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今日爬墙了吗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的作者是几时清风,这里给您带来月舒窈冉星宇《王爷今日爬墙了吗》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虽然她在笑,但那笑容却让孟子依头皮发麻,心里发慌。在孟子依看来,那笑容仿佛是在笑即将被凌迟处死的犯人。

《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精选:

随着月舒窈这句话落下,众人沸腾了,皆难以置信的盯着前面依旧言笑晏晏的女子,脑袋里同时不约而同的想起两个字,“有病”。

“舒窈姐姐,莫要生气,他们只是说说,没有恶意的。”孟子依伸手微微拉了拉月舒窈的衣袖。

月舒窈只笑不语,那双含笑的桃花眸就这么看着眼前的孟子依,仿佛在看跳梁小丑。

虽然她在笑,但那笑容却让孟子依头皮发麻,心里发慌。在孟子依看来,那笑容仿佛是在笑即将被凌迟处死的犯人。

“舒窈姐姐为何这般看我?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孟子依摸了摸脸上,笑容却有些牵强。

“哥哥,在窈窈不在的这十年里,母亲可是生了一位妹妹了?”月舒窈侧头看着身旁的月舒尘,不解的问道。

“不曾有过。”月舒尘似是认真的想了会,过了会才回道。

“那为何这位小姐却叫我姐姐?”月舒窈依旧不解。

“哎呀二姐,想必她看上咱们将军府了,要不我们回去问问父亲母亲?问问他们愿不愿意将她接过来作为义女?”月舒祈一本正经的向月舒窈说道。

“你….你们…”孟子依看着他们月家三人一唱一和的样子,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煞是好看。

“我对舒窈姐姐,只觉一见如故,心生欢喜,想要结交。不曾想这般称呼,居然会惹来非议,是子依的错了。”孟子依接过侍女递来的手帕,擦了擦眼角,俯身向月舒窈施了一礼,赔了个不是,便捂着脸跑走了。

“月舒窈,你太过分了!子依姐姐这般为你说话,你却这般侮辱她,你真是最毒妇人心”蒋欣然说完这句,便上前去追孟子依了。

“长相丑陋,性情还这般差,大王爷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啊。”

“可怜子依姑娘,这么为她,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就是啊,她这种人就该上油锅,下地狱。”

“……”

“二姐,你为何拦着我,看我不劈了他们。”月舒祈手里提着把剑,正欲上前劈死那些嚼舌头的人。

“狗咬我们,我们咬回去岂不跟狗没什么区别了?”月舒窈心平气和的说道,但目光却冷冽的看向喧闹的那几人,那几人只觉背后寒意来袭,竟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

“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大王爷驾到,四皇子驾到,五皇子驾到。”一声鸭公嗓似的声音传来。

“见过皇上,贵妃娘娘,大王爷,四皇子,五皇子。”众人行礼齐声道。

大王爷?月舒窈眉头一挑。

“无需多礼,今日是你们年轻人的活动,当朕不存在就行。”周帝摆了摆手,温和的笑道。

要说为何周帝冉仲辰会来此,这还得从两个小时前说起。

一个时辰前,刚上完早朝后的周帝来到了御书房,准备批阅昨晚剩下的奏折,却在门口看到了月天。月天担忧自己女儿受欺负,便叫他过去那里看看,以便护着他的女儿。周帝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毕竟这以后可是自家的儿媳啊,绝不能受欺负。便随着贵妃一众来了,没想到在半路看到了冉星宇,想着这两人面都没见过,便叫上了冉星宇,这才有了这一回。

“月家小女,可来了?”周帝看向人群,和颜问道。

月舒窈听言,不急不缓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臣女见过皇上。”

“窈窈无需多礼。”

月舒窈谢过之后,微微抬头,眸光看向面前威严的帝王。周帝穿了一袭金龙黄袍,即使是不惑之年,却依旧气宇轩昂,英俊潇洒。

“想当年朕见窈窈时,你还只是个问朕要糖的小女孩。转眼间,就长这么大了啊。”周帝由衷叹道。

“那皇上这次,可有给窈窈带糖?”月舒窈微微一笑,笑容却未有半分亲近的意思。

“哎呀,”周帝轻拍了脑袋,“你爹催朕赶紧过来,朕走的急,现下不曾带。”

众人惊的下巴都快合不起来了,难以置信周帝居然会有这副样子,而且这副宠爱至极的样子还只会对月舒窈!

周帝这话虽是对着月舒窈说,但看的却是众人,属实是在变相告知各人,他很宠爱月舒窈,若是他们敢打她主意,那就得做好迎接帝王之怒的准备。

但月舒窈却在面纱下无奈的笑了笑,周帝对女人想的太过简单。他此般做法明面大家是不敢对她有想法,但暗地就保不准了。托周帝的福,她这次真成为众矢之的了。

“皇上不如等窈窈取得本次诗会第一名,除去奖品之外,在允她一个承诺吧。算是弥补皇上这次的小疏忽。”贵妃掩帕笑道。

“好,贵妃这主意倒好,不知窈窈觉得可行?”周帝眸光看向月舒窈,询问道。

“天呐,我没听错?”

“哇,月舒窈也太有福气了吧!就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可以让皇上答应她一件事。”

“哼,话在好,她得不到第一名还不都是浮云。”

“是是是,咱们可要齐心协力起来啊,莫要让她耀武扬威下去。”

人群中因为这两句话又骚动了,月舒窈不露声色看了一眼贵妃,倒是生的美艳无比,这狭长的丹凤眼更是添了几分媚意,媚而不俗,确实算是人间少有的美人儿。

这四两拨千斤的话,可是别有深意的很啊,明面看似向着她,实则是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窈窈三岁之后便生活在道观,所学也是道经佛经,诗词不曾学,曾心中好奇,倒是翻阅过一二。在场皆是才子才女,窈窈没那自信,更没那本事。”月舒窈清冷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