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冲啊苏免费全本阅读

小说《冲啊苏》,主要讲述了墨小看江嘎之间爱恨情仇的虐恋。为您提供冲啊苏小说阅读,冲啊苏故事非常精彩。这是在城北的一个废旧工厂改成的创意园区内,办公区域里保留着原有的红墙,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明星和名人的照片。全工作室二十多号人开会,老板也在。墨小看袁枚的公司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缄默期,整个公司高管全部交出护照,使用统一公司电话。每天袁枚的行程很规律。

《冲啊苏》精选:

窝棚。

非凡图片社的办公场地,他们内部自称为窝棚。

这是在城北的一个废旧工厂改成的创意园区内,办公区域里保留着原有的红墙,墙上挂着各种各样的明星和名人的照片。

全工作室二十多号人开会,老板也在。

墨小看:“袁枚的公司已经进入了最后的缄默期,整个公司高管全部交出护照,使用统一公司电话。每天袁枚的行程很规律。。。。。。”

女魔头在下面冷哼:“一句话,就是完全没料。”又转头,对着江嘠冷笑,“老江是不是年纪大了,手里的活儿可越来越差。”

江嘠不做声。

墨小看:“也不是每个人都有料的,这家伙清白的要死,我们就别做他的新闻么。”

听着墨小看的话,下面笑声一片。

女魔头:“真是菜鸟,你真以为咱们靠做新闻挣钱么?菲菲,给菜鸟妹子上上课。”

菲菲站起来,颐指气使:“如果只靠拍明星照片卖给杂志,我们早就饿死了。现在狗仔社最大的经济来源都是财经客户。为即将上市的公司做背景资料调查,或者负面调查,随便一旦都是上百万的收入。”

女魔头:“呼哈网这一单,背后有人拍了两百万的悬赏,只要袁枚的负面绯闻。老江,你的小组如果干不了,不如让出来给大家共享。钱这种事情,有能者得之,老了就早点退休吧。”

众人都看江嘠。

江嘠弹出一支烟,斜斜咬着,也不点。

老板扬扬头:“嘎子,有把握么。”

江嘠:“没有绯闻,就造个绯闻出来,能有多难。”

老板:“靠你了。”

江嘠把烟在嘴唇间嘟噜了一圈,站起身一挥手,整组人马一声不吭的跟着他走了。

墨小看赶紧抱着资料跟上。

江嘠回到自己办公室,墨小看急急忙忙的推门进来。

墨小看:“大叔,什么叫负面调查?”

江嘠头也不抬,在猛划拉着手机,不晓得找谁,信口回答:“每一个上市公司,都一定有竞争对手。在每个周期内,同行业只会有一家会被允许上市。你上了,别人就上不了。”

墨小看:“那就过段时间再上市呗。”

江嘠:“商业市场是刺刀见血的,谁能先上市,谁就能拿到最多的钱,成为市场的第一品牌。本来是并驾齐驱的两个公司,会因为上市而拉开差距,最后成王败寇。”

墨小看:“我明白了,竞争对手就要找到袁枚的负面新闻,在他上市前,给他致命一击,让他功亏一篑。”

江嘠:“负面调查就是这样,如果你调查不出黑幕,就自己去制造一个黑幕。只要爆出负面新闻,影响到他的上市进程就可以。袁枚现在处于缄默期,任何的言论、新闻,都可能让他彻底失败。”

墨小看有些傻眼,她是抱着当王牌狗仔的梦想来工作的,却没想到第一波就要干这种杀人放火的事情。

墨小看苦着脸:“大叔,我们需要赚这种钱吗?很害人啊。”

江嘠:“小姑娘,你穷过么?”

墨小看:“吃不起肯德基只能吃食堂算穷么?”

江嘠:“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穷鬼,和坏人。想不当穷鬼,就只能当坏人。要么穷,那么恶,就是这世界的规则。”

墨小看无语了。

江嘠划拉完手机,贼笑着抬头,摸着胡子拉扎的下巴,颇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墨小看。

墨小看被看的毛毛的:“干嘛?”

江嘠:“小妹妹,长的不错么。”

墨小看双手交叉保护胸口:“色大叔,你想干嘛?”

江嘠:“叔叔带你去酒吧喝酒。”

墨小看:“去干吗?”

