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楚珊祝杞景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玉楚珊祝杞景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杞玉将卿》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玉楚珊坐在明镜前静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琉璃的手巧的很,盘了个单螺形,发根部用海水纹青玉簪固定,面容上配着发型略施粉黛,再加上今日穿的樱红衣裳,整个人看起来比往日里要明媚许多。

《杞玉将卿》精选:

等芝兰跟在琉璃身后进来时,玉楚珊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见芝兰进来便走到桌前坐好抬了右手等着她来把脉。

芝兰恭恭敬敬的坐下取了小布包垫在玉楚珊的手腕下后细细品脉。

不稍会儿,芝兰收手起身对玉楚珊说道:“小姐只是身子有些虚其余并无大碍,奴婢下去熬好药会每日分两次送来,吃上两天就行了。”

“那就麻烦你了芝兰。”

芝兰福身后退下了,琉璃对着玉楚珊说道:“小姐,奴婢给您梳妆吧。”

玉楚珊坐在明镜前静静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琉璃的手巧的很,盘了个单螺形,发根部用海水纹青玉簪固定,面容上配着发型略施粉黛,再加上今日穿的樱红衣裳,整个人看起来比往日里要明媚许多。

琉璃满意的看着玉楚珊,“小姐,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的手这么巧呢?”

玉楚珊佯怒道:“好啊你,不夸你家小姐美就算了还敢吹捧自己有一双巧手!”

“哎呀,琉璃多谢小姐夸赞!”琉璃一听最后两个字连忙福礼谢赞,转身去取准备好放在一旁的月牙白薄锦披风。

玉楚珊被琉璃这么一逗乐心情好了很多,起身看见琉璃手中的披风,猛然想起昨日出游的披风,开口问道:“昨日你去取披风为何那么快?”

“奴婢在回院的路上迎面碰上了祝公子身边的严萧,他拿着小姐的披风在小道口站着。”

“怎么会是他?”

“这个昨日调查清楚了,是芝兰见小姐出去许久没回来担心秋风过了寒气便去送,刚出院门碰上祝小公子,祝小公子念严萧是练家子行得快就让严萧代芝兰送了。”

玉楚珊听了在心里思索,这祝小公子倒是有心了,还专门让严萧在小道口等着琉璃去,不至于和楚洛渊碰上。

“小姐,奴婢还有一处不明白。”

玉楚珊颔首示意,琉璃接着说:“这祝小公子怎么就知道奴婢一定会回来取披风,才让严萧在小道口等着呢?”

“琉璃放下披风,咱们去拜谢下!”

琉璃疑惑的看了看玉楚珊,迟疑的问:“小姐,咱们不准备东西空手去啊?”

玉楚珊转脚就朝外头走,边走还边说:“没事儿,谁让咱们脸皮厚。”

琉璃听着她俏皮的话,知道小姐这是缓过来也放下了,心生喜悦的跟了上去。

这边严萧死死盯着祝杞景,他实在想不明白今天公子的行为。先是拉着他去偷听人家玉老爷和玉小姐的谈话,又见玉小姐要和那个男人出门就赶紧回来,最后竟然让他把披风送到小道口等着琉璃。

严萧刚想开口问祝杞景是怎么断定琉璃必然回来取披风时就听见院里来人了,探头看到玉楚珊带着琉璃正过来。

“公子,玉小姐来了。”

祝杞景听了连拿起一本书装样子。

“今天我不请自来,还望景哥哥不要厌烦啊!”

祝杞景抬头看过去,见一抹樱红身影走近,听言语中还透露着些许俏皮,像极了初识般的模样。

“怎么会厌烦呢,玉大小姐快坐。”

玉楚珊倒是不扭捏,走过去就坐下了。

“今早听了昨日送披风一事便连忙过来道谢,来的匆忙便没准备什么东西,下次一定补上。”玉楚珊报以歉笑,不好意思的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不足挂齿。这些年在贵府居住,上下都对在下很是关照,该是在下谢玉家才是。”

玉楚珊看过去,带着诚意说:“今日不妨忘记身份,全当朋友之间谈心如何?”

祝杞景心下一惊,看着玉楚珊眼中的真诚也不假,叹了口气开口:“玉姑娘想聊些什么?”

“你想家吗?”

他顿住,不知道如何回答。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想家吗?

祝杞景自十四岁来到青越距今已经五个年头了,想他若还在召鸾,现在必定是个将领。在最意气风发的年纪做了质子,抱负得不到施展不说还要寄人篱下。

玉楚珊见祝杞景不答,又问道:“你可有悔恨?”

悔恨?祝杞景摇摇头,他本就是为了亦之才入的青越,亦之有更重要的事需要去做,如果来了亦之就彻底没有路了。

亦之和祝杞景有过命的交情,决定代替的那夜,两人都沉默了很久很久。

“我不曾有过悔恨,相反我很庆幸是我来了。”

玉楚珊轻靠着椅背,没顺着问下去,自顾自的说:“祝公子想必知道我哥是个将领吧。”

“知道。”

“在我印象里我哥是个刚正不阿的人,正直得很,这意味着什么我想祝公子一定懂得。”

祝杞景看着玉楚珊,没应。

“意味着我哥无法周转于朝堂,我父亲很疼爱我母亲,所以便只这一位夫人,因此玉家只有我和哥两个子女。我哥不能处朝堂,但若想维持玉家荣盛护住家人,那便只有……”

玉楚珊没再继续说下去,转而笑吟吟的看着祝杞景,似是在等待他开口。

祝杞景颤着声音问:“那你可有悔恨?”

玉楚珊满意的继续说:“我也不曾悔恨,亦庆幸是自己。我若不站出来,让哥哥入朝堂那无疑是生生折断了他翱翔的翅膀。”

“玉家或许并不在意荣盛呢?”

“我在乎,上头那位已经老了,一换代玉家没有依靠便很难立足于京都,这些年对玉家虎视眈眈的人可不少。我可不想以后父母亲不能安稳哥哥的孩子受人唾弃得不到好教养。”

祝杞景很快理解了玉楚珊说的意思,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鼓励。

“我只是觉得遗憾。”

“遗憾?”祝杞景不解。

“是啊,我若是男儿身就能想父亲一样做个权臣,而不是赔了自己的婚姻。”

祝杞景震惊的看过去,她的意思是……

玉楚珊自嘲笑道:“我俩都掺了别的心思,彼此都不讨厌那便在一起吧。”

“你……为何与我说这些?”

“因为你是外人啊,再说了朋友谈心而已,两国机密都未涉及有什么不能说的。”玉楚珊起身向祝杞景福了一礼,“祝小公子,告辞。”

玉楚珊没有等祝杞景回应便转身出门,琉璃对着他福下身便紧跟着走了。

祝杞景还想着那番话,衣袖下的手紧紧握着,因太用力整个拳头都微微颤着。

“我竟第一次……庆幸自己是个外人。”

严萧心疼的看着自家主子,想开口劝慰却一时也不知说些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