年,桦帝下旨其入太学院随众皇子公主一同学习。

“楚珊姐姐!你走那么快干嘛,我都快追不上你了。”御花园里一个身穿鹅黄色外衫,梳垂鬟分肖髻的小丫头,正在小跑追着,前边慢悠悠散步的淡紫衫女娃。

女娃听了停下来转身等着小丫头过来,好笑的开口:“八公主何故如此慌忙啊?”

玉楚珊出了太学院门就看见八公主跟在身后,把握距离逗着她,快跟上了就快走几步再拉开距离,离得远了又放慢脚步。

“说了多少次了,楚珊姐姐喊我莲儿就行。”楚筠莲嘟着嘴委屈着说,“渊哥哥打发我来寻你去阿娘宫里用晚膳,我才急忙去问了女学出门口去等你。”

玉楚珊一听是楚洛渊,再开口话语里都欢快了几分,“原是渊哥哥唤你来,早说嘛。”不等楚筠莲回应拉了她就往静妃的朝露宫赶去。

“呀呀呀楚珊姐姐仔细着点,别把我摔了!”“放心吧,你摔了我给你垫着。”

×

玉府。

玉芜和阮琉秀一言不发的坐着,厅外走进一名青衫丫鬟朝着两人福了福身,“前厅有小监前来传话说大小姐今夜在八公主处歇下了。”

玉芜应了一声拿起筷子准备吃饭,身旁的阮琉秀一掌拍在饭桌上,猛然吓得玉芜手里的筷子掉落在桌上,“这妮子真是长本事了,三天两头留宿宫中。什么留宿八公主处,我拿脚趾头想都能想到又是七皇子使唤八公主把妮子骗在宫中。”

玉芜看了眼阮琉秀又看了眼桌上的筷子,咳了一声选择劝慰自家夫人。

“琉儿啊,咱先吃饭,吃罢了去书房在谈这件事也不耽搁是不是?”

阮琉秀“哼”了声站起来朝书房走去,“气饱了,还吃它作甚!我先去书房,还请夫君速来。”

玉芜叹了口气,吩咐仆人讲饭菜撤下分食后出厅寻夫人去了。

阮琉秀坐下来气还没消,玉芜进来关好门走过去坐下,轻声哄着夫人,“琉儿,等明儿丫头回来了我替你教训她,打她屁股给你出气,不气不气啊…”

阮琉秀被玉芜哄孩子的话给逗乐了,没忍住笑出了声,“她都九岁了不能打屁股了。”

玉芜见阮琉秀气消了跟着笑了几声。

“芜郎,父亲送信说召鸾准备明年开春将祝杞景送入咱们青越做质子,还说比咱妮子年长四岁。”

玉芜点了点头,“我也收到消息了,祝杞景是召鸾国大将军之子,代替尤熙泽入青越。”

阮琉秀皱着眉,“为何父亲特意提及年长妮子四岁,难不成召鸾国有意和亲?”

玉芜笑了笑,“琉儿你常年接触军场,政事倒是不怎么灵通。父亲的话我自有考量,琉儿不必放在心上。”

阮琉秀点头,起身向外走,临出门留了句,“芜郎,你思量思量妮子的事儿,宫里太学教不了啥,玉家教习再过一年就开始了。”

玉芜没应盯着书桌上的磨盘若有所思。

第二天,下朝后玉芜随皇帝去了御书房。

“皇上,臣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不当讲,芜卿快退下吧。”

玉芜被楚廷桦噎了一声站在一旁不出声,楚廷桦大笑几声开口:“行了,芜卿快说罢。”

玉芜闻声行了一礼,“请皇上准允小女一年后回玉家学教。”

楚廷桦笑着问,“怎么,芜卿这是嫌弃朕的太学教不了她东西?”

玉芜面无表情的跪在地上,“臣惶恐,玉家家训臣实在不敢违背。”玉家家训,学教男八女十,单独受教不入私塾不入太学。

“好了好了,芜卿快起来吧,想你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朕准了。”

玉芜起身行礼,“谢皇上。臣告退。”

楚廷桦笑着看玉芜起身转身朝门口走去,最后收了笑容盯着玉芜离去的身影。

×

青越桦历二十三年,召鸾国大将军之子祝杞景代三皇子入青越做质子。楚廷桦命玉芜将祝杞景接入玉府住下,他在青越的这些日子玉府便是他的住处。同年,楚廷桦私旨下玉府,玉楚珊还玉家受教。

“爹,您找我啊。”玉楚珊风风火火的迈进大厅,“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在太学了啊,那我以后还怎么见……渊哥哥”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自家爹爹坐在主位盯着自己,下座还有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停顿了下最后两三个字收了声嘟囔说完连忙站直福身行礼,“爹安好,这有客人您怎么也不知会一声。”

玉芜无奈的瞥眼玉楚珊,转眼笑着对男子说:“小女比较……欢脱,让祝小公子见笑了。”

男子起身作了一揖,“真是折煞晚辈了,玉小姐实属真性情。”

玉楚珊看着起身站着的男子,身材高挑着一袭玄色长衣,衣尾还有着精致的云纹。

“原来这位便是祝小公子,玉楚珊见过祝小公子。”祝杞景听见玉楚珊出声,转身看见一个淡粉色外衫的女孩儿现在那儿笑嘻嘻的看着自己,收了心思连忙回道:“玉小姐客气了,在下祝杞景,便是小姐口中的质子。”

玉楚珊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心想这祝小公子也太记仇了,看来是个不经逗的人。

玉芜起身对玉楚珊说:“珊儿,往后祝小公子便住在你旁边那个院子,这就带着去歇息吧。”

“是,爹爹。”

玉芜“嗯”了一声便出厅去忙了。玉楚珊笑呵呵的走过去拉了拉祝杞景的衣袖口,“听家里长辈讲你比我年长四岁,反正以后要一起生活,我喊你景哥哥你喊我楚珊如何?”

祝杞景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衣袖,“玉小姐开心就好。”

玉楚珊和祝杞景一同走在府里小道儿上,祝杞景总比玉楚珊慢上一步,距离也保持在合适的度上,玉楚珊都能感到他的疏离。想想也是,十几岁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却被送来做质子,看别人脸色行事的日子确实让人郁闷。

“到了,景哥哥早点歇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派小厮告知我。”

祝杞景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谢过她,就看见一丫鬟慌慌张张的跑来。“小姐,宫里差人传话七皇子惹了风寒倒下了,说是想见小姐,宫里派人来接了。”

“什么?渊哥哥竟染了风寒,他身子骨那么硬朗怎么可能染上风寒,快,咱们这就去看看情况!”

丫鬟应了转个身就和玉楚珊一起出去了,祝杞景看了眼玉楚珊离去的方向,“渊哥哥……这玉家大小姐有点意思啊。”

“主子,这玉府的大小姐和七皇子感情倒是不一般啊。”

“严萧,进去把东西整理整理。”

严萧撇了撇嘴,“得咧,属下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