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有认知障碍在线阅读

一生小说为大家提供小说云嘉巫氿免费章节,带来《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章节阅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一起来看吧!她的母亲巫喜乃是巫咸国大祭司巫由之女,可惜巫喜资质平平没有完全继承大巫的能力。所幸在巫喜出生前巫由已经占卜得知了这件事,不期望自然也不失望。

《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精选:

人可以有多倒霉?

像玄崟那样一时失察结果获得一座移动牢房算不算?

像冉莘止这种在自家洞府闭关却莫名其妙入了清无密境,“被”获得暴躁小可爱大礼包一份算不算?

像他们两个以为结束历练就可以回到修真界结果因为某团暴躁小可爱一脚跌踏错入灵气稀薄的凡人界算不算?

要云嘉说,都不算。

靠着浴桶边缘,云嘉将自己细弱的手臂举起,视线顺着肌理往上,最后落在右手手腕处。这里流尽了灵山巫氏的最后一滴血。

梦里凌乱的记忆告诉她,她其实是胎穿,而且穿的实在说不上一个好字。

她的母亲巫喜乃是巫咸国大祭司巫由之女,可惜巫喜资质平平没有完全继承大巫的能力。所幸在巫喜出生前巫由已经占卜得知了这件事,不期望自然也不失望。真正让巫由期待的是巫硃,一个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被巫由占卜得知的下一任巫咸国大祭司。

若是巫喜顺利诞下巫硃也就罢了,可偏偏,出来的不是巫硃,或者说先出来的那个不是巫硃。

一胎双生,视为不祥。

何况是占卜里从未出现过的云嘉。巫由一时怒及,当场就要将祸乱的根源扔到祭坛引天火焚之,巫喜虽为人母,但见母亲这幅形容,哪里还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只紧紧抱住襁褓中的巫硃,不去看那个尚未擦拭干净血迹污水的小婴儿。

待她忍不住转头,已没有了长女的身影,见母亲果真带走了云嘉,巫喜心中既恐惧又心痛,知道长女恐是难逃一死,生产力竭加上忧思骤生一下便昏死过去。

初生婴儿的云嘉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被丢进了祭台。

正常人只要没神龙护体,到了大祭司的祭台就不用想着活着下来了。

火舌舔到云嘉脚趾的时候,云嘉痛的想骂贼老天有病。

上辈子作奸犯科从来没有过,杀人放火更不敢。大好年华一脚被送到异世她还来不及发表意见,结果好嘛,不用给意见了,直接轮回见。

这还有天理没有?!

大概也是老天被骂得不太好意思,云嘉感觉自己被人从祭台抱起,远离了令人不安的火焰。

救她的也不是别人,正是她这一世的父亲——姬合。

姬合与巫由说了什么,云嘉没听清,也听不太懂。

估计是谈不拢,当然谈不拢,谈拢了才奇怪。

巫由身为大祭司,什么时候这样被人驳过话。还是在自己的地界上。

偏偏姬和不怵她,因为姬和本不是巫咸国之人,他原是殷临的太子殿下,在外游历时误入巫咸国被巫由强行留下来的。

彼时巫由在姬合刚踏入巫咸国时将将起了祭台之火,备好龟甲。原本是替族人占卜寿术,结果心念一转,问起了大祭司的接任者。

结果很明显,姬合这一脚踏地不晚不晚,不偏不倚,正正好好印了巫由这一卦。

因他是命里定了的帝王,巫由也不能真把姬合怎么样,只承诺待胎儿诞下就可放他自己离开,并赠姬合大祭司三卦。

姬合是有帝王之命不错,但是在巫由不伤害他人身安全仅仅是禁锢他的情况之下,他也很快明白巫由的意思。

未来的一国之君也许伤害不得,可是龙困浅滩,你待如何?古往今来的帝王多得是命运悲凉者。

姬合同意了巫由的要求,幸而巫喜虽然在巫由眼中资质平平乏善可陈,但是在巫咸国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于姬合来说,和乡野村姑春风一度是折辱,但换成巫喜这样的美人儿就是良宵苦短了。

当然为了安抚姬合,巫由还让姬合写了一封信附上信物送进了殷临王宫帝王书案上。

原本可功成身退的姬合在听到巫喜昏迷前派人传来的消息后,勃然大怒。

匆匆赶来祭祀大殿,一眼便望到那个被火焰包围的瘦弱的婴孩,连襁褓都没有,无助的躺在祭台上,眼睛都未曾睁开!

姬合才值弱冠之年,膝下并无子嗣,云嘉是他的长女!虽然按照约定姬合此生都不会再见巫喜,巫硃更不必提,那是巫咸国未来的大祭司,于殷临,于姬合都毫无干系。

但是,现在除了巫硃,他有了一个属于他的女儿。结果眼前这个疯魔了一样的大祭司要烧死他的女儿?!简直其罪当诛!

他脱了外炮,小心避开了云嘉被烧伤的双脚。将她包了起来,小小的一团,即便姬合抱在手里都察觉不出她的重量。

初为人父,一国太子也不知从何做起。

“你可还记得你答应过什么”巫由盯着姬合,目光森然。

“你也告诉过我,巫喜这一胎只有一个巫硃,你们巫咸的大祭司”姬合回望过去,语带嘲讽。

“连占卜卦象都未昭示的孽障,本不应存活于世”,一个在她眼皮底下诞生毫无巫力的异类在巫由眼中就是最大的嘲讽,所以她根本不关心姬合说什么,她要的只是完成刚才未完成的事。

“大祭司也未免太过随心所欲,巫咸得了巫硃还不够,还想让孤的女儿血祭丰明殿?只怕巫咸没这么大的脸面!”姬合强压怒火,不欲与巫由多言,转身就要走。

人,姬合当然带不走。同样的,巫由也不能将云嘉连同姬合一把火烧了。

巫咸国不世出,即便云嘉是一个普通的毫无巫力的婴孩,巫由也不会让姬合带走她。

事情僵持不下,有人想了折中的法子,巫力是血脉传承,所以大可——换血。

“嘶…”云嘉放下手臂,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一想到换血就觉得牙酸。

天色将晚,门外寒风凛冽,寒风掠过树木房屋传来凄凄惨惨地呜咽声。

巫由以秘法换血,姬合即便不愿,也只能捏着鼻子答应。

最终是叫姬合带走了云嘉。

倘若姬合真能一心一意护住云嘉也罢了,但是贼老天摆明是戏耍她。

在返回殷临的路上,云嘉被姬合转手献给一个疯子。

事情的经过如何云嘉无力去深究,因为人在以为自己已经很倒霉凄惨的时候,往往还有更倒霉的等着自己。云嘉就完美的印证了这一点。

继倒霉的被放干血后,她更加倒霉的被夺舍了。

回想到这里,灵魂生生剥离肉体的痛苦仿佛就在上一刻,即使泡在温暖的浴桶里,云嘉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真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