江嘠:“制造个绯闻出来!”

######

苏苏趴在床上,翻看自己那本厚厚的结婚准备手册。

这一本手册,是苏苏从大学开始就着手准备的,上面密密麻麻黏满了她从别的地方看到的,想要用在自己婚礼上的图片。

袁枚进屋子,笑嘻嘻的朝床上扑来,苏苏却机灵的一打滚,让他扑了个空。

袁枚只抓住那本手册,顺手翻翻:“好多东西都老掉牙啦。”

苏苏拍了他一下:“我说袁同学,发觉你现在看什么都是老掉牙的,很有喜新厌旧的趋势么。我告诉你小心点儿,但凡有一丁点换老婆的打算,我就把你给剁了。剁成肉末,送去喂狗!”

袁枚:“正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所以衣服才叫新衣,女人才叫老婆。我都有你这个老婆了,还不准找点新鲜玩意儿?你看看这第一页的婚纱,什么时候的款式啊?2003年?都快十一年了好吗?”

苏苏支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袁枚。

袁枚突然回过神来:“2003年?那好像是我们刚认识的那一年啊。”

苏苏点头:“YES,正是本大小姐在校园里呼风唤雨招蜂引蝶,引来追求者无数。却在操场某个角落看到一个穷学生因为吃不起饭痛哭流涕,一时心软,就被你搭讪了。”

袁枚:“不对啊,我怎么记得是你在食堂里抢我盆里的肉吃,被发现后还死不承认啊。”

苏苏:“拜托,你那时候穷的连饭卡都没有,还肉呢,你大学四年,哪一天不是本小姐在养你啊,不好好的以身相报,还意淫什么呢?”

袁枚摸摸苏苏的头,不说话,只是翻看那些婚纱的粘贴本。

袁枚:“我们第一次邂逅,你就开始准备这辈子的婚礼?”

苏苏嗯了一声:“既然遇见一个人,并且认定一个人,当然要用剩下的时间来好好准备。人一辈子的婚礼,值得用更多更多时间来筹谋。”

袁枚轻轻咬了咬苏苏的耳垂:“可我那时候,只是个再穷也没有的穷学生。借着助学贷款上大学,不会踢球,不会唱歌跳舞,连读书都不怎么好,你怎么就认定我了呢?”

苏苏装的云淡风轻,把小得意深藏在眉眼下:“看对眼谁管读书好不好,长的好不好呢?我当时就觉得吧,这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心底里有股狠劲儿,以后应该能照顾好我。女人找老公,不是要找有钱人,而是要找安心的人。”

袁枚笑嘻嘻的把苏苏的耳垂含进嘴里,一双手不安分的开始乱摸,嘴里含糊道:“长的还是不错的么。。。。。。”

苏苏整个人顿时就软了,在袁枚的手里,只有喘气的份儿。

就在两个人你侬我侬,勾搭成奸的时候,袁枚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袁枚不情不愿的抓起手机:“喂!啥事儿啊,我不来了,又不爱去酒吧?什么?有财经线的大佬啊?额。。。”

袁枚看看苏苏,苏苏作势让他滚。

袁枚这才点头:“行吧,我就过来坐会儿。”

挂掉电话,袁枚意犹未尽的在苏苏额头上啄了下:“有几个财经线的大佬要应酬,我去去就回。”

苏苏:“行啦,忙你的去,我要打电话给婚礼筹办呢,也一堆事儿。”

突然苏苏一拍额头:“哎呀,我忘了昨天把电话丢了,这可怎么办?号码都没了。”

袁枚竖起一根手指,让苏苏不要着急。然后抓起苏苏的电脑,噼里啪啦一阵敲,打开了IPHONE的寻找网站,指着说:“我早就在你手机上装了防丢APP,只要有人打开你的手机,就会自拍一张照片,然后传送到电脑上,连他的GPS地址一起。”

苏苏张大嘴:“这么先进。”

袁枚:“那是,不看看你老公是干哪行的。”

苏苏刚想翘大拇指,突然觉得不对:“恩?这么说,你是在我的手机上安装了跟踪软件,我去哪儿你都能查到?”

袁枚挑眉,穿着大衣道:“千万要乖乖的,我有几百万种手段对付你。”

苏苏苦着脸在床上打滚:“没法活了。。。没法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