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锦浊年

这里推荐阅读《锦浊年》,提供木泽欢陌枕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木得欢就以这样奇葩的方式带着他一起去了目的地,真枪实弹的事可能对木泽欢来说向来说一不二。

《锦浊年》精选:

台上的灯光真是应景,衬的台上那戏子的虚情假面全部都抛到河边上去了。哭?也哭的真是时候………

———小引

偌大的琳琅阁里,一抹明黄的灯光照耀在戏台的正中间,场子里只有两个人……

台上那人轻舞着长长的水袖,没有音乐的台戏,像是默剧……

他干净利落的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随后才缓缓落下的水袖遮挡了他的视线片刻……

他和她,对视着……

突然————

“小姐可是每场戏都来呢,今天琳琅阁的戏班子要包场子了,真是福气。”

那服务生唤作小蝉,是这里的服务生。和木泽欢闲谈着。

“台上那人,唱的戏,如此深情,莫不是他自己的真事?”她打趣,故意这样问道,托腮。

“哪儿的事,只是戏子唱戏的技艺而已,只分唱的戏入不入情罢了,哪儿有戏子唱真戏?”那服务生苦笑道,哎,木小姐就喜欢打趣,想着,转身去了后房。

她就坐在最显眼的位置,周琛和她是老相识了,谁让木泽欢就喜欢看周琛的戏,所以,相信他也一定认识她这个常客。她就笑笑,真是个有趣的戏子,能把别人写的戏谱,唱的深情入骨,只有周琛了。

“话说周先生今天怎么包场子了?”她坐在那儿,等他过来,一如往常,只是今天,来这里听戏的,只有木泽欢一个人,没办法,周先生脾气大,今天这场戏只让放木小姐一个人进来。

所以,她早知道是什么原因了。但是,她就是想要打趣,他们,是一类人。

“明天就交手了?”木泽欢问道。

“嗯,依着这块地,实在是吃不了个什么好饭,得回盛京去。”他靠在椅子上,原来,周琛也是个普通人,她差点儿就以为周琛要成神仙了!

———————————

正午过后。

木泽欢便裹着风衣往外跑了。这大冬天的还有任务真是……

真是烦死了。

早知道这样,早年饿死在小胡同里面都不要和师父一起出来混江湖。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

奈何今天的任务不是别人,只是一个小户人家的儿子而已,听到这儿木泽欢放心多了。

此刻外面的风刮得很大。

“哎呀,午饭都快被刮出来了,还让不让人活啊……”

最近形势紧张,坐个黄包车都会被人误以为是地下的份子,也没有这么见不得人的好吧,木泽欢一个卫生眼抛出天际……

不!是抛在了一个小巷子的角落……

这里有人在打群架的样子,但又好像是单方面殴打,她依稀见到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生,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所以……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呢……

木泽欢望着人群中被殴打的那个人,她可不想救了人比害了人还惨,她就挺后悔被她师傅从快饿死的乞丐帮里救出来……

算了,来不及多想,害人要紧!

她扣好风衣,深吸一口气,一脚蹬着巷角冲进人群中,一脚下去,不知道踢断了谁的骨头,手骨?肋骨?腿骨?还是………头盖骨?

一阵厮打,她想她木泽欢在这一片行走的时候,这一帮混混还不知道在哪家老母怀里吃奶呢,在道上混也不先练好功夫再滚出来……

“诺,我拉你一把…”其实木泽欢真的很想说一句,“旁友,你入教……啊呸,你入道吗……”

但她不能。

记得上次木泽欢的小师姐琼招,见着人家帅气的小哥了,条件反射这么一问。把人家小哥儿追着,可是足足跑了5公里……回来没累个半死。

今天不行,木泽欢怕呀,毕竟今天去看周琛唱戏,可是穿的高跟鞋……

新手期过了,时常要接受任务,这个月已经杀了7个人了,可还是不够呀,眼见着要到月底了,任务还没有完成几个……估计都快要不包吃不包住了…

真是,天下这么不厚道,哪有杀手这么穷酸,她仰天长啸,真是气愤。

“嗯……这个我能跟你走吗?”

只听那个角落里被木泽欢救出来的大男孩站起来,揉了揉头发,又抹了抹嘴角边上的血,简直是保护欲爆棚啊!!!

“嗯……你是?”

“噢我,我从城外的小庙里醒来的时候什么也不记得了,没地儿可去了现在已经……”他说的可怜巴巴的,确实,木泽欢不嫌弃他脏,还老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那为什么被打???”

