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今日爬墙了吗小说

给大家带来月舒窈冉星宇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王爷今日爬墙了吗》月舒窈冉星宇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趁着刚刚那一小段的时间,孟子茹已经细细想过了。月舒窈是月天夫妇的唯一女儿,前面还有两位哥哥。若她嫁给轩儿,且不说皇上,单单指后盾可是有着丞相府、将军府、尚书府啊。

《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精选:

冉星宇一直在冷眼旁观此事,他当然没错过月舒窈的小动作,她看见了蒋欣然伸出的脚,她能躲过去,但她偏偏将计就计,引出这一系列的事出来,倒是位心机颇深的女子。

月舒窈感受到前方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嘴角一勾,抬头对着那道目光的主人笑了笑,但眼神却并无半点笑意。

月舒窈当然清楚冉星宇知道,知道便知道,又有何要紧的呢。

“窈窈谢皇上做主。”月舒窈行了一礼,平静的回道。

其实冉仲辰的做法,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了。

周帝对月舒窈这般样子,感到非常满意。不愧是月天夫妇的孩子,并没有仗着自己对她的宠爱而恃宠而骄。

“父皇…这诗会…”一直未出声的四皇子,这次倒是说话了。

这声音…有些熟悉,像是在哪见过…月舒窈回想了一下,然后脑海的画面定格在回京当天的京都大街上。

那樘原本紧闭后面却又敞开窗户,那位说着“有趣”的人原来是当今四皇子。月舒窈不禁朝四皇子冉星沣看去。

在大王爷和五皇子的长相对比下,他倒是显得有些普通了。不过却很耐看,给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眼神也很温和,看着是个简单没心机的主,但月舒窈可不这么认为。越是温和的人,城府越深,越不好对付。

冉星沣,宸妃之子。听闻宸妃在怀他时不小心踩空了台阶,本该十二月,却在十一月早产。早产的后果导致她失血过后,最终难产死了。冉星沣没有母亲的庇护,却能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皇宫安稳长大,没些手段,是不可能的。这也是方才为何月舒窈认为的原因之一了。

周帝也在犹豫是继续还是结束,突然传来一声清冷的男音替他回答了。

“继续。”

周帝见此,心里很是震惊,这娃想干嘛?

月舒窈也颇有些意外,不禁抬眸向那道声音的主人看去。

只见当事人冉星轩依旧是那副高冷至极的样子,仿佛刚刚那话不是出自他口。

冉星宇说完这句话,便顾自走向比赛台上,仿佛没看见后面已经目瞪口呆的众人。

而周帝的脸上此时却布满了笑意,为何要继续?因为这最后一位选手是窈窈啊。这孩子总算是开窍了。

“比赛开始,请第五十二位选手月舒窈小姐写下你的诗。”李公公和善的看着正莲步轻移过来的的月舒窈说道。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在月舒窈的身上,只见她走到书案,如柔夷般的手将桌上一张宣纸抚平,右手拿起旁侧的一支毛笔,沾上宫女研好的墨,并未思考一二就在宣纸上缓缓的写下了两行。

“月小姐这鸾漂凤泊的字配上这句诗,简直是天作之合啊,真真是让人身入其境,身入其境啊。”李公公见月舒窈写下这最后一笔,定目看了一遍后,便毫不吝啬竖起大拇指对着月舒窈夸赞道。

“公公过奖。”月舒窈回以一笑。

“写的什么啊,好想看。”

“真有那么多好吗?让李公公这么夸赞。”

众人七嘴八舌的在底下讨论,心痒痒的恨不得走上去一看究竟。

“公公我来念吧。”月舒窈轻启朱唇,以声阻止正准备念的李公公,“我见公公一直都在为比赛忙活,都不曾喝过一滴水,便让秋月去御膳房讨了杯水来,还望公公莫要嫌弃。”

“这…这…奴才怎么值得小姐这般做啊。”李公公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从未想过会有人这般贴心对自己,喜的是他只是一介奴才,却能有这好命。

“众生平等,皇上也曾说过无分贵贱。”

周帝对此点了点头,心中很是欣慰,对李公公说道:“小李子你也忙活一天了,就收下吧。”

被皇上提名的李公公鼻子一酸,从袖中拿出手帕擦了擦眼睛,感激的看向周帝和月舒窈,“老奴多谢皇上,多谢月小姐。”

众生平等?倒是有趣。想不到她竟有这般心胸。冉星宇对此微有些吃惊。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一道音如天籁的女声传入众人的耳朵。那道声音像是飘在云端,空灵而缥缈,合着那首诗一起竟让人身临其境。

众人只觉眼前出现了这么一幅画面,春日好景正长,一名女子在酒后小睡,醒后与闺中一友以茶赌书,互相指出某事出在某书某页某行,谁说得准就举杯饮茶为乐,二人玩的不亦乐乎,快乐到什么程度呢?快乐到将茶泼了地,以至满室洋溢着茶香。

众人皆沉浸在这画面之中,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直到响起一声掌声,众人才被拉回现实,接着一声比一声响的掌声响起,众人边鼓掌边高喊道:“好!”

这时周帝却朝冉星宇看去,眉目间竟是笑意,这孩子可是第一个带头鼓掌的呢。

“星宇,你觉得如何?”

冉星宇看了一眼正笑得合不拢嘴的周帝,只觉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面上依旧如常,平静的回道:“好诗。”

周帝当然没错过冉星宇这个小动作,笑意更深了。

周帝正了正神色,向旁侧的贵妃问道:“贵妃觉得如何?”

“臣妾认为极好,臣妾给满分。”趁着刚刚那一小段的时间,孟子茹已经细细想过了。月舒窈是月天夫妇的唯一女儿,前面还有两位哥哥。若她嫁给轩儿,且不说皇上,单单指后盾可是有着丞相府、将军府、尚书府啊。

比起相貌,轩儿也不比冉星宇差,比起势力轩儿反而更胜一筹。现下要解决的就是月舒窈与冉星宇的婚姻。

周帝对此微有些意外,贵妃什么时候这般好说话了?

“儿臣认为此诗不妥。”冉星轩上前一步说道。

“哦?”周帝有些好奇。

“若此诗是一名男子所作,倒未不妥,只是此诗却由一名女子所作,那就不妥了。”

“女子应学的是琴棋书画及女红这等,而不是与人赌博。”冉星轩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目光短浅。”月舒窈嘴角噙起一抹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