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子不凡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莫小优封擎宇免费章节,带来《小娘子不凡》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她还指望花魁之夜拿个好的名次,在仙居楼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也能顺风顺水一些。莫小优可咋办哟,咋办哟。咦,有啦。服饰没有,可以自己动手做,好歹自己也是学过设计的。

《小娘子不凡》精选:

醉仙居里灯红酒绿,莺歌燕舞,夜夜笙歌。

花魁之夜,烟花柳巷红尘客,风花雪月得佳人。

香香姐姐是如何想的?仅仅让莫小优凑数?让她长几分见识?

莫小优没有训练舞蹈,没有训练抚琴,没有准备精美的服饰,统统都没有。

她还指望花魁之夜拿个好的名次,在仙居楼以后的日子是不是也能顺风顺水一些。

莫小优可咋办哟,咋办哟。

咦,有啦。服饰没有,可以自己动手做,好歹自己也是学过设计的。

找刘妈妈弄来三匹纱布就行了:一匹黑色,一匹粉色,一匹白色。

刘妈妈好奇的问,“蝶舞小娘子,你拿这些布来干啥?”

“刘妈妈,比赛不是分二项吗?一为舞蹈,二为诗歌。每个环节我都要穿不一样的服装。”莫小优微微笑道

刘妈妈听完,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能做出两套衣服?

莫小优不停的催促道:“你快去,快去帮我找来,晚了可来不及了。”

刘妈妈去库房抱来了三匹纱布问道,“蝶舞小娘子,这可行?”

“嗯,可以,可以,这个就可以了,还劳烦刘妈妈给我剪刀和针线。”小优浅浅笑道

刘妈妈去为小优拿剪刀和针线,小优拿着眉棒在纱布上画了起来。

她从刘妈妈手里接过剪刀后,就拿着黑色的纱布“嚓、嚓、嚓”地剪了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就做出了一套抹胸超短裙。刘妈妈重来没见过这般奇怪的服装,那裙子短的可怜。

“蝶舞,这个也太短了吧,能穿出去吗?”刘妈妈一脸怀疑,这也能叫衣服。

“不就为了表演时穿一下嘛?没关系。就穿一会会儿。”

莫小优心想这裙子在我们那儿还算不上超短裙,都快到膝盖了。

接着她再用白纱为底,混搭了一点点粉色,又做了一条露肩长裙仙裙。

刘妈妈虽不解,这服装为何要做得如此奇怪。

不过,当莫小优将裙子穿在身上时,确实好看,不由得称赞道,“蝶舞,你还真有本事,这衣服虽露了些,嗯,好看,真好看。”

练舞、抚琴、唱歌、吟诗,统统过一遍。

莫小优心想这些年老妈让我苦学的终于派上用场了。

酉时不到,大厅里就已是座无虚席了。

今日来楼里的客人更是富贵之人,需持有邀请牌才能入内。

二楼那几个厢房,坐得更是权贵中的权贵。所以今天仙居楼的客人都是贵人中的“爱马仕“。

花魁之夜的重头戏也就是“柳巷拾烟花”,荣获前三甲的娘子可方可以拍卖的方式脱离苦海。

拍卖的细则,香香姐姐给了一个底价格,花瓣五百两银子,花蕊一千两银子,花魁三百两黄金。如果没达到底价,便以最高出价得。若超过底价,可自己选心仪买家。

酉时一到,香香姐姐就在台上宣布,“各位达官贵人晚上好,首先感谢诸位贵人对奴家的仙居楼长期以来的支持。今晚酒水、点心消费均打对折。本楼为诸位贵人准备了十二位才貌出众的小娘子让大家一饱眼福。前三甲老规矩‘柳巷拾烟花’。现在花魁之夜正式开始,首先表演的第一位小娘子紫依,一位刚入楼的绝美小娘子为大家带来她优美的舞姿。”

精彩的表演,赢得满堂喝彩。

第八位玲珑娘子,楼里的喝彩声更是达到顶峰,都快把仙居楼的屋顶给掀翻了似的。

台下不断呐喊,“玲珑、玲珑、玲珑……”。

当然不被看好的莫小优,被排在了最后一位。

莫小优上台准备时,台下还在纷纷议论,“我看今天花魁肯定是玲珑了。”

“嗯,我想也是”。

一段从来未闻的音乐响起,使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只见莫小优身穿黑色背心超短裙,站在舞台中央,纤腰甚诱人。

二楼上的钱宇豪也激动得说,“快来看,这个娘子,有点意思。”

一段勾人魂魄的爵士舞蹈后,让这些大老爷们意犹未尽,不停的呐喊“蝶舞、蝶舞、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香香姐姐迎着欢呼声,缓缓走上台妩媚地笑道,“今天第一环节到这里结束了,精不精彩?”

