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许卿繁花锦年

这里推荐阅读《许卿繁花锦年》,提供锦年王子辰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信中所言不过二事,一来母亲年事已高,近来身体时常有疾,加之思念你我等人,欲要你我带着他们兄妹二人一起速速回京,名为伺疾,实为共享天伦。

《许卿繁花锦年》精选:

北瑞一百一十八年,建明帝二十年

锦城安府

祖母大病,思念父兄成狂,一封家书从京城日夜兼程送到了千里之外的锦城父亲的手中。

厅堂之中,坐着母亲以及她,静静的看着父亲手里的书信。

父亲长身玉立,一边展开书信研读,一边眉头紧皱,沉思不语。

一旁母亲看不下去,笑问道:“信中所言何事,让你如此忧虑?”

父亲叹了一口气,道:“信中所言不过二事,一来母亲年事已高,近来身体时常有疾,加之思念你我等人,欲要你我带着他们兄妹二人一起速速回京,名为伺疾,实为共享天伦”。

“这是应该的,咱们三房离开京城已有十年之久,多年不在父母膝下伺候,实乃不孝,多亏母亲仁厚,否则又哪里会有你我二人的逍遥”,母亲满含愧疚之意的道,又带着对祖母的不甚感激之情。

父亲道:“确实你我二人不孝,父母在家不远游,也该是回去的时候了,一来谨言是该入太学,二来锦年近来身体康健许多,再说…”

父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母亲问道:“可是与那第二件事有关”。

父亲点头道:“父亲信中说陛下今年又要选秀,上至贵族世家,下至官宦小吏,所有家中符合条件的少女都要报名以备待选”。

母亲一愣,过了好一会才道:“选秀,两年前不是刚选了一批秀女充入了后宫,如今怎么又选”。

坐下位的锦年也是惊讶异常,清冷的看向她的父亲。

父亲又深叹一口气道:“自从皇贵妃逝世后,陛下每日都独自到栖梧宫,一呆就是半日,既不理会朝政,也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就连皇后都拒之门外,嘉静公主也不让靠近半步”。

“太后就不加以阻拦”,母亲眉心蹙起,心生忧虑的问道。

父亲俊颜微沉,道:“阻拦又能如何,父亲说陛下如此不过是听了那相国寺方丈之言,说皇贵妃神魂并未离开,而是再世为人,陛下深信不疑,想通过选秀从天下的女子中得以再次重得贵妃”。

锦年亦是心里震惊不已,难道相国寺的方丈真有那通天的本事知道她神魂未死,而是重生活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看来以后她得躲着这位方丈,以免被识破。

自来温柔和善的母亲难得的冷笑道:“这又是何必,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也该是…”

父亲衣袖轻抬,阻止母亲继续说下去。

“阮儿,京城不比锦城,回到京城后定要谨言慎行,以免给家族惹来祸端”。

“夫君,妾身谨记,如今也不过是觉得这府中只你我一家人,是妾身说话有失妥当”,说着朝安之澄歉然道。

安之澄并未有责备之意,安抚爱妻道:“我知阮儿自来有分寸”,二人相视一笑,柔情蜜意,过了一会,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女儿还堂下坐着。

收起满脸柔意,摆起严父的嘴脸,道:“为父刚才所说珠儿可是谨记于心”。

谨言也不言语,只是清冷的朝他点了点头。

安之澄无奈摇头。

说来自从四年前珠儿从那场厉害之极的风寒中清醒过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懂事的既让他忧虑又让他欣慰,一改之前的胆小怯弱,反倒一言一行端庄有礼,进退有度,唯独是性格冷若冰霜,不爱笑闹,清冷的好像是跳出红尘,超脱凡世,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高贵冷艳,不得近身。

他刚说完,就感觉身后有一只纤细的手朝他的腰侧紧紧的一拧,他痛的差点大叫出声,一双狭长的双眼不解的看向他的娇妻,实在是不懂他哪里说错了话。

谢阮无奈摇头,朝着下手的锦年慈爱道:“珠儿,你可是对回京有什么看法?”

男子的心思到底比不上女子的细腻,从一开始她就发现珠儿有些心不在焉,就连他们讨论选秀之事都没引起她的关注。

锦年抬头,清浅一笑道:“母亲,我们回京后还会再回来吗?”

谢阮转头看向她的夫君,道:“这得看你父亲的安排”。

锦年也随着她的视线一起移向父亲,静待着他的回答。

安之澄被母女俩紧紧的盯着,说实话他也是不确定的,回到京中以后的事都将由他的父亲安排,他们做不了主,但仍旧温和的道:“珠儿,父亲也不确定,你应该知道,回京后的一切事情都由你的祖父安排,父亲也不能擅作主张”。

锦年点头,她其实心中早已了然,不过是随意一问而已,也就不期待答案。

安之澄又道:“只是回京后,陛下选秀,你的年龄正好也在待选范围之列,父亲并不愿你进了那身不由己的深宫内院,从此过上夫不夫妻不妻子不子毫无人情味的日子,我定与你祖父商议,也是该将你之前的婚约提前,正好绝了进宫的路。

锦年开始一听,脸色甚是清冷,眉头深锁,有浓浓的厌恶神情显露,听到之后的婚约一事,虽仍旧不喜,但到底神色轻松了许多,问道:”祖父可是会同意?”

安之澄自信笑道:“这你放心,咱们安家虽然也是簪缨世族,但到底不同于其他的世家,安家书香门第,自来以诗书礼仪立家传世,并不会依靠女子来维系家族的荣耀,我想你的祖父定也不会”。

锦年道:“既然如此,我是否可以将我院中的所有东西都搬回京中”。

安之澄笑道:“当然,你的东西自是由你说了算”。

谢阮也跟着宠溺而又慈爱的笑道:“咱们珠儿虽然懂事,到底还是孩子”。

“母亲,你知道的,我院中的东西大多是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为我掏来的稀罕物件,自来珍重,自是要一起带走的的,还有一部分是珍藏的一些锦城特色小东西,正好撤回京将它们分给府里众人,也好卖个好”,锦年说的随意,可谢阮却听出了她心里的安排以及对家人的爱重,顿生骄傲。

四年了,她终于从那个身体赢弱胆小的女孩成长为如今让她也不得不刮目相看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