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浊年小说

给大家带来木泽欢陌枕免费阅读,一生小说免费为您提供《锦浊年》木泽欢陌枕章节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亲们一定不要错过哦!琼招夹了一筷子小包子塞在御书的嘴里,所以即使御书想解释也没办法解释了,索性就安安静静的啃包子,鬼知道御书的内心OS。

《锦浊年》精选:

如果说这个世界会有一种罪,是永生无可原谅的,那便是对孩子的隐瞒。

————小引

刘家府邸,书房。

外面的雪下的如何大?半水不知道…

这会儿府邸的下人们忙着做午膳…

她坐在刘崎然的身旁,披着的衣服厚厚的,熏香也很淡,炉里的火燃得很旺,半水的脸烤得红红的……

“坐这儿来吧,我抱着你…”刘崎然放了一张坐毯在他面前,半水坐过去,靠在他怀里。

刘崎然宠着她很多…她偶尔还是会觉得她对不起他的爱…

若不是红花会里的人,若不是带着不单纯的目的去接近他,像刘崎然这种,在爱情方面这般美好的人…

半水真的会喜欢他。

世人都传着刘大少爷多么多么的强势、独裁、心很手辣又冷漠,可他…对他好的人好的没话说…

这会儿下人端了一个新煲好的汤过来…

“阿雅…闻闻新学回来的汤,让下人给你煲出来了,香不香?”

“很香嘛…上次想喝了,你还真给我学回来了,有你真好~”她又往他怀里缩了一缩,真好。

“那可是当然了,我夫人想喝的,喜欢的自然是我也想要的,喜欢的了。”他端起汤吹了几下,温温热热的。

“啊——别烫着了…”他准备喂她。

他的眼里的充满着温柔与宠溺,这样的他…同在外的他完全他若两人。

“被你宠成小孩子了我,你这么对我下去,我以后了就真的成废人了”

“那是废人了…我就养你一辈子好了,反正也赖不掉了,我也不介意养一只…猪”

“你才是猪,傻不拉叽的猪!”唉,果真啊,被爱情滋润的女人就是傻…

走过来接碗的下人,进来时听到那么邪魅的少爷跟夫人能这么迷惑拌嘴……

简直是刷新了三观。

半水喝完汤跟刘崎然一起看着他工作…又看着他看文件,唯一没有让半水失望的是城郊基地的问题,刘崎然竟然丝毫也不避讳。

果真图纸就是在蒋家…

图纸就是在那个保险柜里…

不知道木泽欢解开密码没有?

——————————————

也许是太饿了,木泽欢拖着陌枕去会里的餐馆吃东西…

这吃的啊,没看到,但是先看到了琼招跟御书…

“嘿~木子姐姐”御书今天竟然主动给木泽欢打招呼了。

(琼招骚气的眼神儿已经抵挡不住了)

陌枕:“………”此刻黑脸…

“嘿~御书好久不见…”木泽欢回笑一声,吃东西的前奏,莫名其妙有点儿奇怪。

(陌枕心里的什么记账小本本疯狂……)

琼招:“………”此刻黑脸…

在这样的黑脸中…点了四份餐,木泽欢还丝毫没有察觉到气氛的怪异…

但是御书今天呢,是有些反常,这样的气氛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呀!够了……还有完没完啊?你们两个这是在商业互吹呀?”琼招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吃醋。

接着……

“师父——你这样做让我很伤心啊……”陌枕放下手中的筷子。

不就打个招呼啊……怎么……

御书倒是没怎么上心,估计这家伙是故意的。

“但是话说,你怎么能勾引你师姐呢?这傻逼孩子…”琼招夹了一筷子小包子塞在御书的嘴里,所以即使御书想解释也没办法解释了,索性就安安静静的啃包子,鬼知道御书的内心OS…

鬼:(我也不知道)

“好了,废话不多说,刚好碰到你们了,切正题!”琼招一脸正经的说:

“上个月分红会开在琳琅阁的时候,我跟御书也知道了你们先榜后命的事情…”她顿了顿…

“会里的日期呢,给你们延迟了四天,刚好我跟御书这几天跑完了任务…索性就过来帮你们一把了”

琼招又官方腔起来…

真的琼招,可是木泽欢他们进会里这一批的劳模姐…

而最懒的那就是木泽欢了…

其实也不是最懒啦,只是木泽欢和师傅在一起搭配的时期太长了,自然没什么机会分到单人任务…

所以她也是这一批最穷的一个了…

木泽欢OS:没有…什么也没有…你们看不到真相!啊————土拨鼠叫!)

“有这等好事儿?”木泽欢竟然有点儿不敢相信…

“咳咳咳,分红四成,不坑你一半,够意思了吧…”

“………没安好心”

“大枕头你吃饱没…”木泽欢十分阔气(装的)地说了这么一句。

“没有。”他埋下头,压根儿没怎么思考,完全没注意对面的御书,已经优雅的擦了嘴…

吃的这么少给琼招省了不少钱吧…

“……”木泽欢望着缩水的余额。

“孩子够吗?”她又暗示性的问了一问,希望他能懂。

“不够…”此刻对面的琼招已经笑到捶地。

“………”木泽欢黑脸,“啊,什么?够了啊?你怎么吃的这么少?那既然吃饱了我们就走吧…”她一下子起身,伸手拧了一下陌枕的腰,他怕痒,条件反射地就笑了起来…

“啊——笑得这么开心,那肯定是真的吃饱了啊,走吧,走吧,先去找颜狂…”木泽欢拉起陌枕,完全无视了他对食物的不舍。

直到出了大门,御书跟琼招在后面慢吞吞的走,正好白天只有他们这帮人闲的出奇。

“师父……”陌枕摸了摸肚子,扁平……扁平!

“怎么了…”她好像个没事人一样…

“我没吃饱啊…”陌枕觉得很是扎心,“我完全没吃饱啊,甚至还想再来几份…”

“那刚刚好啊,多过几天就可以饿出腹肌啦!”她挑眉,随后奸笑几声…

或许,陌枕一生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师父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