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女主她有认知障碍

这里推荐阅读《女主她有认知障碍》,提供云嘉巫氿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来去匆匆的行人偶尔有把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也飞快的挪开了,时下这鬼天气里郾城里这样的人可不算少,可谁又顾得上呢。

《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精选:

郾城的冬天特别长,冷硬且熬人。

云嘉小小一个缩在街角,双手抱着头埋进膝盖牙齿止不住的上下打架,青布旧棉衣四处都是补丁,袖口袍角都磨出了口子,看着既落魄又可怜。

来去匆匆的行人偶尔有把目光落在她身上的也飞快的挪开了,时下这鬼天气里郾城里这样的人可不算少,可谁又顾得上呢。

随着雪花的飘落,街上的屋舍上的青瓦逐渐只余一层雪色。云嘉感到仿佛有一团火炙烤着五脏六腑,身体烫的让人发昏,不由自主的解开了身上被雪絮湿的青袄。

“济世堂神医仁善,施药施粥了!”

“快去啊,有白米粥!”

“真的?真有粥?不要钱?”

“莫不是拿我们寻开心吧?”

三三两两的饥民围坐一团的街角巷落忽然变得喧闹起来。

“郾城济世堂没听过?你是涠洲那边逃荒来郾城的吧”穿着半新棉布袍的白胖子倚着食肆的幡柱满面容色的问街边那个犹疑不定的乞丐模样的汉子。

那汉子身形颇为高大,奈何一脸菜色,想也是多日不曾饱肚了。“是”汉子抹了一把脸,想到这一路逃来,尸横遍野,饿殍满地,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人世,浑浊的眼中似有泪水滚动。

又是个可怜人,白胖子叹了口气,郾城内虽冷,城外犹胜,起码郾城县令有一颗爱民之心。“快去吧,济世堂医者仁心,历来都有善举”

“是真的!有粥!大家快来啊”有个少年模样的孩子,仗着腿脚快已经随着人去济世堂看了一眼回来。

“爷爷,有吃的了,还有药,我们走”说着少年扶起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深一脚浅一脚的走了。

“醒醒,有吃的了”朦胧间不知被谁幌了一把,云嘉不甚清明的站起来。寒风挂着雪花直直拍在脸上,她感到身体内里的火一瞬间弱了许多,不禁裹紧了破棉衣。

是有吃的吗?云嘉抿了下惨白的唇,跌跌撞撞的随着人群走着。

他们来的不算慢,济世堂搭建的施粥棚子面前刚刚排了十来个人,云嘉人小力薄挤不上前去,坠在队尾,昏昏沉沉。

好饿

好冷

勉力振奋起的一丝精神很快耗尽,“扑通”一声,云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大夫,有人晕倒了!”领粥的队伍惊起一阵骚乱。“看着不大,也不知熬不熬得过去”有刚领了粥喝完的妇人看着被抱进济世堂的孩子喃喃道。

两个人时辰后,济世堂内。

感受着久违的温暖,云嘉仿佛骨头都舒展开了。舒服的不想睁开眼,可是肚子实在不争气,响起了空城计。

“醒了?”

“是你…”

窗户旁立着的手捧医经的青年眼带笑意走到床边,探下身,一只手搭上云嘉的脉“不是跟过来的吗?见到我却很意外”脉像稍弱,但是趋于平和,没什么大碍了。

不过,冉莘止目光落在她细白的手腕,放出神识,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苍白肌肤下隐藏的赤金色的兽纹脉络遍布其身。

像是凶兽图腾的残本拓印,也像是血脉传承和身体无法相融的记号,更像是——禁制。

“才不是跟着你过来的…”云嘉垂下眼睫,敛住思绪。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总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冉莘止无意于她为难,只是转身出去让人端了一碗粥进来。

天大地大,吃饱最重要,这是云嘉来这个世界后最大的感受,遂乖顺的捧着粥慢慢喝起来。

大概是半个月前的一个夜晚,云嘉在一处满是尸体的野外醒来,场面不可谓不血腥,她当时跑到河边差点没把胃吐出来。

所以说社畜的命运为什么这么惨呢?她不过是连续加班一周完成方案,为了庆祝自己再下一城,多喝了点酒而已,怎么就穿了呢?而且穿的如此尽心动魄,惨绝人寰,无他,因为她没有这具身体本身的记忆,身上也没有任何能说明自己身世的物件,没有亲人,无名无姓,不知世事,妥妥的一个黑户没跑。

