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王爷今日爬墙了吗

这里推荐阅读《王爷今日爬墙了吗》,提供月舒窈冉星宇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沈卿卿,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也是这月府唯一的女主人。当时大家都传言,沈卿卿是有何等狐媚子手段,竟让月大将军,无一小妾。

《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精选:

“听说了吗,辅国大将军的女儿今天回来了。”

“就是那个被传为祸星的月舒窈吗?”

“是啊是啊,她和大王爷可是定有娃娃亲的。”

“大王爷是她这种祸星可以染指的吗?要我说,唯有尚书府家的孟子依小姐才能相配。”

“别说了别说了,前面好像是她的轿子来了。”

京都大道,不知何时两旁已站满了人,不止街道,还有酒楼。酒楼的层层窗户已尽数打开,唯有一樘。

一辆青蓝色蝴蝶花纹的轿子,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而来。

“吁,快让开!尚书府小少爷的爱马受惊了!”

前方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彼时,前方驶马之人越来越近,众人皆期待马车中的人撞飞的样子,甚至有人先笑出了声。

“小姐”

“杀了”

清冷的声音从马车中传来。

“…嘶”

众人倒吸一口气。这声音不大,却让在场之人都清清楚楚的听见。

杀…杀了?这可是京都小霸王,尚书府的小少爷爱马啊。

轿前一名黄衣女子上前一步,目不斜视的盯着不到一米的一人一马。

然后,….马分为二。人…被黄衣女子一掌挥到地上去了。

“嘶”

众人再倒吸一口气。

驶马小厮捂着胸口,摇摇晃晃爬起来。

“你…你竟…”

“我,我竟如何?”

小厮话未说完,轿中走出一女子接了他话。

只见这女子着杏色长裙,外披白色狐裘,腰间佩着窈字白玉,想必,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月舒窈吧。只是,她戴着面纱,不知面貌如何。不过,瞧这身段,倒是极好。

“你这马,失了疯,在这京城大街乱撞,幸则是撞我,若不幸撞了这里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你担得起这责任吗,自己不动手,那就只能等别人来动手。或者说,在你面前,马还不如人一命重要?”

“说得好!”人群中有人鼓起了掌,有人带头,接着一大片掌声响起。

“月小姐说的对,难道我们百姓的命就不是命吗。”

“就是就是,我支持你这么做!”

“……”

月舒窈待周围人声慢慢变小,才又开口说道:“总归不过一匹失了疯的马,我倒还不至于赔不起,这马我便带回去了,红烧马肉估计还不错。”

“等等,”月舒窈回头,“你,随我一同去将军府。不必害怕,我不追究你今日惊了我,我只是将这马肉钱结了你。”

那小厮哪敢去啊,月舒窈说完这句话,连滚带爬的逃了。

“有趣。”

月舒窈微掀起右侧轿帘,看向那原本紧闭的窗口,双眸微动。

轿子在月府大门停了下来。

“父亲,母亲,大哥,三弟”

站在她面前的可不就是月家四人。

月舒窈一一行过礼后,便被沈卿卿拥入怀中。

沈卿卿,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也是这月府唯一的女主人。当时大家都传言,沈卿卿是有何等狐媚子手段,竟让月大将军,无一小妾。后来,看到了他们的相处。才知道月天将军当真是爱惨了沈卿卿。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知羡慕了多少女子。

“棉棉,我的棉棉,你终于回来了。”

“娘,别哭了,跟珍珠一样,一串一串的,虽然说不要钱啊,但是你别把二姐的衣服哭湿了啊。”月舒祈在旁边看着眼前二人说道。

沈卿卿接过月天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就你贫嘴,娘亲是开心啊。”

说罢,从衣袖拿出自己的手帕,准备擦擦月舒窈肩上的泪水。

“母亲,无碍。待会我换过件衣服就可以了。”

“窈窈,回京之途可有遇到什么事?”月天顿了一下,说道。

“父亲,我在进京的大街上带回来了一匹马,我想着红烧马肉或许不错。不过那卖马之人当真好心,尽不收我一分钱。”

月舒窈笑盈盈的看着月天,及月舒尘。

“哈哈哈,这怎么行,明日我派人将马钱送与那人手上,若不要钱,再送他一匹马又何妨。”月舒尘同样笑盈盈的看着月舒窈说道。

“?”月舒祈一脸迷。

晚饭过后,月舒窈来到书房见月天盯着一张白纸,恰时窗外一丝风刮来,白纸掉在了地上,他也浑然不知,显然在想什么事。

“更深露重,父亲莫要感上风寒了。”月舒窈过去将窗户关上了。

“啊,窈窈来了。”月天回过神后,将地上的纸捡了起来。

“父亲在想何事?”

“窈窈可知,你回京后,有多少只眼睛在盯着你和大王爷的婚事?”

说来这婚事的由来,颇有些趣。当今圣上还是王爷时,月天,是一名正五品上的将军。月天深受他的赏识。每次冉仲辰带兵出征,月天就是他的左膀右臂,二人的战法思路的默契,让他们几乎没打过败战。当时就有这么一句话形容他们“伯牙与子期”。不是亲兄弟却胜过亲兄弟。二人结义,他为兄,他为弟。后来,冉仲辰迎娶了丞相府的嫡次小姐,沈琴琴。月天也因着他们的关系,遇到了他心中的月光——沈卿卿。

在月天的大婚上,月天喜的喝了许多酒,对着当时的王爷冉仲辰说:“若是我今后喜得小女,必定嫁于你家星宇,肥水绝不流外人田。”冉仲辰激动的一拍月天肩膀,不料却把月天拍倒在地。他丝毫不顾地上的人已经醉晕过去,毫无形象大笑:“这可是你说的,我等你这句话等好久了哈哈哈哈哈哈。”

“都怪父亲当时不胜酒力,才让圣上得逞。”月天自责的挠头说道。

“父亲莫要自责,我会同大王爷说清楚,要他退婚的。”月舒窈思虑一二,说道。

月舒窈的观点是,若不是嫁她中意的人,她宁独自云游四方,做个闲云野鹤,乐得自在。

“若大王爷不同意,那便有劳父亲了。”

“好,若星宇那个混蛋小子不同意,爹亲自去皇帝面前要他退婚。”月天咬牙切齿的说道。

“多谢父亲。若无其他事,窈窈便先回去了。”

月天看着月舒窈离去身影,渐渐地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