台下喊道,“精彩,蝶舞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没看够呀,不着急,小娘子们还为诸位贵人准备了诗歌欣赏。”香香姐姐媚媚地笑道

比诗歌,那怎么能难到莫小优呢。

莫小优身穿飘飘逸逸的白纱长裙,洋洋洒洒的走上台,浅浅一笑,美得如此无暇,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无疑是烟花柳巷中最清丽淡雅的一抹丽景。

众人皆沉醉于她这轻灵脱俗的仙韵之中。

莫小优轻盈地走向古琴,缓缓坐下。纤纤玉指抚琴,藕粉小唇诵诗。吟诵着李清照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色。”

莫小优接着唱起了郁可唯唱的《知否知否》,“一朝花开傍柳,寻香误觅亭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甜美的歌声,悠扬婉转。

众人回味无穷,空气凝结了好一会儿,才开使沸腾“蝶舞、蝶舞、蝶舞……”

香香姐姐缓缓地走上台妩媚笑道,“好了,好了,请贵人安静,安静,即将开始‘柳巷拾烟花’,有请十二位娘子登台。”

楼里再次沸腾。

“今日到场有八十位贵人,每位贵人手中有一只花,请投给你心仪的小娘子,投票开始。”

香香话音刚落,贵人们几乎都向莫小优蜂拥而至。

香香姐姐用清晰而又性感的声音公布结果,“花瓣得主紫依、花蕊得主玲珑、花魁得主蝶舞。”

结果也如众人所料,大家都静坐,等待竞拍,均想如偿所愿风花雪夜抱得佳人归。

香香姐姐妩媚地笑道,“现在开始柳巷拾烟花,先紫依开始,起拍价三百银。”

紫依被富豪刘员外以四五O银拍得。这刘员外一脸肥肉,傻儿子白白胖胖呆坐在身旁,痴痴地傻笑道,“我有漂亮媳妇了。”

莫小优打了个冷战,幸好不是我呀,那傻子,吓死我了,可怜了紫依。

玲珑六百银起拍,被武部尚书大公子孙耀剑一千一百两银子拍得。

最后到莫小优了,起拍价二百金,楼里一片嘘声。

人虽是个妙人儿这也太贵了吧。

二楼的钱宇豪首先叫道:“二百金”

“钱家大少爷,是不一样,阔气。”

莫小优见这古代版的古天乐,一眼就认出来了,对帅哥她有着扫描仪般的特意功能,一眼就牢牢印着在脑海里。

这人不就是那、那京城四帅之一吗?他与那七王爷?认识?我穿越来的地方七王府?

他若买了我,我就有机会去七王府,就有可能回去?想到这些心里还有点小开心,迷茫了这些天,终于找到了自己方向。

七王爷冷冷道,“钱宇豪,你凑这热闹干嘛,我们也是为香香场子凑凑数的。”

钱宇豪一脸坏笑道,“图个乐子,不太贵,便把这小娘子收了。”其实他心里想买下来送七王爷,看看有没有人能融化他那颗冰封的心。

钱宇豪隔壁的厢房的一帮人是太子及其党羽,太子见着这妙人儿,也心生欢喜,他让孙耀剑继续开价道,“二二O金”。

钱宇豪继续道,“二五O金”。

莫小优心想你才二五O,想想为了回家,算了。

孙耀剑“二六O金”。

钱宇豪“三OO金”。

孙耀剑“三二O金”。

钱宇豪“三五O金”。

孙耀剑“四百金”。

“这竞价也太激烈了,真不愧是孙少将军,只有他才有这实力吧。”楼里人议论道

钱宇豪沉默了,虽他家是首府,见这孙耀剑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也不想再这样僵持下去。

拍下蝶舞这小娘子,只是想逗趣逗趣七王爷,并非她不可。现在这价格也为香香抬得老高老高了,也就作罢了。

莫小优见钱宇豪这么不出价了,她有些心慌了。怎么这下不拍了?钱不够?

当香香姐姐正要公布最后得主时,莫小优连忙叫住了她问道,“香香姐姐,且慢,我是不是可以自己选择了?”

香香妩媚带着诧异地说道,“你是花魁,有这个权利。”

莫小优高声叫道,“我选那位黑脸小哥哥,选黑脸小哥哥。”

钱宇豪听到甚是惊讶。我?那一丝丝放荡不羁的笑,浮了出来。

最后‘柳巷拾烟花’得主就是钱大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