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有认知障碍免费阅读

小说《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的作者是过冬的鱼,这里给您带来云嘉巫氿《女主她有认知障碍》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来到这个世界的云嘉还有机会和人交换姓名,也不能随意与人交谈,而且她用的还是自己本来的名字。

《女主她有认知障碍》精选:

云嘉见那颗宝珠除了看起来不似凡物,其他再看不出什么,遂也就撂开手不管了。

在这莫名其妙的世界被一盆又一盆狗血泼水一样向自己泼来,生生死死来来回回,云嘉只觉得间歇性失忆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了,记性太好怕是得疯了吧。

推开窗户,院子里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寒风裹挟着雪花利刃一样刮过云嘉细嫩的肌肤。

被冻了一个激灵,昨夜心灰意冷求死的念头已经被云嘉抛掷脑后。

既然往昔种种都没能要了她的命,又何必吝于这一时。

“云姑娘可要用饭。”还是昨日那个妇人,说话轻声细语,让人心生亲近。云嘉昨日便难得开口问了妇人姓名。

来到这个世界的云嘉还有机会和人交换姓名,也不能随意与人交谈,而且她用的还是自己本来的名字。

姬合是否给她取过名字她已经不记得了,也无从知晓。

“谢谢萍娘,昨日的粥还有吗?”云嘉打开门,将面容端丽的妇人引到内室。

“有的,姑娘可有其他事要萍娘去办?”萍娘瞧着眼前这个瘦弱但是面容姣好的小姑娘,蛾眉螓首,樱唇若粉,花骨朵一样的女孩子却无依无靠,不禁心生怜悯。且止先生说了不论姑娘要做什么都一应照办,萍娘本就怜惜她一个饿晕在街头的孤女,又得了冉莘止的吩咐,对云嘉自然无有不应。

“我睡醒瞧见枕边多了一颗珠子,萍娘帮我瞧瞧可是你们济世堂的物件”云嘉将宝珠指给萍娘看,语气松快,像是真正的天性单纯的小姑娘一般。

萍娘也有些迷糊,随后摇了摇头“不曾见过这颗宝珠。”

“我身无长物,更不可能是我的珠子了,”云嘉略有羞涩地一笑,认真的对萍娘说:“萍娘还是快将宝珠收走吧,或许是旁人落在静心室的也说不定。”

萍娘见云嘉说的认真,不禁更添了几分好感。

话虽如此,宝珠无主,她也不敢擅作主张,只道:“云姑娘且等一等,宝珠的事情我寻人问问,萍娘先去把粥给你送来。”

“有劳萍娘”,小姑娘笑容浅浅。

粥不必萍娘亲自去送,但是宝珠之事却是要萍娘去禀的。

云嘉悠悠喝完了粥,还不见有人来,不禁有丝困惑。

难不成,猜错了…?不是那个美人大夫的?

但在郾城她根本不认识别人,除了那个人,也不会有人有兴趣认识她。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对方看起来不像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但是谁知道呢,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是云嘉自我感觉良好,而是云嘉短短几年经历的这些狗血糟心事实在是每一件拎出来都是惨痛教训,说对方这样施恩于她无所谋求,她根本不信。

萍娘早已将云嘉发现宝珠的事情禀报给了冉辛止,却没有收到回应。

萍娘是本分妇人家,见先生不问宝珠,也只是把这两日云嘉的饮食说给先生听,“…妾身看着云姑娘的衣衫怕是不大合身,百草室那帮皮小子的衣衫姑娘家穿着也素了些,可要妾身去菱丝阁给云姑娘添两身合巧的。”

冉辛止纵然修行许久,可几乎不曾与女修打过交道,这么点大的女娃娃更是没有过。萍娘都还是济世堂坐诊大夫齐栋见堂内不便照顾女娃,喊来支应的。

自然只有点头应允的份。

萍娘也不嫌风雪路滑,账房里支了银子就去了一街之隔的菱丝阁。

“如何,你连见面礼都送不出去,哈哈哈哈…”出师未捷身先死。

有人幸灾乐祸。

冉辛止眉头微拧,不喜欢?不满意?

别的宝物自然也有,可息泽灵珠最合适她现在的身体。

要不去问一问小徒儿想要些什么?

可是…眼前仿佛浮现出自己一靠近,小徒儿恨不能全身竖满刺的某样。

收徒心得看起来挺容易的,真做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呀。

云嘉还不知道她要时来运转呢。

只是守在门口久久不见有人来,难免心生忐忑。

一个人在静心室胡思乱想,心绪沸腾,怎么都坐不住。

就在云嘉开始想去找辜莘止问个究竟的时候,人来了。

雪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洋洋洒洒的飘落在天地间,云嘉望着那个撑着青底梅花伞缓步走来的人。

一时间,天地间竟没了声音也失了颜色。

只有美人踏雪而来,不知今夕何夕。

肤如凝脂,眉目如画,鼻若悬胆,唇若丹霞,鸦发似墨,姿仪胜玉,宛如天人。眉心一点朱砂,尤其摄人心魄。

直到美人走到自己面前,云嘉才回过神来。

“你…你…是谁?”结结巴巴,细若蚊蝇。

也是冉莘止耳力甚佳,不然还真听不见。

看到小徒儿这幅模样,冉莘止不禁勾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原本仰着头问话的云嘉收到来自未来师尊的美人暴击伤害…

那是怎样美丽的笑容,好似寒冰炸破,万物复苏,春水潺潺,微风和熏,叫人通体舒畅。

“竟认不出我来吗…”美人低语,温柔地令人陶醉。

云嘉却瞬间清醒了过来。

“是你!”

有两幅面孔的美人好可怕!之前那个已不似凡人,眼前这个根本就不是凡人。

炸了,炸了,小徒儿炸了。

冉莘止差点又要笑出来,未免小徒儿气急败坏只得忍着。

“外面冷,你身子不好,进去说罢。”嗓音温润,叫人无法抗拒。

即使知道了眼前这个人是谁,云嘉还是不由自主随他进了内室。

“你丟颗珠子在我枕边做什么”一进去内室,云嘉就以快刀斩乱麻的气势问道。

“送你玩的,可是不合你心意?”

“我不要你的东西。”

“救命的东西也不要?”

“不要…”

“可以消除你身体禁制也不要?”

“不…啊?”

云嘉一懵,她根本没想到天底下还有人能一眼看破那个疯道士在她身体上做的手脚。

“你说的是真的?”

“本…我为何要说假话”

云嘉半信半疑,“那你是怎么把珠子放进来的?”门窗在睡前都被她关紧了,也并无破坏的痕迹。

辜辛止动了动手指,原本放在枕边的息泽灵珠无声出现在了云嘉手中,“如此”,神情坦然,“可还有疑问?”

大概也知道了面前这个不是什么凡夫俗子的事实,云嘉眨巴眨巴眼睛,问了一个从刚才起就好奇的要命的问题“你究竟长什么样?还是说你有很多种样貌?”比如说千面狐之类的…

原本憋屈的窝在混元灵珠里的玄崟几乎要笑出声来。

“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你之前所见只是幻术所化”冉莘止有问必答。

“最后一个问题”云嘉悄悄后退一步“为何送我宝珠?”

“我要收你为徒,这颗息泽灵珠就当给你的你一个见面礼”辜莘止瞧着面前的小姑娘,怎么瞧怎么满意。

“如何?”

…云嘉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不敢相信“你确定,是要收我为徒?”

美人颔首。

不是要抽她的血,不是要她的身体放置别人的魂魄然后喂养一些奇形怪状的生物,只是要收她为徒?

云嘉有点晕乎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