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嘉巫氿免费阅读章节

这里给大家带来云嘉巫氿免费阅读章节,一生小说提供《女主她有认知障碍》小说阅读,文章精彩绝伦,扣人心弦,一起来看看吧。现在想想丹霞宗那些隔三差五被派来他无忧峰跑腿的弟子们,哪一个不是根骨资质具佳之辈,那时候他可没能理解丹霞宗掌门这种送货上门式推销弟子的热情。

《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精选:

仙人抚我顶,

结发授长生。

当冉莘止的大袖拂过眼前,温暖的掌心抚摸过她的发顶,云嘉的灵台一片清明,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这句话来。

好像看到一扇云雾缭绕的让人望之生畏的神秘大门出现在了她面前,只需她轻轻抬手,就可推开那扇门走进去。

“可愿随我修行?”

云嘉仰头,眼前这个人不知何时撤去了幻术。

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丽容颜画一样在她面前展开。

“…什么是修行”

她情不自禁放低了声音,恐惊天上人。

小姑娘的声音难得的软糯,冉莘止缓缓摸了摸她的头发。

“凡人于天地不过浮游尔,大道视天地亦不过泡影,修行即悟道”说完这一句,他微微停顿了一下,大道苦行,他最后也不过半途止步大道,孑然一身…“你…不要害怕”

云嘉点点头,见他目光有一丝担忧,又摇了摇头。

“我不害怕”

只是心中难免还有一丝疑虑,索性顺从心意问了:“我这样的…我是说,我这样的普通人,为何选择了我?”

“你可知你体质特殊?”合欢宗多年不显于人前,却因收了寰宇六洲的一个凡人小国出的玄阴弟子声震六洲。

“…不知道”,云嘉低下头,不知为何竟有些失落,好似自己问了这样的问题其实并不期待被回复一样。

“你是玄阴之体,整个寰宇六洲如今也不过一掌之数”

“因为这个玄阴之体,所以要收我为徒么”

“当然不是”

“嗯?那是因为什么”,云嘉抬头,不解。

“自然是因为你这个小丫头合了我的眼缘啊。”冉莘止语带笑意。

现在想想丹霞宗那些隔三差五被派来他无忧峰跑腿的弟子们,哪一个不是根骨资质具佳之辈,那时候他可没能理解丹霞宗掌门这种送货上门式推销弟子的热情。

到底也没有一个人入了他的眼。

“是…这样吗…”云嘉喃喃低语,其实已经不再怀疑了,心中好似也不那么失落了。

这样一个伸出手就能像捏死一只蝼蚁一样捏死她的人,实在不必煞费苦心的骗她。

“所以你可愿拜我为师?”

冉莘止站在她面前,负手而立,嗓音温润,眼神也好似有了不一样的温度。

云嘉的目光停留在冉莘止发上的白玉簪上,那里有翩舞的萤火驻足。

心中的念头也渐渐明晰。

她向他屈膝跪下,神色严正,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弟子云嘉拜见师尊”,声音尚且稚嫩,但他已能听出几分庄重。

冉莘止受了她这三拜。

即是修士,又是自己徒儿,冉莘止也想起来不能让自己这个傻徒弟不明不白的叫着师尊,对外却道不出自己师承何处。

“为师道号尘曦”

刚拜完师,云嘉还有点点别扭。听见新鲜出炉的师尊大人说话,一时也不知道还怎么应。

只是傻傻的拿着圆溜溜的黑眼睛望着尘曦道君——冉莘止。

《收徒二三事》他也看了不下百遍,里面也没有一句说了小徒儿卖萌要怎么做!

寰宇鄢洲丹霞宗巨相峰的丹房里,正打算开炉炼丹的广阳道君胡清元突然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胡清元一时惊住,丹房里的一众弟子具是莫名。

师尊这是怎么啦?

胡清元更莫名,莫不是今日不宜开丹?

冉莘止只好坐下来,好好的给小徒儿科普一番,好让徒儿对修士修行有个印象。

他来自寰宇修真界,并非此界中人。寰宇修士修炼大都以境界划分修为,多数资质平庸之辈一生也无法凭借自身修炼到筑基,当然修至筑基也不过是堪堪入门。

想要凭一己之力修至金丹,即使是在灵气充沛的寰宇六洲也不能说容易。

故此修士们不论修为高低,一旦开始修炼,都是积极投身各个宗门。大宗门一向倍受追捧,因为实力雄厚,修士的待遇也格外优渥,一旦成为大宗门的弟子,修行进度也较散修和其他小宗门来说快了数倍。

修士的修炼之道也各不相同,像是剑修、符修、阵修、体修、医修、法修、禅修、鬼修、妖修等等。

“师尊修的是什么?是医修吗”

“不,为师是丹修”当然顺便兼修了符箓、阵法、医术这种小事就不必和小徒儿说了。

和她猜想的有点出入,不过也不妨事。

云嘉继续安静的做在一旁听师尊科普。

冉莘止将修士的体系派别大致都说了一遍,说完见小徒儿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好笑。

“这些事等你开始修炼以后自然就会慢慢明白了,不用多想。”

云嘉乖巧的点头。

好似是错觉,云嘉觉得师尊的眼中初见时的凉意渐渐消散了,有了生气一般,整个人显得更加飘渺。

“上次给你的息泽灵珠回去记得取了带在身上”

“好的”,小脑袋点的很是勤快。

见小徒儿这样乖巧懂事,冉莘止忍不住道:“本是要你来求的…算了,现下便让你挑选一个可心的罢”。《收徒二三事里》教人以法宝灵器诱惑考验弟子这一则就当做没看见好了。

云嘉只见师尊抬了抬手,偌大的湖泊上就升起了一座氤氲着紫气的白玉宝塔。

塔角坠着同色白玉铃铛,小巧可爱,塔身雕刻的貔貅栩栩如生,塔顶悬列着五颗色灵珠,整座塔看上去浑身都闪烁着四个字——壕!气!冲!天!

“师尊,这是您的法宝吗?”

“不是,这是为师用来放置宝物的”

“…”

也就是说…这座看起来贵言不可的白玉宝塔不过是她家师尊的一个类似收纳盒一样的东西?

喵喵喵?

如果此时玄崟在这里,他一定会一脸不耻的告诉云嘉,她的师尊大人在这件事上是有前科的,而且冉莘止根本不止这一个收纳盒!

“师尊您给我看这个做什么?”入门考试吗?

“进去挑选两件自己喜欢的罢”

冉莘止将赤魄缎也就是方才她用过的那条递金色缎带递到云嘉手中。“让它带你去”

云嘉好像一个贫困潦倒多年的小贫民,一下子中了五百万一样来不及喜出望外就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先不谈怎么花,而是她连买彩票的钱都没有,这五百万就从天而降还整整齐齐码在了她面前!

这就是…暴富的感觉吗

等她醒过神来,人已经来到了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