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天骄免费阅读

小说《驯天骄》的作者是眠云卧石,这里给您带来胡梨《驯天骄》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请的顾娘子,内室只有秦妈妈一个人守着,奴婢没打听到具体的事宜,不过看情形也不像有事的,具体的,等明日萍儿过来就能知道了。

《驯天骄》精选:

平西王府后院莲馨居,胡浣莲来回地踱着步子,双手紧握,时不时地看向门外。直到一粉色襦衣牙白长裙的丫鬟走近,才迎了上去。

丫鬟站在门外正要开口,被胡浣莲盯了一眼,挥手让人进屋后,又向外左右打量一圈,才关上门,急道:“外头怎么样了?”

芳云咽了咽口水,“八小姐找到了,在湖里找到的,说是呛了水,已经被秦妈妈抬回梨香院了。”

胡浣莲眉头一紧,懊恼道:“她平日里那般怕水,怎么会往湖里躲呢,早知道我就让人把那湖好好搜一遍了,她不会泅水,定然是躲在小船上。现如今怎么样了,大夫怎么说?”

“请的顾娘子,内室只有秦妈妈一个人守着,奴婢没打听到具体的事宜,不过看情形也不像有事的,具体的,等明日萍儿过来就能知道了。”

胡浣莲暗暗咬牙,眼里射出愤恨的光芒,这次真是便宜她了。

“让你嫂子跑一趟黎府,跟表小姐她们说一声,八小姐安全无恙,不用担心了。”

芳云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懈怠,连水也来不及喝上一口又匆忙往外院跑去。

梨香院里,秦妈妈迎着一位大红色青鸾纹长衫的妇人进了内室,妇人标准的鹅蛋美人脸,弯弯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琼鼻朱唇,略带红晕的眼圈更是让美人显得柔弱妩媚,全然辨不出美人的年纪来。

正在把脉的顾娘子起身行礼道:“见过王妃。”

王妃挥了挥手,幽幽道:“八小姐可有大碍?”

顾娘子垂着眼帘,恭声应道:“禀告王妃,八小姐在水里泡得久了些,再加上担惊受怕导致寒风入体,怕是要卧床休养一些时日了。”说着心下暗暗叹气,唤她的丫鬟先是到千姿院禀了王妃再去她的,可身为千姿院的女主人,八小姐的亲生母亲,竟还落在了她后面才到,难怪府里人对八小姐远不如二小姐上心了。

王妃皱起漂亮的眉头,歪着头看向床榻上昏迷过去的女儿,脸上略带愁绪可眼里却闪过一丝不耐,这个小女儿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呢?好生生地都能掉进湖里去,别是又出什么幺蛾子来对付黎家姐妹吧?

秦妈妈眼睛在床榻上的小主子和身边的女主人间来回打量,最后垂下眼,低声问了句,“王妃,八小姐不会泅水,又自小怕水,怎么会一个人掉湖里去的?要不要奴婢让人去彻查一下?大公子如今常待府中怕是要过问此事吧。”

王妃听了微微眯着眼,右手摩挲着左袖的牡丹纹襕边,感觉着紧密平整的针脚从指间划过,半晌才道:“今日是大小姐生辰,只有黎府两位表小姐上门做客,梨儿一向与她两位表姐不和,反倒是二小姐与黎家姐妹亲厚,今日倾云轩又只有她们四人相聚,就算真发了什么,估计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所幸梨儿无碍,这事就这样算了吧,本王妃总不能为了这么点子小事就去找我嫂子吧?”

最后半是埋怨半是恼恨道:“梨儿这莽撞性子说过多少次了,让她改改怎么就是不听劝呢?黎家是她外祖家,疏影再好强能强过她这个王府嫡小姐去,怎么她就非要事事与疏影清浅去争呢?你看二小姐,与她们相处得多相宜呀。唉,算了,今日这事就当是长长她性子吧,让她知道平日与人为善的重要性。”

秦妈妈一旁腆着脸笑道:“都是奴婢的错,没教好八小姐。”

王妃叹了一口气,甩了甩衣袖,“算了,她这性子也是我惯出来。女儿家在闺阁时能娇养着做母亲又怎么舍得她吃苦呢。”

秦妈妈脸上神色一松,“八小姐花容月貌,很有几分王妃当年的艳姿,也不怪王妃宠着八小姐。就是老奴日常跟在八小姐身后,也只得依着八小姐,生怕委屈了八小姐呢。就像王爷,这后院的事儿不也都依着王妃的喜好来吗。”

王妃轻啐一口,“你个大胆的老货,竟连王爷也敢宣排起来。”

秦妈妈脸上笑容更甚,抬起手在自己嘴上轻轻拍一拍,笑出一脸的褶子,“老奴放肆,该罚。只不过老奴说的可是实情,王府后院谁不是这样说的,就是外头也都说王妃才是咱西南三省的第一美人呢。”

王妃作势瞪了一眼,嗔道:“今日这里没外人本王妃就免了你罪,以后再犯可要拉出去打板子了。”

话虽如此,可高高翘起的嘴角却显示着好心情,看向床榻上的女儿也不再觉得烦心了。这女儿性子再不好,再不受姐妹的欢迎,可耐不住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儿,如今还没及笄就引得年青公子上门垂问,可以想像再过两年及笄后这媒婆踏破门槛的盛况,到时她可要好好给儿子挑个能用得上的助力才对得起女儿这张花容月貌。

站在一旁的顾娘子低垂着眼帘,将情绪都一一隐藏,只是隐晦地将可怜的目光投在了床上昏睡的胡梨身上,其它的事都不予理会。

王妃与秦妈妈也习惯了顾娘子这般沉默,又说了几句话,才道:“顾娘子,今晚麻烦你守在这里,八小姐有什么用得到的东西尽管吩咐秦妈妈,务必在中秋节之前让八小姐康复起来。”

顾娘子欠了欠身子,答道:“奴婢自然尽力。”

王妃点点头,在秦妈妈的相扶下转身往外走去。

一直到不见人影,顾娘子才上前给胡梨盖好被子,用小小的银勺沾水润了润胡梨的嘴唇,然后就坐在一旁的锦杌上,眼睛错也不错地盯着。

胡梨一整晚都在做梦,梦里胡梨从出生到坠湖的那一刻所经历的都在她面前重演了一遍,她像个观众一样清晰地了解了胡梨短暂的十三年糊涂人生。原主竟也叫胡梨,真是太巧了。

胡梨在她母妃冷眼旁观的放纵下,性情越来越跋扈乖张,做事不经大脑,得罪起人那是一批一批的。几乎可以这样说,除了一个顾娘子,胡梨身边找不出一个忠心的人来。

丫鬟们之所以喜欢往梨香院凑那是因为胡梨平西王府嫡小姐的身份,再加上她手头松泛,只要嘴甜那打赏是妥妥的。

所以梨香院上到秦妈妈,下到粗使丫头看门婆子,那一水的是会行溜须拍马阿臾奉承之能事,而真正一心向着她的顾娘子却因性子太闷不得胡梨欢喜根本就没近身的机会,只一月两次的过来请平安脉,就算开了药也被胡梨无视。

胡梨感慨地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气愤胡梨这女孩的能作呢,还是庆幸她那简单的大脑和好强的性子。

一个鸿门宴只身一人参加就不说了,反正是在自家后院里,可是,面对三个心怀叵测的女人能不能不要随便什么东西都直接往嘴里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