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似穿肠毒药李晴柔司照水小说

主角是李晴柔司照水的小说叫做《情似穿肠毒药》,这里提供情似穿肠毒药李晴柔司照水小说阅读,该小说故事一波三折,耐人寻味。我一个人不知道在巷子里躺了多久,模糊的双眼前逐渐出现了一双精致的皮鞋,我顺着皮鞋往上往,只见纯白色的衬衫,在冷风中摇曳。

《情似穿肠毒药》精选:

大学城是每个城市的一道风景线,那些年轻的男女们,相互拥抱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拿着手上的小吃盒,你一口我一口。

望着面前这些年轻充满朝气的面容,我抚着自己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颊,开始觉得自己如同一个迟暮的老人。

一个月的时间我又呕了几次血,身体差到了极点。

今晚的我,没有化妆,没有打扮,身上穿着最普通不过的棉布长裙,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装饰,骨瘦嶙峋的身体站在寒冷的冬季里,几乎一阵风就能吹跑……

“啊!”

我正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被一声尖叫吸引。

面前一个女生揉着自己额头,恶狠狠的骂着:“死老太婆,你眼睛瞎了啊?走在路上也不看着点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谋杀我呢?”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妆容艳丽,青春年少的姑娘,左右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被一双大手揽在怀中,娇呵不已。

我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到面前有人。”

“是没看到有人,还是另有所图啊?大妈,我拜托您出门前先好好照照镜子,跟个骷髅头似的还出来吓人,往我男朋友身上撞,怎么?是不是如果我不替我男朋友挡着一下,你就打算趁机撞进他怀里,讹上他啊?”

“晶晶,别说了。”

那个喊她晶晶的男孩子,声音清冷,像极了司照水的声线,我忍不住抬头去看他。

“怎么?还真觊觎我男朋友美色啊,他可是艺术系的系草,你一个大妈,老牛吃嫩草,也好意思?”

女孩子不依不饶,显然是一定要给我难堪。

那个男孩的声音虽然与司照水相似,但他对待身边女孩的态度,却与司照水对我的凶狠厌恶截然不同。

只见男孩温柔的将女孩呵护在怀里,柔声哄道:“晶晶别生气了,我怎么会看上一个老太婆呢,你看她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衣裳,头也没梳,脸色煞白,跟个骷髅头一样,全身都没几两肉,比不得你娇柔妩媚……”

老太婆?脸色煞白的骷髅头?

我下意识的抚了抚我的脸颊,昔日桐城第一千金美女,在大家眼里,已然成为了这幅模样了吗?

我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一切……

拼命的躲开人群往黑暗的、没人的地方跑去。

面前的巷子幽深黑暗,老远还能听见背后情侣对我的辱骂,我难过极了,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个没有人能看到我的地方跑去。

到了黑暗里,就没人看到我如今狼狈不堪的模样了,对吧?

“砰……”

没有注意到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身上好疼好疼,疼的我原本的没几两肉的脸颊狰狞的拧在一起。

恍惚间,也不知道是谁从头顶打来了一束光。

面前的小混混们突然尖叫一声:“鬼啊!”

“原以为送上门来了一个美女,居然是个恶心的骷髅头,真是晦气,长成这幅鬼样子,看一眼都给爷吓软了……”

小混混们骂骂咧咧的四散着走开了,临走前,还将我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和手机拿走了。

我躺在这个潮湿阴暗的巷子里,疼痛使我没力气起身……

我的眼泪早已流干了,如今心中流淌的是鲜血……一层层的伤痕将我的心脏划出了腕大的血淋漓的伤口。

李晴柔你如今已经沦落到了连混混都看不上强暴你的地步了吗?

他们原本为劫色而来,看见了我的面容,居然宁愿选择拿走我身上的钱财也不对我下手。

我不知道到自己此刻是应该庆幸保住了身子的清白,还是该悲哀连街头巷尾四处打家劫舍的流氓都看不上我的地步……

我一个人不知道在巷子里躺了多久,模糊的双眼前逐渐出现了一双精致的皮鞋,我顺着皮鞋往上往,只见纯白色的衬衫,在冷风中摇曳。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将我扶起来,抱在怀里,一如当初我想象中清冽的梅香。

“李书桐。”

破天荒的,我说了这个已经被人遗忘多年的名字。

他一定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名字,我本等着他诧异的问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温柔备至的说道:“书桐……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司照水,‘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照水。”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我呢喃着,原来他也知道这首诗啊。

可他既然知道,又为何这么多年始终待我冰冷、厌恶?

我尽量撇开头不去看他,我不知道司照水又在和我玩什么把戏,不是已经离婚了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过了,如今他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想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可是我如今没有一丁点力气,只能任由他将我抱着。

恍惚间,我竟然感觉他怀中宛若抱着一个易碎的水晶娃娃,十分珍视的眼神凝视着我,宛若骑士般保护着我脆弱的身体……许是我的错觉吧,怎么可能,司照水这辈子都不会对我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你今天见到我跑什么?”

他声音温润,不同于以往的冷冽,更像是梅花绽开的雪中柔情。

我不禁有些微醺!

他说的跑,指的是今天晚上在A大校庆时,他从主席台上走过来问我怎么了的时候……

那时我害怕被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仓惶逃走,不料他竟找寻我至此。

“我不想被你看见我如今这幅样子。”

我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好香的梅花……

明明已经决定要放弃了,可是只要他对我稍微温柔一点,我用尽了全身力气建立起来的理智,就会被全部瓦解。

“我好想你……”

我拼命的嗅着他身上梅花的香气,哪怕这是一场梦,我也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再醒来。

“傻姑娘,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啊?”

他闻言,有些失笑,但他望着我的眼神坚定、柔和,语气也带着几许笑意。

我没有力气抬头看他,鲜血又涌上了我的喉管!

我忍住不将脏血吐出来,只是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但我知道他此刻一定笑的温暖极了,我盼望了三年的温暖柔和的笑,总算在这个夜里,得到了……

只是,我没有机会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