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子不凡免费阅读

小说《小娘子不凡》的作者是沐籽晓宴,这里给您带来莫小优封擎宇《小娘子不凡》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一日过去了,莫小优见和汀兰也混得比较熟悉了,就开始打听落水的事情,想快点找到地方,才好快点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小娘子不凡》精选:

青楼小娘子玩失忆,七王爷岂能相信。交待封子清去查查这小优的底细,为何她这般奇怪。

可又让王管家派汀兰给小优做贴身婢女,一来是为监视莫小优的举动,二来是让她教教小优学习礼仪。

汀兰年方二八,水灵灵的一小丫头,小可爱,小精灵。

她接到派遣,立马就来到了莫小优房间,开始自己的活,“小优娘子,奴婢汀兰,是王爷派来照顾娘子你生活起居,和相告小娘子一些府中规矩的。”

莫小优见汀兰生得乖巧,也合自己的眼缘,便把汀兰叫到跟前亲切的说道:“以后叫我小优就可以了。”

“诺,小优娘子。哦,小优,小优”。汀兰笑起来,天真无邪。

小优这般和蔼可亲,搞得汀兰倒有点不知所措。

“汀兰,你可知道,那沏茶、研磨有啥讲究。”

“小优对奴婢说,你呀,我呀,这些都没关系,但是对王爷,还有他的客人,就要称奴家,更是不能直呼其名。”

“嗯”小优见汀兰一本正经,好心提醒,微微的笑了笑。

“那沏茶,水要去小厨房拿从山上取来的山泉水。王爷喜欢喝嫩茶,泡嫩茶水温不易太高,待水沸腾后凉置一会儿再泡,这样泡出来的茶水质清澈,香气怡人”。

莫小优想泡个茶还这么讲究呀,“汀兰,你去拿一些茶和水来,我们试试。”

“诺”汀兰双手平举,然后右手搭于左手上,放置胸前,弯腰行礼。

一日过去了,莫小优见和汀兰也混得比较熟悉了,就开始打听落水的事情,想快点找到地方,才好快点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莫小优装出一副八卦样子,“汀兰,听说前几日府上有姑娘落水了,可以此事?”

“说来也奇怪,没有看到人跳水,就看见溅起一朵巨大的水花,就有人喊,有人投湖了。”

“真有呀,是湖的那个位置呢?”

“就在碧泉亭的正东面,小优你问这个做何用?”

“纯属好奇,好奇。”莫小优脸上扬起一丝诡异的笑,落水的具体位置我摸清了,今晚就去试一试。

晚餐,莫小优吃得饱饱的。

等到入夜后,打发了汀兰回去休息。

她换上从另一个世界带来的那件的睡衣便睡下。

刚过了一刻钟,莫小优就等不及了,她太想回家了,悄悄起来,溜出内院。

今夜月蒙星稀,只有借着微微的月光,去找碧月泉,碧泉亭。

她却不知,七王爷和汀兰都悄悄地跟在她的后面,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莫小优找了好一会儿,终于来到了碧泉亭,面对碧泉亭比划起来,嘴里念道“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然后朝自己右手边湖心走去。

秋天的湖水已经很凉了,她的玉足刚一沾到湖水,太冷了,就缩了回来。

可要回家,必须要走这条路,她干脆跳下水,咬紧牙迅速的游到了碧泉亭的正东方。

停了好一会儿,莫小优想“怎么没有回去呢?怎么还不回去?难到自己告错方向了?”,再试一试另外一边?

这才游回岸上,冷得直打哆嗦,为了回家拼了。

她又向亭子左边湖心游去。封擎宇和汀兰见她如此奇怪都很不解。

就在这时,腿开始抽筋,她在湖里挣扎起来,她大声呼喊“救命呀,救命呀……”,手不停的拍打湖面。

汀兰看到这情况紧张起来,大声呼喊,“救命呀,有人落水了。救命呀,有人落水了,救命……。”

汀兰第三声还没叫完,只见一个黑影迅速的跑过去,把小优从水里抱了上来,径直往内院跑。

进了内院,七王爷喊道,“快、快拿绒毯来,”

汀兰也跟着跑了回去,一边去拿毯子,一边忙喊婢女们为王爷和小优准备热水沐浴。

在给小优披毯子的那一瞬间,七王爷见她那身奇怪的衣服,嗯,这难道是那日落水的小娘子?

七王爷越想越觉得奇怪,自己心中怎么觉得这个小娘子似曾相识呢?难道就因救了她两次?不,不,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一落水,莫小优陷入了昏迷状态,汀兰在一旁伺候着,听见小优嘴里嘀咕着,“爸爸妈妈……爸爸妈妈”。

汀兰见这状况赶紧禀告七王爷。

七王爷立刻遣小厮去请穆炎彬。

“和你家王爷做朋友这么些年,没见过封擎宇有什么要紧的人。这三更半夜的,还来叨扰我。”穆炎彬一边唠叨一边随小厮往王府赶去。

到了王府一瞧,原来是这有趣的小娘子,为她把了把脉说道:“无大碍,受凉了。我给她开几副药吃了三天,就好。”

开好药后,穆炎彬见夜深了,便回了。

他仍是好奇,路上忍不住问小厮,“这娘子怎么就病了,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小优娘子,也不知为啥事,投湖自尽,是王爷把她救上来的。”

穆炎彬听了一脸坏笑,这“蝶舞”如今叫“小优”了。

过了两日,莫小优好得差不多了。

她见回家的梦破碎了,也只能在这鬼地方。

不过,还好有位帅哥哥伴左右,不由自主的嘴角往上扬了一下。

她永远就是这个乐天派精神。开始认真的跟汀兰学起了府里规矩。

闲来无事,打听、打听起七王爷的八卦,想多了解他一些,以后自己伴君如伴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汀兰,你是什么时候进王府的呢?”

“12岁进府的,今年4年了。”

“你怎么就进府了?”莫小优想那么小呀,为什么没跟自己爸爸妈妈在一起?

“奴家娘亲去世了,爹爹重娶了一个小娘回家,小娘不喜欢我,就偷偷叫人把我卖到京城来了,被王管家买下的。王爷见了奴婢勤快,就将奴婢留在了他内院做事。”

唉,真是个苦命的孩子。

“你家王爷也不小了吧,也没见你家王爷有个王妃呢?没王妃不是应该呆在皇宫里吗?”这王爷不会是有问题吧。

汀兰对七王爷一脸崇拜,“奴家王爷,最是厉害。15岁立下战功,大王问他何奖赏?他就说自己要出来自立,要一所自己的府邸。”

“妃子,府里到有三位侧妃,潇侧妃是皇太后送的,柳侧妃是皇后送的,还有一个林侧妃是杨贵妃送的,王爷虽不喜欢,但碍着长辈们的情面,也不好退回,就留在府中了。”

“那你家王爷,为什么这么冷酷?”莫小优进府还不成见他笑过,成天就板着一张脸,像谁欠了他500万似的。

“奴家进府王爷就是这样,很严厉,但心不坏,重来没虐待我们这些下人。”

聊了这么多,莫小优其实也很想给汀兰说说自己家乡的事,家里有亲爱的爸爸妈妈,在自己家乡有电灯,即便晚上也是灯火通明的。

可她那敢说呀,一说出来,绝对把她当疯子,她还不如继续装自己失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