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有认知障碍小说

给大家带来云嘉巫氿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女主她有认知障碍》云嘉巫氿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到现在,已经不太能分清自己真实想法了。他自觉已无缘大道了,所以回寰宇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精选:

“师尊里面这些…都是给我的吗?”

“你是为师唯一的弟子,自然是给你的”

“可是徒儿也用不上啊。”

“待你开始修行后就可以用了。”冉莘止并不是真的把弥生白玉塔里的收藏装到了储物戒指里了,他只是想着徒儿从塔里选了礼物总不能让她抱着走吧。所以选了一枚储物戒指顺手打包了一些灵石丹药之类的给他的小徒儿。

“为师在戒指上加了一层印记,等你引气入体后凝练神识就可自行抹去印记,这样以后除你之外便无人可打开它。”

云嘉摸了摸左手食指上那玫朴素的连花纹都没有的银色储物戒指,素白的小脸上微微有些动容。

拜师对她来说也有一部分顺势而为的想法,自从在尸体和血泊中醒来后跟着流民群一路战战兢兢来到郾城,她像是一个努力混迹人群掩藏自己不被人发现的异类。

终日惶惶。

后来又回想起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只觉得父母待她尚且如此,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还能有什么期待。甚至难以生存下去。

“谢谢师尊!我一定会跟随师尊好好修行的。”

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云嘉微微偏过头,用力眨了眨眼。

“修行不急于一时,既已拜师,我自会好好教你。”

“好的师…”

“咕噜…咕…“

话还没说完,云嘉的腹中就响起一阵敲鼓声。

此时此刻偌大的乾坤丹镜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因此声音格外清晰。

云嘉——好囧。

“今日就到这里,先出去罢。”小徒儿尚未辟谷,还是需要正经用饭的。

冉莘止心念一动,星光湖水,白塔萤火顷刻消失在云嘉眼前。

脚下的小舟也变成了书房的地砖。

云嘉望向师尊,绝世姿容已重新掩藏在幻术下。

“那徒儿告退了。”就算一切都发生在她眼前,她还是觉得有点看不过来,不过,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在美人师尊面前这样肚子咕咕叫总是不大好的。

“去罢。”

外面已是掌灯时分。

此时的晚风还有些寒凉,云嘉被吹的三步并作两步回了静心室。

萍娘从苍耳那里知道了云嘉去了止先生的书房,因此用饭时分不见她也并不着急。

济世堂里的大夫们早得了止先生的意思,知道静心室住着的女娃娃是止先生看中的徒弟。萍娘也打心里盼着云嘉可以留下来拜冉莘止为师。

萍娘看着云嘉在这里的四个多月,身体渐渐好起来,消瘦的面颊也一点点张出肉来,心里几多宽慰。

想着止先生不仅仁德慈悲,还对小姑娘十分有耐心。云嘉没有一口答应拜师,他也不恼,知道云嘉喜欢看书,更是让她随意进出自己的书房,平时里也是诸多照顾。

故而对云嘉能多与止先生相处十分高兴。

云嘉回了自己的房间,点了灯,见桌子上放着的食盒便知道是萍娘特意给她留的饭菜了。打开食盒,取出用碗盖盖的严严实实的饭菜,触手温热,一点儿也没有冷掉。

闻着饭菜的香味儿,云嘉坐下来将碗筷摆好,一口一口认认真真的把饭菜吃完了。

室外的冷风依旧,室内烛火跳跃,静谧温暖。

用过饭,云嘉收拾好碗碟送去了厨房,顺便取了热水洗漱。

做晚这些后,她把木盒里的息泽灵珠取了出来,用萍娘给她的一只绣着如意花纹的宝蝉香囊装了进去。

握着香囊躺进松软的床铺,不消片刻,云嘉就沉沉睡去。

深夜济世堂书房内。

琉璃盏内的夜明珠被一团跳跃的火焰替代。

“冉莘止你不要太过份,赶紧把小爷放出来!”