云嘉对古代有限的认知想想也知道自己现在一个短腿小豆丁在封建时代的生存几率多渺小。

荒郊野外找了一天的路,恰好遇到了涠洲逃荒的民众。因为年纪小,也不怎么说话,大家都以为是个失孤的小孩子,默默认同了她随在队伍里。

经过三狼山的时候,因为气温骤降,流民群里因为伤寒病倒了一批人,云嘉几乎以为自己又要死一次的时候,有车队路过三狼山,领头的流民围住了车队祈求对方救救施以援手,本是不抱希望的事情,结果对方居然是采买药材回郾城的队伍。

在镖师的护送下,车队只是留下药材和一些煮药的器具就走了。队伍里一时乱哄哄的,有人来不及拜谢就拢了一抱草木枯枝就地煮起了汤药。

只有云嘉透过马车窗户微微掀起的布帘看到了一张芙蓉美人面。美人的眸子里透着凉意在看向云嘉的时候顿了下,露出一丝兴味。

就在云嘉以为对方会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的时候,车队已经渐行渐远了。

“说是送去郾城药铺的好药呢”

“善人啊,听说郾城人人都吃得上饱饭呢”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郾城”

“咳咳…哎…”

有人尚怀希冀,有人满心伤怀,有人哀愁叹息。这些都没有能让云嘉随之共情,那个人很奇怪,她捂住自己的心口,感觉整个人在那一双眼睛里无所遁形,被瞧了个透。

郾城…是他们的目的地。

根据混迹流民堆里几天里得到的一些零碎的信息平凑出来的结果,云嘉知道天下战火刚歇,百姓青黄不接,以涠洲为界以北受战乱岁久,饥荒优胜。

郾城不是距离涠洲最近的城池,但是小有富饶之名,最重要的是战火虽消,天下一统还为时尚早,距离涠洲最近的界、祺二城城门紧闭,根本不接纳流民。

所以,他们只能不停歇的向前。

来郾城的一路不可谓不艰辛,云嘉捧着青瓷碗坐在矮脚凳上喝下最后一口粥顺带舔干净碗底后,思绪有一瞬间模糊。

她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孩童为求庇护跟随队伍没有被驱逐已经是别人难得的善心大发,至于她吃什么用什么就没有人关心了,一开始咽不下草根树皮的时候,云嘉以为自己回很快结束自己短暂的穿越生涯,重新投胎。

但是一旦身体出现生机凋零的状况时,就回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斥四肢百骸支撑着自己活下去,这种感觉很玄妙,可是云嘉经过观察发现除了自己没有别人会出现这种随时在变异边缘徘徊的“异能”。

怀璧其罪,人心难测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没有人解惑没有人倾诉,为了不被当妖怪抓去祭天,她就懵懵懂懂装鹌鹑混到了郾城。

郾城是云嘉来到这个世界唯一接触到的城池,所以分不清郾城与其他诸城相比是好是坏,她不敢妄下决断。

在大部分人进城以后卖儿卖女或者自卖自身谋求生计的时候,云嘉淹没在无人问津的老弱病残流民堆里,继续做一只哑巴鹌鹑。

无他,身体里那一股奇怪的力量越靠近郾城就越是躁动。

怎么看都是不是什么好兆头,云嘉简直头秃,最近一次“被活命”的经历告诉她,她快要被“自己”搞死了。虽然前因后果接不知,可是云嘉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身体里那股力量逐渐暴掠,甚至会主宰肢体的行动能力。

那天夜晚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滚烫走进溪水深处的时候,云嘉感到头皮发麻,因为她根本不能阻止自己的脚步。

谁都不能理解云嘉内心的惊恐和不安。

但是现在…云嘉揪着小手,拧着秀气的眉毛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最后仰身倒进柔软的床铺,恨恨地锤了下床。

她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

或许不只是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