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袭王妃王爷今夜休战叶宋苏静小说

叶宋苏静为主角的小说叫《逆袭王妃王爷今夜休战》,为您提供叶宋苏静小说阅读,逆袭王妃王爷今夜休战讲的是叶宋眼疾手快,立马伸手抓住了她,随着手臂用力一拉,另一只手搭上南枢的腰把她搂抱过来。只是叶宋没干过英雄救美的事把握不好力道,南枢被拉回来了以后,随着那柔软的娇躯一压过来,叶宋自己反倒被压得倒地。

《逆袭王妃王爷今夜休战》精选:

南枢拿筷子的手一顿,整张脸一下子白了。

叶宋最后喝了一口汤饱了,踢开座椅站起来,“妹妹不要误会,我们家沛青是个偷懒的,卧房积了厚厚一层灰她不打扫,脏得很。家具又旧,想换副新的应该不要紧吧?妹妹得王爷宠爱,想必家具什么的是不会介意的吧?”

南枢垂下眼眸,一脸无辜地捏了捏苏宸的手,“王爷?”

苏宸沉默了半晌,才冷声吩咐道:“明日起给王妃重新打造家具,样式、材质依照王妃的喜好来,以后这些琐事都不必向本王上报直接报给南夫人。还有,从此以后,南夫人身子弱,见了王妃不用见礼,也不用每天去给王妃请安。”

叶宋耸了耸肩,“王爷既然如此迫不及待地架空我的权利提高南夫人的地位,不如让她来当王妃好了。”

苏宸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叶宋自觉无趣,走了。

有王爷下令,家具很快就打好了送了过来。

搬家具的这天,弱柳扶风的南枢过来了,满院子的木屑飞扬她一进来就闷闷咳嗽。

叶宋笑眯眯道:“这里很脏,难得妹妹还肯过来,见妹妹如此难受,快快去外面吧,脏了衣裳就不好了。”

南枢掐着手帕放在口鼻间,柔弱一笑:“多谢姐姐关心,我不碍事,我就是想过来瞧瞧,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地上木材杂乱,她遣了丫鬟灵月去帮沛青打扫,自己则跟叶宋笑语。

说话间,南枢没注意脚下,忽然被木头绊倒,低呼了一声整个人都往前扑去。这一扑不得了,地上除了木头以外还散着不少铁钉,灵月面色惨白大呼,“小姐!”

叶宋眼疾手快,立马伸手抓住了她,随着手臂用力一拉,另一只手搭上南枢的腰把她搂抱过来。只是叶宋没干过英雄救美的事把握不好力道,南枢被拉回来了以后,随着那柔软的娇躯一压过来,叶宋自己反倒被压得倒地。

尖利的铁钉戳进了叶宋的屁股和后背,顿时她抽了口气。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

南枢惊慌失色,拉住了叶宋的手,却被沛青一把夺过,“小姐,你没事吧?”

叶宋皱了皱眉,问:“我后背是不是钉东西了?”

沛青一看,直掉眼泪,心疼得手都哆嗦。

叶宋却道:“无妨,给我拔下来。”

沛青颤抖着手一颗颗给她拔下,鲜血又一颗颗涌出来,沛青学乖了,极力忍着愤怒,用僵硬的嗓音对着被血光吓得几欲晕厥的南枢道,“此处物多地杂,要是伤了夫人贵体,王爷又要心疼了。夫人请回吧。”

“姐姐的伤……”南枢期期艾艾担忧不已,几经落泪,“都是我不好,连走路都走不稳,害得姐姐平白为我受罪。”

叶宋咬牙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痛,道:“没大事,擦点药就好了。妹妹真是个水做的人儿,难怪王爷喜欢,妹妹快走吧,我就不送了。”

南枢对叶宋微微颔了颔首,转身婀娜多姿地离开。

叶宋回房趴在床上以后,才手指掐着锦被,痛得眼泪都出来:“沛青,唔,快帮我看看,是不是背脊骨都断了……真他娘的痛……”

为了避免破伤风,沛青不得已去取了一瓶药酒回来给叶宋擦。

那酒一沾到伤口就是钻心的痛,叶宋掐被子的手指都快扭曲得变形,痛苦得满头大汗。

沛青哪里见得,边擦边抹眼泪。

南枢回去以后见了苏宸,心有余悸地说了叶宋跌倒这件事,苏宸搂着她,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微微皱眉:“你怎的去碧华苑了?她要是欺负你怎么办?”

南枢娇羞地躲他的手,咯咯笑道:“没事的,姐姐人很好,才不会欺负我。我也只是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知人知面不知心,以后没事不要去那里。”他把怀中不安分的女子收紧,凉薄的下巴蹭着她的发,低眉道,“饿了么,我让厨房给你炖了燕窝滋补身子,还温着。”

“嗯。”南枢娇羞地点头,“此生能得王爷如此眷顾,枢儿何德何能。”

“傻瓜。”苏宸笑了,那笑意流淌令满室生辉,“净说傻话。”

这一夜,叶宋被痛得一身冷汗醒了又晕,歇了好几天,都是一副了无生气的模样。

沛青无比担心,“小姐,要不奴婢还是去叫王爷来吧?”

叶宋靠在床上,眸色无悲无喜,“你是去自取其辱吗?”

“可是奴婢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姐这么受苦!”

叶宋笑了笑,“自从来了宁王府,这苦吃得还少吗?躺久了身子乏,你陪我出去走走。”

沛青仍然担忧,但是叶宋一向脾气倔,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叹一口气扶着她。

下午的日光已经不那么明媚了,从叶缝间流泻下来,泛着柔和的光泽。

叶宋一袭浅绿色的裙衫,比新抽枝的杨柳还要翠嫩上三分,长发用白玉莲花簪轻挽,素净的脸上未添妆容有些病态的白,脖颈纤细优美,媚骨天成。

她和沛青从小溪边飘然经过时,恰好苏宸也在小溪另一边经过,不经意间侧眸,便看见了叶宋的笑容,冷不防眸色生寒。

那样璀璨干净的笑容让人过目难忘,可是看进苏宸的眼里却格外的刺眼,让他很想亲手把那笑容给掐灭。

不知不觉他就上了小桥,过来了小溪这一边。

叶宋在柳树下,够着身折了几支柳,递给沛青一些,两人一边走一边跟鞭子似的甩着柳枝扇草木。

沛青用力扇了几下,“小姐,奴婢一把这些花花草草想成是南氏,可以尽情扇她的脸就觉得无比的解气。”

叶宋笑:“那你也太容易解气了些,来,小姐我教你更解气的。”

说着她往花花草草猛扇一下,“跟着我念,苏宸你这个贱人。”

沛青有些怂:“小姐……这样骂王爷是大不敬。”

叶宋睨她:“你忘记他是怎么欺负我的了?尊敬这个东西是互相的。”

沛青恍然:“小姐说得很对。”

“来,跟我念,苏宸你这个贱人!”

“苏、苏苏宸……你这个贱人……”

叶宋笑得两眼弯弯,瞅着沛青憋红了脸的窘态,道:“放开些,苏宸你这个贱人,再来一次。”

沛青胸中豪迈,顺溜道:“苏宸你这个贱人!”

苏宸在一簇浓密的树叶后隐了身形,脸色阴沉可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