因为要见小徒儿不想被某团总是上窜下跳的火打扰,所以冉莘止干脆用混元灵珠将玄崟禁锢在了琉璃灯盏内…

顺利收徒的冉莘止心情颇好,在特地给小徒儿炼完一炉凝霜丹后,就收回了混元灵珠,解了玄崟的禁锢。

一团火焰化做云雾从琉璃灯展跃出,在房中飘散开来。

云雾散尽后,一个身着红衣的的少年出现在了书案上。他一只腿屈膝搭着书案,一只腿晃晃悠悠用脚点着地砖,头上扎着高高的马尾,额前一缕呆毛,身姿挺拔,是个十六七岁模样的俊秀少年郎君。

此时此刻的玄崟脸色臭的不行。

看了一眼不发一言专心摆弄丹炉的某人后更臭了。

叫你关小爷禁闭!他右手五指律动,掌心一团玄紫色的火焰任他摆弄,温顺的好似无害的宠物一般。

玄崟随意地将火焰抛出,紫火便直奔向方才困了他的琉璃灯盏而去。

顷刻就把琉璃灯盏焚噬殆尽,灰末都没留下一个。

一个下品灵器而已,烧了就烧了,冉莘止眼皮都不抬。

好哇,看小爷这次不把你这间破屋子烧了!

“扑。”

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沉闷的音节,书房的屋顶就没了…

“还想继续关着?”

冉莘止对外物无所谓在意不在意,但是总不能明日教小徒儿学习修行的时候让她看到好端端的一个书房被烧的乱七八糟吧。

“你再关一个试试,你敢关,小爷就一把火烧了静心室那个女娃娃。”

“想烧我的小徒儿?”冉莘止的语气骤然冷了起来。

“她拜师了?!”玄崟冲到他面前,被这个消息刺激的不清。

“你…你…啊啊啊。”一激动,红衣少年消失不见,只剩一团红红紫紫的火焰在空气中蹦哒。

“这种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有什么好,你难道真要在这里收个徒弟开宗立派,然后等死吗?”

“境界瓶颈不是你们修士最常遇到的问题吗?想办法突破不就行了?”

一阵噼里啪啦,少年人暴躁的声音听上去火气十足。

“你不过一团火,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寰宇?”

冉莘止也有一点不解,自从玄崟知道这里只是三千界里一个普通的凡人界后,就好似很失望。

失望久了,一点点累积起来就变成了回寰宇的执念。

玄崟当然回答不出个所以然,只能道:“难道这个凡人界有什么地方好过寰宇吗?”

和寰宇比?凡人界当然不够看。

但是冉莘止追寻大道近四百年,时间久到他都已经快想不起为何开始修炼了…

寰宇修士的杀戮争夺,修行历练让他渐渐感到无趣。

大道视天地也不过泡影,他们这些修士无论修为高低,在天道眼中,难道胜过泡影吗?

可笑。

冉莘止知道自己受了心境影响,不利修行,可是他阻止不了这些消极的想法。

所以在寰宇认识到事情可能愈发严重的时候,他就去了自己的洞府闭关修炼。

莫名被召入清无秘境的时候,他已经困在心境瓶颈中四十三年。

到现在,已经不太能分清自己真实想法了。他自觉已无缘大道了,所以回寰宇对他来说已经失去了意义。

至于小徒儿,冉莘止打算等他修炼有成,若她愿意,便送她去界门入寰宇。

玄崟么…

性格暴躁,不受管制,交给小徒儿也不好,直接送去寰宇的话估计也是到处惹事…

或许,自己应该再试一试?

让小徒儿一个人去寰宇历练…细想一下似乎也不太妥当。没有宗门师长做倚靠,小徒儿一个女修难免要吃亏。

因为收了徒弟,冉莘止几十年如一日的心境第一次有了涟漪。

“非去寰宇?”

“为什么不去…唉?…”玄崟敏锐的察觉到他语气的松动。

“那就先把屋顶给我补好。”

“开什么玩笑,让小爷给你补屋顶?!”重新幻化成马尾少年的玄崟还没有开心上一刻钟,就又开始跳脚。

“不愿意?我看混元灵珠挺喜欢你,不然你就别出来了吧。”

“嗤~”

是愤怒的小火苗被无情浇灭的声音。

“小爷给你补!”俊秀的脸庞微微扭曲,玄崟磨着后槽牙应道。

“好好补。”丢下这一句,冉莘止就消失不见了。

“…”

没了屋顶的书房空荡荡的,有点凄凉。

“什么都没有让小爷拿什么补啊!!!”

“呼~”

少年这次没维持到一刻钟就又变成那团红红紫紫色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