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浊年免费阅读

小说《锦浊年》的作者是后氏卿湫,这里给您带来木泽欢陌枕《锦浊年》免费阅读,构思巧妙,情节动人,千万别错过哟。雪白的长大衣,米色的靴子,将那本就端庄大气的气质衬托得更上一层楼,贝雷帽与她水灵的双眼更是相配。

《锦浊年》精选:

我只是替身罢了,奈何把心也替出去了…

————小引

半水一转头————一只雪白的猫在夜里显得尤为显眼。

那只猫轻轻的走在半水的身旁…在她的身旁轻轻地打了一个转。

半水注意到它的眼睛一只蓝色,一只黄色………

好奇怪的猫…

见那只猫并没有打算要开口乱叫的意思,半水默默的收回了手中的刀。

“能不杀就不杀吧……”她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她杀过的人,杀过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正堂,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门口。

那一抹惊艳众人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也不忘伸手接起一片雪花,即使落在手心的雪会立刻融化,她也在所不惜。

沈昭,与半水不同,她穿的很西式……

雪白的长大衣,米色的靴子,将那本就端庄大气的气质衬托得更上一层楼,贝雷帽与她水灵的双眼更是相配…

但她沈昭在外清冷的名声早已云城皆知,云城第一美女的名号丝毫不过。

她带着两个佣人去挂了祝酒的名字,又如往常一样交了一点礼金…

过场,算是走完了。

当年沈家老爷与夫人过世时,刘家、蒋家以及其他一些上层富豪也是全去挂了礼金,只是当初的蒋家远不如现在的蒋家。

是啊,现在的蒋家就好像当初的沈家一样。

沈昭站在堂前,抬头向四周望去,没见着那人。

走进的欢笑声,在周围渐渐安静的环境里,格外的刺耳。

她转身。

不曾想到再一次相见时,是以这样的方式见到他。

刘崎蝉,刘家二公子。

尽管排行老二,最小的一个,人称刘二少爷,但是他刘崎禅依然觉得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尽管在他大哥回国前,他爹宁愿把家业大事交给管博(刘姥爷的心腹)那个小老头子管,也不交给他刘绮禅。

气愤!!真是欺禅太甚!

刘崎禅牵着蒋从婉的手从华丽的楼梯走下来时,四处都不乏有惊叹声。

郎才女貌,真的是神仙组合……

倒是刘崎然一点儿也没有什么惊讶的!

毕竟是商业联姻,这个早就习以为常,好在他早有了夫人,不然蒋从婉这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烦人,此刻窃喜一秒。

沈昭站在大堂前倒是显得略有点儿突兀。

虽然都知道沈家大小姐喜欢刘绮禅,现在看到这样的景象,沈昭是很吃惊,但表面上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她来就是代表着沈家,她倒也没有失望、分神、任性的资本了…

另一边刘绮禅倒是愣了愣神,没有消去的笑,又扬了起来,他拉着蒋从婉的手走下去。

这样的一幕被沈昭尽收眼底…忽的的冒起一阵心酸。

蒋从婉是生的极其漂亮的女人,尤其是她的那一双眼睛,从她的眼睛里永远看不出来任何任何的失落,比起说她是大家闺秀,更像是一个被全家人宠着的心头宝,恃宠而骄的公主一样……

“爸爸~谁说刘二少爷只知道吃喝玩乐呢,他还知道如何拉小提琴呢……”蒋从婉在蒋中天的肩旁撒着娇。

都说蒋老爷子向来宠女儿,不知道这教养如何……

“婉儿……不许胡闹…”

外面蒋家的服务员走进来给过来的权贵们端上一些西洋酒,气氛很暖和,蒋中天是把客人们都叫到一块儿,倒只有沈昭在密密集中之际,默默地带着佣人走了出去。

走到了接近门口的位置,后面的声音朦胧一片,不知道讲了些什么,但是听见了一句话。

刘崎禅跟蒋从婉订婚了。

这样的公开,这样的突然…

却搞得好像只有沈昭不知道似的。

她步调一颤,又继续走向外面……热闹是他们的,她,什么也没有……

——————————

夜色渐渐地深,人也渐渐的散去,一天下来云城的人都累了。

今天,只有一反常态的木泽欢跟陌枕,活泼兴奋的像两只鬼一样。

蒋家一展轩的墙外,各个府邸的司机都候着自家老爷太太出来了好回家,而木泽欢跟陌枕爬在厚厚的墙边…

就这样看着你,看着你,“木”不转睛,各路的宾客都散得差不多了,唯有刘家这斯同蒋老爷子坐在大厅,品着茶熏着香…

刘崎然接过点燃的上乘雪茄,烟雾缭绕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这桩生意做下来,还多亏了山本凌太郎君的帮助,至于答谢什么的,还请刘少爷提点。”

这番谦敬之辞实在难以想到是家世正如日中天的蒋老爷子这般势力人物说出来的话。

果真,皮囊就是皮囊,狗改不了吃屎,下人也改变不了骨子里那份奴性。

刘崎然吐出一口烟,朦胧飘渺间,连同他那俊美的脸也虚幻了起来,这是他从国外就加入的计划,第六年了…他也不忘初心。

………

这会儿蒋从婉和刘绮禅坐在车里。

车里面很暖和,蒋从婉坐在刘崎禅的腿上,褪下外套,全然不顾自家的司机。她伸长了一双藕臂,搂着刘绮禅的脖子,索吻。

刘绮禅抬起头,只见他在她的头上轻轻一吻。他其实并不是柳下惠,他只是忘不了沈昭离开大堂时,落寞又灰暗的身影…

但这样似乎…让蒋从婉高兴不少,毕竟这证明刘绮禅是爱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