杞玉将卿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玉楚珊祝杞景免费章节,带来《杞玉将卿》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玉楚珊回到自己的屋中,吁了一口气。小小的利用了刚认识的人还怪不好意思的,还好那祝公子不知道因为什么。

《杞玉将卿》精选:

第二天玉楚珊的糯米糕送去七皇子处,琳琅回来后她让琉璃拿了桌上的桂花糕一起去隔壁院落。

玉楚珊两人进了院落在离屋口有一大段距离时停下来,琉璃过去大声通报:“祝小公子,小姐过来向您道谢。”

严萧从屋内出来冲玉楚珊作揖一拜,“玉小姐请进。”

进了屋内,玉楚珊走过去福身,“昨日让公子见笑了,为答谢公子布药,今日备了糕点送来。”

祝杞景也不起身,就坐在那儿看过去,“如此便谢过玉大小姐了,严萧送大小姐出去吧。”

“玉小姐,请吧。”

玉楚珊听了也不恼,冲祝杞景含着歉意笑了笑便带着琉璃跟严萧出去了。

倒是祝杞景一时没明白那歉意从何而来还为此琢磨了片刻。

玉楚珊回到自己的屋中,吁了一口气。小小的利用了刚认识的人还怪不好意思的,还好那祝公子不知道因为什么。

琉璃在旁边“噗”的一声笑出来,玉楚珊瞪过去,“憋回去!”

琳琅走过来说:“送过去的时候七皇子还问了句为何是糯米糕,属下说这是小姐准备的,属下也不知。”

玉楚珊点头,“约摸过几个时辰就该来了。”

不出所料,楚洛渊两个时辰后来到玉府找玉芜说昨日偶感风寒一时失了分寸让人把玉楚珊接去,玉芜听确是自己冤枉了女儿,便提出来到玉楚珊院落想给她道个歉,楚洛渊跟着一起来了,玉芜看了没拒绝。

屋内早早准备好的玉楚珊一脸病容的“艰难”的下床想要迎接,玉芜三步并作两步走来扶住她,心疼的开口:“珊儿,是爹不好冤枉你了,你现在身子可有好转?”

“女儿怎会怨父亲,父亲放心女儿身子已经快好了。”

说完很配合的咳嗽了两声,急得玉芜连忙把她摁回床上:“你等着,爹去给你取药。”说完急匆匆走了,屋内一时只剩下玉楚珊和楚洛渊以及各自的奴婢。

楚洛渊内疚的走近,“楚珊,都是我不好。”

玉楚珊“虚弱”的摇摇头,“这渊哥哥没关系,都是我自愿的。对了,送过去的桂花糕渊哥哥吃了吗?”

楚洛渊顿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开口:“楚珊你送来的是糯米糕,并不是…”

“什么?”玉楚珊震惊的喊道,“怎么可能,琉璃,你怎么准备的!”

琉璃听了跪在地上,一脸慌张:“给七皇子的糕点向来是小姐您亲手准备的,可昨日……昨日您受了家法又吹了风,今天奴婢最后报备的时候您也是看过了呀。”

琳琅见状也跪下来拧了琉璃一把,“小姐发热身子不好,你就不留一个心眼?小姐饶了琉璃这一次,想必是最后奴婢拿食盒的时候拿错了,小姐饶我们一次吧!”

玉楚珊作势气愤的要下床掌罚琉璃琳琅二人,楚洛渊赶紧扶住,“罢了,这不是什么要紧事。楚珊你别动气,身子才刚好点。”

玉楚珊抓着楚洛渊的胳膊,带着哭腔说,“都是我糊涂了,下次我一定再注意点儿!”

楚洛渊像小时候一样把她抱进怀里,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哄着:“好好好,我等着。楚珊,等你长大了我把你娶回去好不好?”

玉楚珊心里惊讶了一下,这楚洛渊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嘴上还是赶紧带着喜悦说:“真的吗!我最想做渊哥哥的娘子了!”

楚洛渊此时此刻是真的开心,因为玉楚珊喜欢他就代表玉府也喜欢他,他这个年纪也该是为了以后做打算了。除了玉府这层关系,他其实也是很喜欢玉楚珊的,这个小丫头从小就跟他亲近,活泼的很,越长越好看,他自己也是从小时候就起了长大把玉楚珊娶回去的心思,如今这般倒是一箭双雕。

×

楚洛渊走后,玉楚珊面目表情的让琉璃摆弄着换了一身衣服,换下来的那身压进了箱底。

这楚洛渊还是小孩子啊,这么容易就相信了她喜欢他,不过也是,自从玉楚珊小时候跟他们几个皇子公主一起玩儿时皇子里就只跟楚洛渊玩儿,这么些年了,楚洛渊也对她有感情,玉楚珊利用的也正是这一点。

玉楚珊得到楚洛渊的承诺后,向玉芜说明了情况,便开始进行玉家训教。

“马夫人。”

马夫人点了点头,“我问你,你认为什么是善?”

玉楚珊回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马夫人有点惊讶的盯着玉楚珊,这个回答倒是玉府儿女中没有听过的,“那什么是恶?”

“败者所为。”

马夫人再次震撼了下,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你要记住今天的回答,这将作为你日后为人处世的标准,还有一点需要谨记的是:凡事都有度。”

玉楚珊恭恭敬敬的行礼,“玉楚珊谨遵马夫人教导。”

×

自玉楚珊开始教习后便很少出入在众人面前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她从来不会在闲下来的时候给七皇子送点糕点啊信啊的,其他时候便不出现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在她教习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五年已经过去,玉楚珊的及笄之年到了,比她年长四岁的祝杞景也已经十九了,楚洛渊也二十了。

楚洛渊过了二十行了加冠礼,玉家女儿及笄礼和楚洛渊错开日子也如约行了礼,取小名敌之。

按青越习俗,女儿家行了及笄礼便得用笄将头发绾起,随着青越的发展,渐渐都用了由笄发展的簪了。

若是无婚约便用玉簪,若是有婚约便用金簪。

当楚洛渊在大礼上看见玉楚珊将自己的玉簪换成金簪冲自己笑的时候,心中更是确定了要娶她疼她的心思。

楚廷桦听说了玉楚珊金簪的事儿若有所思,心中默默定了两人的婚事,想着等楚洛渊有一番事业的时候再下旨定约。

整个青越朝堂都早已将玉楚珊和楚洛渊绑定在一起,都已经心照不宣了。

玉楚珊及笄礼的夜晚,阮琉秀在暗室口沉默的看着她,玉芜在旁边同样是盯着她,三人身边还有一个着玄色锦袍的男子,玉阑清。

玉阑清从军营赶来参加妹妹玉楚珊的及笄礼,他摸摸玉楚珊的头,“去吧。”

玉楚珊怀着沉重的心迈进暗室,随着暗室石门缓缓关上,将父母兄长隔在外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