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小看江嘎小说目录

《冲啊苏》是一本内容非常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提供冲啊苏小说的最新章节和章节目录。墨小看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吧,大叔,你打算拿我当鱼饵放了啊。有没搞错啊,我是正经来上班的,不是为了勾搭高富帅!换个人行吗?江嘠傲慢的指指自己这里只有你和我,他喜欢女人就你上,喜欢男人就我上。

《冲啊苏》精选:

江嘠把墨小看拉到了黄龙酒吧街附近。

才下出租车,就感觉到灯红酒绿,一股子纸醉金迷扑面而来。

墨小看迷惑的看着四周:“来这儿干嘛?”

江嘠:“制造绯闻啊,我已经通过内线,把袁枚约到这儿的酒吧,到时候你上去,用美色把人迷晕,然后再喝酒把人灌醉,最后扛上他到西湖边草丛里,扒掉衣服那一通拍,嘿,齐活!”

墨小看眨巴眨巴眼睛:“不是吧,大叔,你打算拿我当鱼饵放了啊。有没搞错啊,我是正经来上班的,不是为了勾搭高富帅!换个人行吗?”

江嘠傲慢的指指自己:“这里只有你和我,他喜欢女人就你上,喜欢男人就我上。”

墨小看哭丧着脸:“你看他有没有可能喜欢男人啊?”

江嘠谆谆善诱:“小看啊,你现在还是实习生,知道实习生需要做什么吗?大叔当年实习的时候,那是扫地擦桌打水都得干,不过是让你去勾搭个把高富帅,上市公司总裁,还委屈你了。”

墨小看:“妈妈说,要离怪大叔远一点,真是至理名言!”

江嘠瞪眼:“不是跟你商量,是命令!还要当一流狗仔呢,做点事情就推三阻四。”

墨小看委屈的撅着嘴,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妈的!老子豁出去了!”

十月流火酒吧,杭州很多IT男最喜欢泡的酒吧。

千万别以为IT男都是些没有夜生活无趣的宅男。

恰恰相反,他们都是闷骚到极致的家伙。所以当一个场子里都是熟人,又都是各种可以赏玩的妹子时,他们会迅速变身成超嗨的怪物大叔。

这里最著名的节目是钢管舞,而且不是一个钢管舞,看看舞台上竖着六七根钢管就知道,同时会有六七个身材超好的姑娘,同时表演钢管舞给你看。

这个酒吧的三楼,就是一个钢管舞培训俱乐部,那边培训出来的姑娘,直接就到酒吧实习,不仅把学费赚出来,还能获得满堂喝彩,一举多得,简直让人佩服死酒吧老板了。

不过今天,钢管舞娘全不见,台上只有一个风情万种的姑娘,盘着民国女子的发髻,穿着深紫色绣花的小旗袍,摇曳着身姿,唱着诺拉琼斯的歌。

袁枚和朋友们就坐在舞台下的长桌上,一边喝着啤酒,一边瞎聊。

江嘠指指前方,示意墨小看快上。

墨小看深吸一口气,把衣领往下扯,把裙摆往上拉,鼓足勇气朝着袁枚走去。

走至吧台边,袁枚还看台上的歌女,他的同伴们倒是注意到墨小看,轻轻的吹了声儿口哨。

墨小看贴着袁枚坐下:“能请我喝杯酒么?”

顺便表现出一个标准的荡笑。

袁枚回头瞄了她一眼,招手:“科罗娜。”

墨小看拿起啤酒,和袁枚贴的更近。

旁边的人都笑:“这是要走桃花运啊。”

墨小看试图拿自己的大腿去勾搭袁枚,可业务极其不熟练,伸腿出去根本不是蹭碰,而是踹了袁枚一脚。

袁枚低头看,发现墨小看裙子下是一只脏兮兮的球鞋,无奈的弹弹灰尘,继续听歌。

墨小看豁出去了,一把拉起裙子,露出了大腿根:“亲,今天晚上有安排么?”

