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兰若陆雪呈小说

兰若陆雪呈为主角的小说叫《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为您提供兰若陆雪呈小说阅读,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讲的是他望着我忽然笑了,眼睛里好像绽放着灼灼桃花,我一阵恍惚,他出现在紧贴着我的位置,单手揽住我的腰,让我紧贴着他。我是你夫君啊。听着他轻佻的话,我气不打一出来,推了他一把。

《契约新娘傲娇鬼夫宠上天》精选:

隔天一早,我醒来睁眼就看到奶奶推门进来,我赶紧打起精神起身。

奶奶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赶紧摇头,奶奶见我摇头,笑了笑道:“那就赶紧出来吃饭吧,昨天你也没怎么吃饭。”

“嗯,我马上就出去。”

奶奶出门,我松了口气倒在床上,大腿间却一阵酸疼,我赶紧掀开被子,腿间的床单上竟然一片殷红,听到后妈叫弟弟吃饭的声音,我忍着酸痛将床单洗过便赶紧出门。

“还要奶奶叫你起来吃饭?”

后妈冷着脸对我说道,她一直都是这幅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不过我这种出了名的扫把星没有把我扫地出门已经算不错了。

“姐姐过来坐。”弟弟对我说道。

虽然我觉得弟弟有种陌生的感觉,但是他很乖,这么多年姐姐姐姐叫的亲热,相处久了那种陌生感也就消失了。

后妈递来一碗粥,看着她手有伤我很担心:“妈,你手受伤了啊。”

后妈听了我的话却忽然把手缩回去,她冷声对我说道:“做农活,手上当然有伤,干嘛这么大惊小怪的。”

她说话还是这么犀利,我觉得心里尴尬,便低头喝粥。

“你昨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回来的时候还恍恍惚惚的?”

后妈忽然问我,我手一抖,碗便掉在地上,我们家在禁地死了两个人,完全应验了禁地的诅咒,要是让奶奶知道我去了禁地,她一定会担心死的,而且昨晚发生的诡异,我不敢多想。

“哦,客车开的慢,就耽搁了。”我找了个借口。

“哎呦,镇上的客车就是这样,慢吞吞的。”

奶奶帮我解围道,边说边冲着我笑,我心里一下就宽松了,奶奶一直都是对我最好的。

吃过饭,奶奶跟后妈在厨房里洗完,我帮弟弟辅导作业。

“妈,您不能这么护着她,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您心里清楚,眼看着就要到限了,她要是出什么差错怎么办?”

我隐隐听到后妈说关于我的话,我无心辅导弟弟写作业注意力被奶奶跟后妈的谈话吸引过去。

但是奶奶说话的声音很小,我几乎听不到。

“姐姐!有人来了!”

弟弟揪着我的我的衣服喊道,我领着弟弟走到门口,便看到阿九的爹跟她家的亲戚气势汹汹的冲我家走过来。

“是那个扫把星!”

阿九爹进门便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刚想开口,他们家亲戚便七嘴八舌的开始骂我。

后妈跟奶奶听到声音出来,后妈在村里从来都是不苟言笑,出了名的厉害,村里的人都惧她三分。

“阿九爹,你这是干嘛?”

“我干嘛?!这个煞星回来害死了我家阿九!”

听着阿九爹跟那些亲戚的话,我才知道,阿九死了!

“昨天有人看到她前脚去了后山,阿九后脚去了的!肯定是这个煞星引诱阿九去了禁地,阿九才会死在禁地的!”

阿九死在了禁地?!我心里更惊讶了,阿九怎么会死在禁地?她不是没进去嘛?!而且她是跟星杰一起跑的啊。

后妈跟奶奶一听禁地脸色紧张起来,她俩瞪着我,我心里颤抖着想都没想:“我没去后山!”我知道对于奶奶来说禁地意味着什么,要是她知道我去后山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后妈冲我深深的望了一眼,紧接着抬头冲着阿九爹道:“老袁,我家孩子说了没去后山,你说阿九死在禁地,如果我家孩子见过你家阿九就说明她也去过禁地,怎么她现在没事?那就说明我家孩子没去过禁地,你凭什么说我家孩子害死了阿九?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别把无知当文化!”

