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舒窈冉星宇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月舒窈冉星宇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王爷今日爬墙了吗》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随着李公公的话落下,众人纷纷鼓起了掌,向当事人郭游之贺喜道。只见郭游之得知自己成绩后,一张俊脸上洋溢着开心,显然最终得分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王爷今日爬墙了吗》精选:

“儿子能读诗书,女儿能织棉麻,家中无内顾之忧,可以好好烹茶读书,安居自适。好!写得好!”周帝听后大喜,众人见此纷纷夸赞道。

“不愧是三大才子之一,厉害厉害,”

“皇上一连两个好字,郭兄看来会成为今日第一名了。”

“……”

“妹妹觉得如何?”月舒尘看向身旁。

“这位郭游之倒是有趣,这诗作的虽简单朴素,但却抓准了帝王之心。”月舒窈言笑晏晏的答道。

月舒尘点点头,他倒是很期待这般通透的妹妹会作出怎样诗来了。

“皇上,贵妃,大王爷,四皇子,五皇子为评委,每人各有十分,总分为50分。”

“经计算,郭公子最终得分48分。”

随着李公公的话落下,众人纷纷鼓起了掌,向当事人郭游之贺喜道。

只见郭游之得知自己成绩后,一张俊脸上洋溢着开心,显然最终得分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月舒窈听了几首诗后,感觉平平淡淡,便敛神了。

“………….”

“请第五十一位选手孟子依小姐,写下你的诗句。”李公公喊到此时嗓子已经沙哑的不像话了。

月舒窈低头在秋月耳边吩咐几句,秋月便偷偷溜走了。

“春来茗叶还争白,腊尽梅梢尽放红。”孟子依对准备念的李公公摇了摇头,便拿起写好的诗句,念了起来。

孟子依的声音很好听,配上这首诗,更是添了几分韵味。

“好一个春来茗叶还争白,腊尽梅梢尽放红。表妹虽字中未带有茶,可意思却有。”

月舒窈抬眸看了一眼台上说话的锦衣皇子。称她为表妹,那便是五皇子冉星轩了。

只见五皇子冉星轩鼓起了掌,接着又说道:“这两句笔资潇洒,可见表妹旷达的胸怀,不专为别情所牵恋。而情景交融,不落凡响啊。”

“谢表哥夸奖,子依一时有感而发罢了,上不得台面。”孟子依听完五皇子的夸奖,情绪并没有太大的起伏,给人的感觉仿佛这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或者已经习以为常受人夸奖。

“经计算,孟小姐总分为47。”

“怎么才47啊,可比郭公子少了一分呢。”

“谁说不是呢,虽说前面五十位只有郭公子比孟小姐高,但第一总归是与孟小姐无缘了。”

孟子依的耳边传来人们一句句的讨论,她也难以想到,为何只有47?姑姑与表哥定会给自己满分,那问题就出在皇上与四皇子,及大王爷这里。不过现下可不是细想的时候,她慢慢的平复了心情,转而笑道:“四十七分属实在子依意料之外了,子依以为这首诗能有个四十分就不错,没想到竟还多出了七分。子依欣喜,故而刚刚愣了会。不过,子依很期待舒窈姐姐的诗哦。”

随着孟子依这句话落下,众人的目光皆往月舒窈的方向看去。人群中也自动给月舒窈让出了一条道。月舒窈见此微微挑眉,但眼睛依旧平视前方。

突然随着一声惊呼,众人只见月舒窈似是被什么绊倒了,马上就要摔在地上,然后一双手扶住了她,月舒窈抬头似是想要道谢,接着那双手却一把扯掉了她的面纱。

然后….众人沸腾了。

蒋欣然也惊呆了,面前这位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的女子当真是月舒窈?

“美人在骨不在皮,我今天总算见到了。”

“天呐,这才是仙女吧,绕是孟子依都不及她半分吧。”

“到底谁说丑陋的来着,瞎了眼吧?”

“这么美的人都能是丑陋,那世上还能有美丽的?”

此时月家兄弟及沈梦瑶春花立马赶过来,并围绕在月舒窈身边,不让旁人靠近一分。

月舒祈简直要疯了,恨不得立马举起他的剑将蒋欣然剁成肉酱,他今天刚答应母亲,不让姐姐有一分不好的。

“蒋欣然,你这人有病吧。”一向以风度翩翩公子形象示人的月舒尘,此时正皱着眉,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

“我看哪是有病,是觉得活着不好,想去死。我不如就助她一臂之力?”月舒祈呸了一声,眼神满是杀意的盯着蒋欣然。

“我…我…你….”蒋欣然看着眼前月家兄弟二人像是要吃人的样子,眼泪夺眶而出。她真的害怕月舒祈下一秒就抽剑将她杀死。

沈梦瑶从地上捡起掉落的面纱,放在月舒窈的手中,眉目间满是心疼。

孟子依也难以相信月舒窈居然生的这般美丽,一时间竟呆住了。反应过后立马走过去。

“舒窈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欣然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那会儿哭,被欣然追上来看到,估计也不会有这茬事。对不起对不起。”孟子依眼中闪着泪花的看着月舒窈说道。

经孟子依提醒,众人才记得之前月舒窈将她说哭,然后蒋欣然过去追她,原来刚刚是在为姐妹打抱不平啊。

“要我说,欣然做的不算过分,谁叫她之前将孟子依说哭。”

“欣然也只是为姐妹打抱不平,这月舒窈怎么就因为这点小事不放过人家呢。”

“对啊,人家孟子依一直在道歉,仗着长得好看,这么傲,啧啧啧。”

“孟子依你可闭嘴吧,爷不管你们谁错,爷亲眼看见的就是蒋欣然对我姐姐使手段。”月舒祈听着那些墙头草的议论,真是无语翻了好几个白眼,恨不得一刀了结他们。

“我月家人护短的性子,你们也不是没听过。向来帮亲不帮理。不说今日这事有理,便是无理又如何。说吧,这事怎么解决。断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月舒尘浑身散发着寒意,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神看向那二人,仿佛在看将死之人。

在月舒尘说到断胳膊的时候,蒋欣然就已经被吓晕过去了。孟子依心底也在害怕,她不敢相信一向温文尔雅的月舒尘会有这么可怕一面。她要镇定,她是尚书府的嫡出小姐,她的姑姑是当今贵妃,他们不敢把自己怎样的…不敢的….可真的不敢吗…孟子依没法在骗自己下去,控制不住的浑身哆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