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今日爬墙了吗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月舒窈冉星宇免费章节,带来《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天色尚早,月舒窈想了想,决定带着春花出门一趟。要出门,当然得换装,仅换装还不行,还得换方便行事的男装。

《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精选:

天色尚早,月舒窈想了想,决定带着春花出门一趟。要出门,当然得换装,仅换装还不行,还得换方便行事的男装。

月舒窈笑容兮兮的看着春花。

“小姐,你别这样看我啊。像个采花贼一样。”春花连忙抱住自己。

“咳咳咳,”月舒窈清了清嗓子,说道,“小姐要出门办事,为了方便,咱们得穿男装。”

“可咱们没男装啊。”春花哭了。

“放心啦,我昨天托三弟买了几件回来,今天正好能派上用场。”

“想我一个清纯可爱的姑娘,穿上男装得多丑啊,没脸见人啦。”春花捂脸。

“一包栗子糕。”

“呜呜呜。”

“三包栗子糕。”

“我春花岂是那种为了美食,就会出卖自己的人!”

“五包,不能再多了。”

“是,小姐。”春花笑嘻嘻的答道,月舒窈无言以对。

“小…”

春花话未说完,就被月舒窈瞪了一下。

“…公子,咱们这是要去哪。”春花激动的问道。

此时的她们,已经在京都的大街上了,随处可见商铺,买卖的摊,街边小吃。春花简直两眼放光。

“逛。”月舒窈展扇笑道。

从北街逛到东街,再到西街,月舒窈实在累的走不动了。连忙拉住依旧神采奕奕的春花。

春花身上已经挂着很多东西了,十几包的糕点,糖食,果仁,左右手上各拿着几串糖葫芦,糖人。

“春花武功高强,体力盛佳,本少爷知道,但少爷不行啊!”

“小…少爷莫要诓春花,比起武功,少爷不比春花差。”春花一大口吃着糖葫芦,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月舒窈。

“少爷心累。”月舒窈捂着胸口,就差用吐血来证明了。

“前方有一处小摊,好像在为人画像,我们去看看?”不待春花回答,月舒窈便自己走过去了。

“多谢柳公子,还望柳公子能在帮俺一个忙,帮俺写一封信给俺的妻女。”说这话的人,是一名约三十多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想来在外做苦力活,终日晒太阳所造成的。

“好,张大哥请说。”被称为柳公子的青年,已拿起了毛笔,铺整齐了白纸。

“小花,俺在京城干活可好哩,一个月能有一两银子,就是辛苦了点,不过俺受得住,俺对不起你,让你独自抚养阿牛和阿月,俺好想你们啊,俺要坚强,为了俺们以后的生活,俺要努力干。俺爱你们。”

张大哥越说到后面,眼眶越来越红,最后,还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好了。”柳公子吹了吹写好的信,对张大哥说道。

“多谢柳公子。”张大哥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那我明日便托人帮你送去。地点还是杏花村是吧。”

“嗯嗯,多谢柳公子,总共多少钱啊。”张大哥从口袋掏了掏,掏了半天,掏出了几十个铜钱。

“张大哥何须客气,小生举手之劳而已,张大哥帮了小生这么多,小生已无能回报,莫要折煞小生了。”柳公子连忙双手止住张大哥接下的动作。

“将钱存着,下次寄给嫂嫂她们吧。”

柳公子左右推辞,气得张大哥直接留下仅有的几十个铜钱,不待柳公子反应,就跑了。

柳公子望着张大哥离去的身影,摇头笑了。

“公子可否为我画幅像?”

月舒窈在不远处看了半天,决定过去,问出自己好奇的问题。但,开口就问,太过贸然。

“可以,不知道公子是要画全身,还是画上半身?”柳公子抬头看向面前的青年,却不知青年也正在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皆觉尴尬。

“咳咳,”月舒窈轻咳了声,压低声音道“本公子英俊潇洒,画上半身足矣体现出了。”

“噗…”

春花差点将嘴里的糕点笑喷出来。

“好,公子坐那就行。”柳公子指了指月舒窈旁边的扤子说道。

“好。”

约过了两炷香的时间,柳公子提完这最后一笔,左看右看,最后才满意的抬头道:“好了。”

月舒窈有些期待的接过柳公子递来的画,展开一看,颇为满意。画上之人的样貌和本人有着十分相像,月舒窈最满意的倒不是这点,满意的而是神韵。一位优秀的画师,不仅要将相像度画出来,还要将那人的神韵画出来,能够活灵活现的。但,神韵岂是如此容易画出来的。

月舒窈将画卷好,放入袖中。赞许的目光看向柳公子。“公子的画技,可真是炉火纯青,出神入化啊。本公子乍一看,还以为他要从画中走出来呢哈哈哈。”月舒窈展扇笑道。

柳公子也笑道:“看来小生是把公子的英俊潇洒画出来了,幸不辱命,幸不辱命。”

“柳公子莫要打趣我了。”月舒窈故作淡定。

“咦,公子可知小生姓柳?”柳公子诧异的看着月舒窈。

“刚刚本想找柳公子画像,奈何公子还有客,我便走远了些,但却因为我是习武之人,听力比常人好些,还是听到了一二,还望柳公子海涵。”月舒窈歉意的说。

“无碍,小生与公子交谈甚是畅快,公子的性情,小生喜欢。”

“柳公子的性情,我也喜欢。”月舒窈思虑一二,决定问出自己好奇的问题,继续说道。

“不知张大哥每月的银两,柳公子托人带去杏花村的这人,可否信得过?若是他没送过去,纳入自己囊中,这也是不知啊。”

“公子不用担心,那人是小生的弟弟,他是小生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小生前往京城赴考,不放心弟弟自己在家中,便带弟弟一同来了。奈何盘缠不够,小生二人到达京城后,才知科举早过了。科举三年一次,小生在街上已经做了两年的小买卖了,就等明年的科举了。”柳公子温声细语的像月舒窈解释。

“原来如此,”月舒窈心下思量了一下,决定回去派一名暗卫跟着他弟弟看看。

倒不是月舒窈不信,只是那是张大哥的血汗钱,总归确认确认更让人放心。

“哎呀,小生忘记说了。”柳公子轻拍了下脑袋,“小生姓柳,名惜昭,字轩宇。”

“我姓月,柳兄称我月贤弟便行。”月舒窈看了看天色,不知觉中居然已近黄昏了。

“柳兄,不知这幅画….”

月舒窈还未说完,柳惜昭便摆了摆手,接道:“月贤弟太过客气,这幅画算小生送给你的见面之礼,还望不要嫌弃才是。”

“那多谢柳兄了,我们有缘再会。”月舒窈说完这句,便带着春花走了。

柳惜昭在后面,笑脸盈盈的目送二人身影。

“小姐,我觉得柳公子长得挺好看的。”

“嗯。”

“性情也不错”

“嗯,可是心悦了?”

“小姐!”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