后妈说话向来带着股狠劲儿,平时就一副脾气不好的样子,阿九家的亲戚愣是被说的不敢还嘴。

“阿九是在禁地外面死的,她的尸体还在家,这个扫把星没回来的时候什么事都没有,怎么她一回来就害死了我家孩子!”阿九爹满眼恨意望着我道,我知道在他的心里已经认定了我是凶手!我很害怕,躲在后妈身后。

“你说什么!阿九死在禁地外面?!”奶奶忽然喊道:“快带我去看看尸体!”

我本以为阿九家的亲戚会拒绝,但没想到奶奶一说他们便同意奶奶去看尸体。

奶奶平时在村里除了帮人看病还会做一些简单的占卜,所以算是懂的一些奇理,阿九家人没拒绝奶奶去看尸体,难道阿九的死真的有问题?

纷乱中,我跟着大人们去了阿九家,还没进门就听到阿九妈哭天抢地的,阿九的尸体就放在中间的地上,盖了绣被,绣被是我们这里的殡葬风俗,如果是年轻横死的人一定要盖绣着吉祥图案的盖子,这样才能盖住怨气,以免尸变。

奶奶掀开绣被,我看到阿九的尸体吓得一口气梗在喉中,赶紧缩在后妈身后。

阿九曾经鲜活的皮肤变得青白如纸,因为皮肤干瘪青筋血管凸着,好像风干的桂圆肉似的,她的五官却夸张的飞扬,好像经历着极度的欢愉,最诡异的是她的肚子,像是熟透的西瓜似的凸起,像是怀孕了一般,但是她的肚皮却像是水晶蒸饺似的晶莹透明,里面的血管脉络都能看得清晰,隐隐约约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肚子里动弹,她这明显是怀孕了。

我以前也见过怀孕的妇女,肚子比阿九大的也有,但是肚皮也都是肉色的没撑的这么透明,忽然阿九的眼皮动了下,我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发现阿九的眼皮又动了而且好像还在喘气!

“阿九没死!”我赶紧喊一声怕晚了会耽误救人。

正在检查尸体的奶奶听到我的话忽然呵斥道:“兰若!你瞎说什么!给我滚回家去!”

奶奶冲我骂道,可是我刚才明明看到阿九活了啊!奶奶距离那么近不会没看到,她是不想救阿九!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后妈把我拽回家,我不断的转头看奶奶,不敢相信奶奶竟然是这种见死不救的人!

“这是鬼胎,必须马上……”

我听到奶奶的话,赶紧转头,却发现阿九家的人听到奶奶的话都一脸惊恐,好像对鬼胎十分恐惧。

回到家,后妈直接将我推进房间,她目光炯炯的瞅着我,我只得后退。

“你是不是去后山了?!”

后妈问我,我心里想着阿九的事,跟人命相比,我去过后山又算得了什么!

“对,我去后山了,但是阿九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没……”

后妈扬起手冲我扇过来,我愣了下,脸颊就火辣辣的疼,后妈虽然对我没好脸,但是还没打过我。

“今天的事都是你惹出来的!你是要害死我们啊!”

听着后妈的话,我想解释昨天发生的事,但是她却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推着我的肩膀:“你待在家里,哪儿也不许去,我先带你弟弟去我娘家避一下。”

后妈说着便出了门,看着她的样子,村子里好像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肯定是跟禁地有关!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总觉得我会害了所有人,不行!我得去帮奶奶。

我刚跑到门口,忽然凭空出现一个人影拦住我的去路,那是个样貌绝美的男人,他身穿白色长衫,皮肤素白,五官深刻眉眼肃穆,眼神却柔软细腻,虽然气质亲和但是却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说了不让你瞎跑你还瞎跑。”他开口道,声音低沉好听,听着就很舒服。

“你是谁?”我望着他问道,心里提醒自己不能被美色诱惑。

他望着我忽然笑了,眼睛里好像绽放着灼灼桃花,我一阵恍惚,他出现在紧贴着我的位置,单手揽住我的腰,让我紧贴着他。

“我是你夫君啊。”

听着他轻佻的话,我气不打一出来,推了他一把。

“你别瞎说!”

“我瞎说?你昨晚多快活,难道忘了?”

我脑海中忽然想到昨晚发生那些旖旎的事,脸上一热。

他说着大手在我的后背开始不安分起来,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清冷,但是我却感觉阵阵热流在体内窜动,我虽感觉羞耻疑惑,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又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