袁枚回头,古怪的看了墨小看一眼。

身边几个男人都在偷笑。

袁枚无奈的摇头:“记者?”

墨小看大惊,急急否认:“不是不是,怎么会呢?”

袁枚:“那你在干嘛?”

墨小看那脏兮兮的球鞋,已经快勾到袁枚的大腿了,被男人两腿夹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墨小看强作欢颜:“我喜欢你啊,帅哥哥。。。。。。”

袁枚松开两腿:“当记者也不需要这么拼吧。”

墨小看吓的差点站起来:“谁。。。谁说我是记者的?我哪儿看起来像记者啦?”

周围几个哥们儿都窃笑不已,给袁枚猛打眼色,意思是可以再多玩一会儿。

袁枚无聊的摇头,伸出手指戳墨小看的胸口。

墨小看双手怀抱,警惕的看着对方:“耍流氓啊!”

袁枚笑:“下次再出来当卧底,麻烦先把狗牌拿走。做记者也要专业一点么。”

墨小看低头看,赫然发觉自己上班时的门卡就别在胸口,一直都没有拿掉,上面还有图片社的巨大LOGO和自己见习记者的职务。

周围的人都狂笑、捶桌。

墨小看满脸绯红,捂着脸就往后跑。回头看到江嘠也是捂着肚子狂笑,都快笑趴下了。

墨小看总算还没有笨到家,朝着江嘠瞪了一眼,愤然朝酒吧外逃去。

墨小看无非是酒吧里的一个小小的插曲。

其实那一桌的男人,注意力全在舞台唱歌的姑娘身上。

来这儿的男人,说白了,都是为了看钢管舞来的。平日里,就知道叫嚣着让姑娘穿更少点,走光更多点。

但此刻在台上唱歌的姑娘,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颇有上世纪风格的旗袍,将一个凹凸有致的身体包裹的恰到好处。

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这姑娘身上没有哪一寸肉是故意露出来的,但偏偏是长袖下若隐若现的纤细手腕,裙摆下摇曳的小腿,在昏黄灯光下显得尤其好看。

说这姑娘性感,她却毫无矫揉造作,也没有一丝卖弄风情,只是在那儿默默的唱着歌。

但说这姑娘素淡,她却时时刻刻流露出一种诱惑人的味道,只是不经营的一个侧身,摸一下头发,翻一下腕子,都能让男人的心尖儿一颤。

有哥们叹了口气:“这女人,真够味道。”

旁边立刻有人道:“可惜太够味道了,不是咱们能消受的起的。”

还有人怂恿:“袁枚,你现在也算高富帅了,要不勾搭一个给我们看看。”

袁枚挑眉,面有所动。

不过旁边的兄弟却嘲笑:“算了吧,这种姑娘还能缺高富帅,咱们这种IT宅男,就算赚再多钱,也不是出来风流的命,还是好好回家陪老婆吧。”

这句话倒是说到所有人的痛处了,大家伙儿唉声叹气,各自喝酒。

台上的姑娘一曲唱毕,在掌声中却没有退场。反而洒洒脱脱的翻身坐在舞台边,垂着一双长腿,正好面对着袁枚。

周围人都“呦”的一声长叹。

姑娘伸手,从袁枚手里夺过酒瓶,咕咚咕咚喝了个干净。

还不等人回过神来,姑娘勾住袁枚的脖子,直接果断的就吻在了他的唇上。

吻了有几秒钟,她才放开手,用力将啤酒瓶砸在台上,叹了口气:“哇!好爽!”

所有人面面相觑,突然爆发出一阵赞叹和尖叫。

反倒是被强吻的袁枚面皮有些挂不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隔了十几秒,他长身而起,一把拉过对面的姑娘,拥在怀里,也狠狠的吻了下去。

全场一片寂静。

只有远处的江嘠,拿着苏苏的IPHONE手机,默默的拍了无数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