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卿繁花锦年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锦年王子辰免费章节,带来《许卿繁花锦年》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老麽麽说着一口她不太懂的口音,虽不懂,却能听出她对锦年是如何的疼在骨子里,此时,就算她并不记得原身,但她也无法冷眼旁观来自一个老妇人的疼爱有加的关怀。

《许卿繁花锦年》精选:

她刚吃完早膳,就从门外进来一老麽麽,一看见她就是老泪众横,健步如飞的到了她的跟前,哽咽道:“麽麽的珠珠儿,你可是醒来了,你这一病不醒,可也差点要了麽麽的半条命去,要不是老婆子听夫人之言,珠珠儿定不会丢下疼爱她的亲人自个去,我婆子是恨不得是以命换命,只要能让麽麽的宝贝儿醒来。”

老麽麽说着一口她不太懂的口音,虽不懂,却能听出她对锦年是如何的疼在骨子里,此时,就算她并不记得原身,但她也无法冷眼旁观来自一个老妇人的疼爱有加的关怀。

她抬起头,仰视着老麽麽一头银发,满是褶皱的脸,以及一双充满了慈爱的清亮的双眸。

就在她准备缓缓起身的空档,麽麽顺势一把将她搂紧了怀里。

她闻到一股很好闻也很干净的味道,温暖又充满爱。

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于她,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如同幼鸟一般依赖的靠近她的怀中。

一旁的丫鬟又哭又笑道:“谢妈妈,我就知道小姐醒来您定是会第一个来的”。

谢妈妈温柔的抚了锦年的后背,哑声道:“春英,你这话说的不对,老爷夫人对姐儿的担心更甚于我,只是夫人他们离得远点,不像我老婆子就歇在姐儿院里的西屋,还一人好收拾,自是来的快”。

春英赶忙称“是……是”,说着就招呼另一边上的夏洛一起收拾膳桌。

而谢妈妈却松开了怀抱着的她的身子,身体挺直,温和的静静的打量着她,边说道:“姐儿这病了一场,可是清瘦了许多,小圆脸也尖了”,说着眼里又含泪,甚是心疼不已,锦年正想着怎么安慰,她却含泪笑道:“不过,这小下巴尖尖的倒是有了几分病弱的俏丽”。

锦年听着她前后的话,看着她的动作,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只的睁着一双无辜如小鹿湿漉漉的眼无辜的望着她。

刚过没一会,屋外又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听着像是来了很多人。

谢妈妈擦了擦脸上的湿痕,笑着对她道:“姐儿,定是老爷和夫人来了,你一会记得好生安慰安慰他们,可不能像之前一般躲着不说话”。

锦年已经从春英嘴里知道之前的她有点孤僻,想来对着父母不开口也是常有的事,淡笑着点了点头。

当她的父母同时出现在门口的刹那,锦年感觉眼睛都被晃了晃。

这是一对看着甚是年轻而又貌美的神仙眷侣。

他的父亲,长身玉立,身姿挺拔,穿着一袭墨绿色的斜襟长褂,一枚莹白的扇形玉坠挂在腰上。

他肌肤白皙,一双墨黑深眸带着急切紧紧的盯着她。

他只往那一站,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书香门第才有的儒雅俊朗气质吹散了满室的压抑。

再观与他同身而立的夫人,或者更像是一位少女的女子,身姿纤细修长,穿着深紫色的长袖襦衣束在藕荷色的抹胸长裙里。

挽着夫人的发髻,露出修长莹白如玉的一截脖颈,脸型圆润,一双杏眸,莹着一汪泪水,有几滴落在她白皙粉嫩的侧颊,鼻梁高挺小巧,说不出的萌软娇俏。

她最先朝她小跑步走了过来,到了她的跟前,拉上她的胳膊,眼泪一下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哭泣道:“娘的珠儿,你……是真的醒了过来”。

她的手从下至上一路扶过直到停留在她的脸颊上,而她的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紧紧的环抱着她的身子,只顾低声细哭,轻轻抽噎。犹如丢失了母亲的小奶猫,激起了她心里的恋爱之情。

她也抱上母亲,等她正准备好好的安抚她,她那一动不动的父亲已经一个箭步到了他们跟前。

先是动作小心翼翼的扶过母亲,让她靠在他的怀里,温和的道:“好了阮儿,你如此哭泣不止让珠儿怎么办?”

同时当着女儿以及一室下人的面为他的娇妻擦干了眼泪。

而室内众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锦年此时会心一笑,看来,就算是再生为人,她还是遇到了天下间最好的父母,夫妻恩爱有加,一家方能和睦,孩子也就幸福。

可惜那一世她的母亲过世太早,导致父亲从此愁闷在心,郁郁寡欢,再没有从前的奋发有为。

而她和哥哥们也再也看不见笑的欢心的父亲。

“珠儿,你别怪娘啊!娘只是看见你醒来太过开心了”,谢阮发着光的杏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的眼睛,像是在观察她的情绪变化,声音软儒,不失为母亲的慈爱。

因为锦年生来带疾,究其原因与她娘家是脱不了干系,不过也是因她年少耳软听信他人之言造成的,故谢阮对她自来愧疚,加之她性格孤僻,胆怯,与她说话,她不自觉就会观察她的表情情绪,害怕伤害了她,又担心她钻了牛角尖,郁结于心,对本来就不康健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

安之澄了解谢阮的心情,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肩。

只是他们不知如今的锦年已不是原来的锦年,她虽清冷不喜热络,但她并不会为了如此的小事就郁结于心。

故锦年姿态娴雅自在的给他们行了礼,道:“父亲,母亲,如今珠儿身体已然好起来了,还请您二老别担心”。

安之澄儒雅一笑,欣慰道:“好,没想到这么一病,珠儿开朗了不少,看来……”。

他还未说完,就遭谢阮轻拍一记,谢阮一扬柳眉,轻斥道:“你这叫什么话,难道你是盼着咱们珠儿经常生病了”。

安之澄顿时俊脸一沉,不过语气很是无辜道:“阮儿,你……,为夫怎么能盼着自家的亲闺女生病,那可是我的掌上明珠,疼爱还来不及”,说着笑看着锦年,“夫人,难道你不觉得今日的珠儿有些不同于往日”。

锦年不动声色的任他打量,明眸清冷,姿态安然。

此时,谢阮也才后知后觉珠儿的确有些许不同,没有了往日的怯弱胆小,也一改之前的上不了台面的仪态,高昂着头,落落大方,自有一番清冷的安然若素之气。

她讷讷自语道:“一病起来,珠儿真的是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