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年王子辰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锦年王子辰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许卿繁花锦年》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景帝几番阻留都没能成功,念在是教导了自己为君之道的老师的份上,以及颜辉决然要走的态度上,只得放手。

《许卿繁花锦年》精选:

仲春初四日,春色正中分。

从日中这天开始,昼渐长夜渐短。

安府一大早就开始动了起来。

今日锦年也起了个大早,母亲觉得她身体还需,就免了她的晨昏定省。

正好今日,她既然来了,定是要给母亲请安了。

之后她就留在母亲的海棠院同他们一同用了早膳。

善后父亲说起了哥哥所在的峨山书院,作为曾经的南宫沫,即使深锁于后宫亦听过它的大名。

创立它的人是闻名遐迩的颜辉,曾教导了三位天子的一代帝师,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轮到当今当选太子时,颜辉以年老体弱的缘由,辞去太师一职,告老还乡。

景帝几番阻留都没能成功,念在是教导了自己为君之道的老师的份上,以及颜辉决然要走的态度上,只得放手。

而颜辉的故土就在锦城,回乡二载后,他在峨山开始开山立派,创立私塾,招收弟子,最先是锦城的达官贵人们听颜辉之名,将家中合适的子弟送来书院,后来远在京城的贵胄世家,官宦大吏闻此不远千里,同将族中的子弟亲送到了峨山,而峨山书院就此成立。

历经已有三十载,三十年当中,每年的科考选拔中,峨山书院能中秀才的就大有人在,而进入殿试面见皇颜的寒门弟子也多有人数,甚至于三十年间,颜辉不负他帝师之名,交出了三位寒门状元,两位探花,五位榜眼,他之后更是扬名天下,众所周知不只在上层的世家贵族,更是在底层的普通百姓中。

锦年曾经的三位兄长中

有两位就曾就读在峨山书院,唯独二哥,因他幼时体弱,父亲将他送去寺中养育了几年之故,二哥就此拜了寺中方丈为师。

而小弟不仅因为年幼,更是因其呆傻,在她离开家时都是由父亲亲自教导。

而今兄长同样就读峨山,可见她与峨山的缘分。

“父亲,峨山是否同样招收女弟子?”

安之澄停下与爱妻的交谈,一脸诧异的看向女儿道:“怎么?你想去?”

锦年又道:“若是可以,女儿是想去的”。

安之澄笑道:“珠儿为何突然升起这个想法?”

锦年双眼清透明亮的看着他,清冷道:“父亲,自古以来,世人对女子多有偏见,觉得女子就该呆在深闺,学的是四德,看的是女经,闲暇之余也不过是琴棋书画,女红以供解闷,嫁人后,相夫教子,于世家大族还好,也就动动嘴皮子,若去了寒门之家,只会女德女容又如何相夫教子,而无才便是德又害了多少聪慧的女子”

锦年说完后,轻抿一口茶,静等她的父亲对她看法的评价。

安之澄不可思议的同谢阮对视一眼,又在心中想着如何肯定而又不完全肯定的回她的话,以至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从厅外传了进来,伴随笑声而出现的是一个少年。

锦年侧头看向来人,心道:何人进来也不通报一声,太失礼了。

这一看锦年震惊,好俊的一个少年,看着比她大了五六岁的样子,穿着腚蓝色的右衽长衫,外罩着一同色长褂,腰束锦带,浑身上下只挂着一枚玉佩,却仍旧显不凡的气质。

他有一双同母亲一般的杏眸,明亮含笑,干净透彻,可见其心思定是单纯异常,同父亲相似的脸型轮廓,高挺鼻梁。

额,锦年注意到同她一样的梨涡,心里生于一股别样的激动喜悦之情。

这是她今生的哥哥,如此俊俏而充满活力的少年。

“父亲,母亲在上,儿子谨言归来”,安谨言笑意朗朗的忙上前行了一跪拜礼。

“起来吧,我就说是哪个无理之人进门也不通报一声,原来是你这促狭鬼”,谢阮眉笑道,眼间尽是掩藏不住的高兴。

“安谨言,书院夫子就是这么教你的,廊下偷听父母说话”,安之澄板着一严肃的脸,大声训斥道。

谨言收起笑,端正道:“还望父亲原谅,是儿子错了”。

谢阮看不得夫君如此说刚回来的儿子,就是斜睨了他一眼,意思是做做样子就好,可别儿子刚回家就罚他。

安之澄安抚的给了她一个眼神,然后对着谨言又道:“知道就好,君子一言一行都要从容适然且有度,有可为有可不为,可明白?”

谨言恭敬道了一声是。

慈母严父,在安家也是如此,别看父亲平日对她甚是宽厚,从未对她露出严肃之容,可是对于哥哥,他唯一的嫡子,父亲自来就严肃而端正,更是要求哥哥在他跟前同样要一言一行端正方,不能有丝毫失礼之处。

“今日你刚回来,就不罚你了,好了,见见你妹妹,兄妹二人也许久未见了”。

锦年起身先行了礼,道了一声“哥哥”。

谨言先是观察一番她脸色,见其红润有光泽,不似以前的苍白,然后又见她言语落落大方,双眼明净的直视着他,也不在怯弱胆小,不敢看人,看来真如母亲信中所言,妹妹自从病好后,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妹妹,如今可是全好了?”谨言笑着问道。

锦年也轻笑一下,道:“每日越来越好,定会是全好的”。

说完兄妹二人相视一笑,瞬间消散了久未见的陌生与疏离。

“言儿,你信中不是说有客人要同你一起归来,怎么就你一人,客人呢?”上座谢阮疑惑的问道。

谨言一拍额头,道了一声:“坏了,言儿只顾与爹娘妹妹说话,忘了伯光兄还等在前厅了”。

眼看父亲又要瞪眼板脸教训他,赶忙道:“父亲息怒,儿子这就去请客人”。

锦年一下就笑了,突觉自己的这个兄长甚是有意思。

“不用了,这是你母亲的院子,招待客人不方便,一起去前厅”,安之澄狭长的双眼一瞪他,冷声道。

“是……是……是儿子考虑欠妥了”。

说完跟在已经起身走在前面的安父身后,走之前还专门给了锦年一个别有深意的笑。

母亲拉上她的手,望着兄长远去的背影笑着道:“这孩子,私下还是如此模样,可如何是好”,念叨完眼神又不怀好意的看着她道:“珠儿,想不想去瞅瞅与你定亲的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