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小娘子不凡

这里推荐阅读《小娘子不凡》,提供莫小优封擎宇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上岸后,穆炎彬把了把这小娘子的脉搏,奇怪?为何没有溺水的症状,脉搏跳动强劲有力,只是昏睡而已。难道这女子是水中生出的?他一脸大惑不解的表情。

《小娘子不凡》精选:

风轻轻月蒙蒙,朦胧的月光洒在这碧月泉上,烟雾萦绕,胜似瑶池仙境一般。

京城四大帅哥正聚在七王爷府这仙境般的碧泉亭里,时而喝喝小酒,时而吟诗作对,时而听听仙居楼的娘子们唱唱小曲儿,快活似神仙,哪管它今夕是何年。

今日是永顺元年五二年,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当四位公子哥玩得正起兴之时。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亭子旁的湖里溅起了水花。热闹非凡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

几位丫鬟惊慌失措地尖叫道,“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七王爷封擎宇听见叫喊声,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跳入湖中,抱上来一身穿怪异服装的小娘子。

上岸后,穆炎彬把了把这小娘子的脉搏,奇怪?为何没有溺水的症状,脉搏跳动强劲有力,只是昏睡而已。难道这女子是水中生出的?他一脸大惑不解的表情。

七王爷封擎宇见这小娘子着装甚是奇怪,认定不是王府中人。连长啥样都没仔细瞧瞧,便吩咐小厮把这落水小娘子和仙居楼的娘子们一起送回了。

仙居楼香香姐姐接到这名小娘子时,虽感到奇怪,仔细瞧了瞧这小娘子却生的一副好皮囊,肌肤胜雪,眉似新月,睫犹羽翼,一张脸在众美女中也算生得清秀。心想这岂不是上天给我的一颗摇钱树。也就没作声,便把她收下了。

莫小优这一昏睡,睡到了第二日午时方才醒来。

她醒来伸了个懒腰,缓缓地睁开那迷人的眼睑。看见眼前的这一切,让她觉得是否自己眼花了,使劲儿的揉了揉惺忪睡眼,再缓缓睁开。

自己睡在一张粉红帐幔的床上,这里陈设全都是古装剧里,那样古香古色的家具,自己穿的睡裙怎么也给换了一件。

吓得大叫了起来“啊……”,她本能的把衣服拽紧了。

莫小优这叫声一出,进来两位老妈妈,她们虽身穿一身粗布衣,收拾得到很干净利落。

“小娘子,你醒啦。”老妈妈和蔼可亲地问道

莫小优还是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使劲的揪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疼得她“哎哟”的叫了起来,这不是梦?

“小娘子,你怎么啦?”老妈妈继续问道,察觉着这小娘子的举动有些奇怪。便朝身旁的另一位老妈妈说道,“你去告知香香姐姐,小娘子醒了。”

莫小优懵懵地问道,“老婆婆,这是哪里呢?我怎么在这里?”

“小娘子不要着急,我们这里是仙居楼。香香姐姐人很好的。”

“仙居楼”?我昨晚不是明明在家睡觉吗?在做梦?又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疼得再次“哎呦”一声。啊,是真的?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是这副打扮?她环顾四周,难道我是穿越了?

她想弄个明白便问道,“老婆婆,现在是那一年?”

“小娘子,你怎么了?现在是大顺王朝,永顺元年五二年呀。“

“啊,永顺元年五二年”

莫小优心想“我历史还学得不错,印象中没有这个什么大顺王朝,永顺元年呀”

“这仙居楼是干什么的呢?”

老人家笑答,“就是为达官贵人排忧解难的地方呀。”

这小娘子怕是外地来的,连仙居楼都不知。

“排忧解难?青楼吗?”莫小优惊讶的问道,眼珠子瞪得都快蹦出了。

“嗯,我们仙居楼呀,可是京城最有名的烟花之地,一般姿色的小娘子可是进不来的。”老人家貌似还挺骄傲的。

莫小优心嘀咕着我怎么这么命苦呀。电视剧里演的穿越剧,女主不是个公主,也是个小姐,怎么到我,就是青楼女子呀。不行呀,我得从这里逃出去。

就在这时,进来了一位云发半軃,妖娆非常的美人儿。

老妈妈立刻低头称呼道,“香香姐姐“。

“刘妈妈,你下去为小娘子先弄一些吃食来,再拿几身好看的衣服过来为她梳妆打扮一下。”香香姐姐冷冷道

这莫不是仙居楼的妈妈?莫小优想我啥都不知道?我该如何是好?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先装失忆了,吃饱再说?

“小娘子,你叫什么?你可知道自己打哪儿来的吗?”香香慈眉善目那浅浅一笑,都透着一股妩媚的味道。

莫小优摸摸头,装出一副头痛很痛苦的样子,还带着哭腔回道,“小姐姐,我记不起我来自哪里,叫什么了,我一想就头疼。”

香香亲切地微微笑,“小娘子,你别难过,在姐姐这里放心住着,姐姐会照顾你的。”

“那小姐姐,我是怎么来到你这里的呢?”莫小优想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里的,好找到回去的方法。

“小娘子,你叫我香香姐姐就好,楼的娘子们都这样叫我的。”香香避而不答。

“哦,香香姐姐,我想知道……”小优继续追问着

“那你就叫蝶舞,你看可喜欢。其他事情不急,以后再说”香香打断她的话道

“好好听,喜欢,喜欢,谢谢香香姐姐。”莫小优这小机灵,想我先顺着她,日后才方便找机会。

“那蝶舞你先吃饭,之后让刘妈妈来带你去学一些我们这里的规矩,你也准备一下,三日后是我们花魁之夜,你也参与参与长点见识。“香香见她还算顺从、懂事,也就无需特别待遇。

“好的,香香姐姐你去忙吧”莫小优想打发她走了,自己静静地分析分析到底怎么回事。

“你有啥需要的给刘妈妈说就是了。”香香走时,还不忘体贴地说道,让莫小优恐慌的心有丝丝温暖。

“香香姐姐,谢谢你照顾。”莫小优这张小嘴两大优点,一贪吃、二说话甜的要命。

香香前脚刚走,刘妈妈这时又端着两菜一汤进来了,真是没给她留时间好好琢磨。

莫小优心想不管了,要跑也得有力气,先吃饱了再说。

莫小优便下床,呼噜呼噜地吃了起来,也没有一个女孩子的样了。

刘妈妈着实看不下去了,便说道,“小娘子,吃饭要慢些,慢些。”

“刘妈妈,我太饿了,下次我就不这样了。”莫小优嘴里包着饭笑眯眯地说道

“你呀”

“哦,以后别叫我娘子了,我啥都不记得了,香香姐姐刚给我起名叫蝶舞,你叫我蝶舞吧。”

小优很不喜欢他们叫她娘子,那不是老婆的意思吗?这里怎么叫娘子呢?怪别扭的。

莫小优接下来会逃出去吗?是怎么逃出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