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冉陆骁等闲变却故人心小说

一生小说为您提供《等闲变却故人心》乔冉陆骁全文在线阅读,小说等闲变却故人心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三楼书房本就拉着窗帘,现在更显得阴暗无比。陆骁坐在沙发上,一身阴郁的气质比窗外的天还要浓重。

《等闲变却故人心》精选:

打了计程车,乔冉身上没钱,只能将耳坠摘下来,“师傅,这是纯金的,肯定够车费了,求你快点,我去人民医院!”

计程车师傅倒也热心肠,看她着急,便让她上车,便绝尘而去。

可突然!

拐弯处一辆大卡车失控逆行,朝着计程车撞过来,狠狠地!

……

天说变就变。

刚才还晴空万里,一转眼的功夫,天气阴沉,大雨倾盆。

三楼书房本就拉着窗帘,现在更显得阴暗无比。

陆骁坐在沙发上,一身阴郁的气质比窗外的天还要浓重。

一声惊雷!

他手中的照片,尽数落在地上。

每一张照片之上,都是他跟乔冉的合影,男才女貌,亲密无间!

“爷爷,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爷子的身边扔了一堆的烟头,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像是被砂纸打磨过一般,粗粝干哑,“你跟乔冉,的确早就认识,还彼此相爱。”

——你凭什么这么侮辱我,这是你的孩子!是你的!陆骁,你这个混蛋!

——从跟你认识到现在,四年了,我何曾骗过你。

陆骁簇簇眉。

闪电划过,又疾又厉!像是要在人心脏划开口子一样。

“只是半年前陆家金融危机,只有乔家能帮忙,可你抵死不愿意联姻,无奈之下,我跟你父母只能让人将你催眠。”

老爷子满脸悔意,“可我不知道,乔冉就是乔家大小姐,婚后,我本想恢复你的记忆,但你一直不想见我。”

陆骁将全身的重量都倚在沙发上,脑海里,全是乔冉痛苦流泪的样子,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心脏。

如果爷爷说的是真的,他该死的都做了什么?

门被人从外推开,高大的暗影落下来,冷漠的声音响起,“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再次帮你催眠,你的记忆会彻底恢复。”

陆骁抬眸,有些不悦,“是你?”

莫奕深嘲讽地笑了笑,“是谁都不要紧,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你被人骗到何种地步?”

几乎在他话音的那一刻,陆骁眼底的情绪瞬间翻涌,惊涛拍岸。

莫奕深太明白这些富二代了,感情什么的都无所谓,但容不得半分欺骗,这就是自信又自负的可悲。

“你怕是不敢吧,不敢面对是吗?”莫奕深收敛了笑意,负手而立。

老爷子叹息一声,他的孙子虽然深谙商场,感情上却单纯无比,又岂能绕过这样的陷阱。

果然……

“莫奕深,我要你,恢复我的记忆!”

每一个字,陆骁都用尽力气,甚至最后两个字,已经破了音。

窗外,狂风起。

房间内,陷入了一片死寂。

“叮……”

随着钟表声音按下,陆骁只觉得自己回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这是他的大学,对面走来的,是他!

他抱着一束花,跑到了花园里,挡在一个女孩面前,单膝跪地,“乔冉,我喜欢你。”

这是他们认识一年后,头一晚乔冉答应他的追求,但是他还想补给她一份浪漫。

女孩灿若星辰的眸子里都是她,笑容如暖阳,“我……我也……喜欢你。”

瓷白的脸上满是红晕,纤长的睫毛微微拂动,撩动了他所有的心弦。

画面一转!

昏暗的酒店中,她柔弱无骨地靠在他的怀中。

幸福的音调在暧1昧的环境里格外浓稠,“你,终于是我的了。”

乔冉羞的不敢看他,“那你要记住今天这个纪念日。”

“不敢忘!”

“如果,忘了呢?”

“那你就杀了我,我的命给你!”

陆骁的大脑像是有一场旋风刮过,所有的美好袭来,像是能要人命的子弹,毫不留情刺透了他的防备!

他猛地睁开眼睛,身体前倾,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莫奕深眸光薄冷,唇角紧抿着,面色无波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从未有人能在他无提示下醒来,除非,彻骨的悲喜。

“我……”

许久,陆骁才擦了擦唇角,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声音,即便沙哑的不成样子,“我要见她。”

门被敲了两下,没有被允许,外面的人便闯进来!

是安东!

老爷子皱皱眉,脸色难看不已,“这么没规矩,少爷没教过你?”

“安东,太太呢?”陆骁扶着沙发扶手,勉强站稳,语气却是急迫担忧。

太太?

安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说乔冉,而他莽撞闯进来,也是为了这件事,“boss,太太她,出了车祸!”

嘭!

脑子的弦像是寸寸崩断。

——陆骁,我们离婚吧,我带着孩子,会永远消失在你的面前。

不,不可以!

你不许消失!

……

陆骁慌张无措跑下楼,罗依依上前拉他,却被他甩到了一边,那眸底像是沁着血,“你会付出代价!”

扔下这么一句话,人已经出了门,路虎猛地绝尘,很快没了影。

闯进医院的陆骁,像是疯了的困兽,拍打着抢救室的门,直到是被几个医生按住,里面的人被推出来。

硕大的白布,将人从头到脚包裹。

“陆总,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摘下口罩,满脸歉意。

短短几个字落下,陆骁像是瞬间老了二十岁,额前的头发都泛了白。

他来晚了?!

不!

乔冉,你还没报复我!

还没杀了我!

凭什么离开我!

你回来,我把孩子还给你!!

求你……回来好吗?

“冉冉……”他艰难地发声,跪行上前,颤抖的手落在雪白的布之上!

颤抖的手落在雪白的布之上,缓缓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