“估计是被当成小混混了,以为来自占地盘,被打了一顿,然后就这样了……”

尽管说,听着这个大男孩说的如此可怜,但是木泽欢,还是好高兴。是不是有点儿幸灾乐祸……

但是木泽欢忍住了,没有原形毕露。

“那你要跟我走的话,我就是你师傅了,我带你回我们道里去,可是你自己要要求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呀,现在呢,我有任务在身……你干脆就别动。”

木泽欢继续向前走。

“师傅————我要跟你一起去……”

“…………”她似乎有片刻的犹豫…

“那走吧,不要吓得尿裤子就行了…”木得欢就以这样奇葩的方式带着他一起去了目的地,真枪实弹的事可能对木泽欢来说向来说一不二。

那个男人正躺在屋子里睡觉,身旁的女人已经熟睡。接到这桩任务的时候,木泽欢小心的看了看备注条…

“唉,这个年头的男人怎么这么不安分?”

看来又是一个负心汉,要惨遭前妻毒手了……

木泽欢低下头,以非常近距离的姿势,看着她面前的那个女人,好吧,确实是红花会的人……

红花会的人,有一个很不好听的名字————情~妇。

她们是互帮互助的好朋友,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一个目的,从事不同行业的工作…

对于木泽欢来讲,是强烈威胁她业绩的竞争对手,奈何她们井水不犯河水。

她一刀撬完那男人的穴位,几刀就可以干净利落的解决,确实,有胆儿在外逍遥自在,就要承受该承受的风险……

“走吧,别吵着我们的同行了……”

木泽欢把刀往被子上一抹,上面的血迹顿时就被擦干净了。

“那你有名字吗————”

木泽欢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你猜到了,没有————”

“陌枕,这个名字好听吗?”

“陌枕?莫枕陌枕????别用枕头???”陌枕轻笑…

木泽欢一口老血喷涌而出,几乎攻击值伤害值都掉完了。这也太可爱了趴……

“知道我们是什么吗…”

陌枕摇摇头。

“杀手会的登记处就在前面了————”

陌枕此刻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转头,一脸兴奋的说道“杀手嗯????我要………当杀手??好刺激,那我们以后可以一起行侠仗义了!”

事实证明他的颜值与他的心理年龄完全不成正比。

“那叫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木泽欢一个白眼道。

————————————

“琼招??她怎么在登记处,不会是真的拐到那个小哥了吧…传说中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陌上玉世无双,连琼招这等尤物及杀手都下不了手的小哥儿,加入杀手会??”

木泽欢瞪大了双眼,这小哥怎么这么好骗!

她一步蹬脚而上,把陌枕扔老远。

“琼招!!”她咽了咽口水,不知道那小哥叫啥。

“嗯哼,介绍一下,这是杀手会的新成员御书,就是那个小哥~”琼招把木泽欢拉过来,使了一个“看我琼招多有面子”的眼色…

“切!炫技能呀,陌枕过来,让你师姐好好看看!木泽欢叫道,什么人嘛?一来登记就比徒弟。

不过御书真的很靓,是一种阴柔的美,长得是美,让女人垂涎三尺的那种,不过看起来很病娇,不健康的,病怏怏的,若实力在线,不去琳琅阁都可惜。

陌枕走上前来,估计是知道什么事了。

“登记好了?”陌枕过来问道,“师傅可不要把我卖给师姐了……”

木泽欢哈哈大笑,原来这小子是怕我把他给卖了啊,这个理由好像有点好笑。

所以这么可爱的小家伙……

年度迷惑行为大赏???

不知为何去年见虞流师姐带徒弟程鹿撞见琼招小师姐上一个徒弟各笙尤其的美好,为什么一到御书很陌枕,同入门小徒弟相见,分外眼红。

甚至相看两眼杀气腾腾,莫名有一种护主心切的感觉。

“没有,我要是把陌枕你卖给你琼招师姐,御书会打死你的。”木泽欢还捂着肚子,寒冬里都笑得有点缺氧,鼻子红彤彤的,笑出来的眼泪在眼里打转。

“好啦陌枕我们回家……”

———————————

大西巷里的人很多,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屋子,这个巷子很大,里面住着一些杂人和几乎没有人察觉出来的两大会。

就是木泽欢所在的杀手会,和红花会的住所。

红花会里有男有女,女的生的媚人骨,男的生的俊如笙。但他们只是杀手的一个品种罢了,有时营销也会合作,不过是除非双行里都命不保。

红花会接的生意一般都很大,小活儿就给新手们练练手,几个元老级首脑都在各个权势,门阀,官僚里当着卧底,面儿都见不着。

同行的人即使知道,也不拆穿,例如鼓楼有名的刘家少奶奶,生的那叫一个美若天仙,嗓子也好的不得了,甚得刘少爷喜欢,可惜了,是红花会苦心栽培了十多年的老红——半水。亏得刘家上下把她当个宝似的宠着。

呵……半水也不过是去刘家找从鼓楼到城西的军事基地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