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倾城医妃夏子安慕容桀免费阅读

主人公是夏子安慕容桀的小说是一本非常优质火热的小说,小说书名是《摄政王的倾城医妃》,这里提供夏子安慕容桀小说精彩章节试读。子安忽然意识到,摄政王和皇后娘娘是有些不对付的,两人从她进殿到现在,没有交换过眼神,摄政王也一直闲闲淡淡,倒像是为难坐在这里,而不是自愿。

《摄政王的倾城医妃》精选:

话音落下,那几个胖嬷嬷就要朝着夏子安捉来,夏子安精通医术,看见这情况就知道他是癫痫发作,且嘴巴歪斜,眼看着就要咬到舌头,而皇后竟然还在一边叫嚣着指挥人抓她,一边不得章法地想要掰直梁王痉挛的双腿。

夏子安看得心里着急,疾步冲过去将皇后推开,然后迅速捏开他的下颚,把手放进他的口中,以手指分开他的牙齿和舌头,直接坐在地上,用另外一只手轻轻地托起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

梁王没有知觉,咬得力气格外大,疼得她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间张开。

但她还是强忍着,他的头微微倾侧,以便血液和口水流出。

皇后养尊处优多年,突然被人一把推到地上摔了个屁股墩,懵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再看看周围宾客几乎都在看他们的笑话,一时间气血上涌,双颊通红,又是难堪又是羞愧,转头就将脾气都发在了夏子安身上。

“你这不要脸的贱妇还不松手?王爷尊贵之躯,是你能碰的吗!?”

“皇后看不出来,她是在救你儿子么?”

冷淡的声音远远传来,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一旁看戏多时的摄政王身上。

男人微微挑眉,瞥了一眼夏子安,“她以手为枷,避免殿下咬到舌头,皇后若是怪她,只怕会落人话柄,得一个尖酸刻薄的名声。”

皇后不甘,正要说些什么,御医正好赶到了,梁王此时也已经停止了痉挛,只剩下微微的抽搐。

夏子安撤了手,三根手指,已然鲜血淋漓。

梁王神智未清,被移送到侧殿的榻上,御医施救并开了药让人去煎服。

皇后坐在梁王身边,已经顾不得问罪,一张脸满是担忧与害怕。

在御医的救治之下,梁王意识渐渐恢复。

他扶着发痛的头颅,整个人的脸色苍白不堪,全身疲惫无力,他茫然地看着皇后,“母后,我怎么了?”

皇后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慰:“没事,没事了!”

子安眼眉挑起,看到皇后的手在轻颤,她很爱这个儿子,希望,自己可以利用这一点。

御医站起来对皇后道:“娘娘处理得很好,若没有堵住梁王的嘴巴,他会把自己的舌头咬断,幸亏啊。”

舌头若断了,便成哑巴,梁王本有残疾,再变成哑巴,他还怎么活得下去?

皇后眉色淡淡地抬了一下,扫过子安的脸,打了个手势让子安下去,然后问御医,“梁王为何会这样?”

子安听得这句问题,便知道梁王以前不曾发作过癫痫,这是头一次,所以皇后才会这般手足无措。

她退了出去,站在殿中,摄政王慕容桀没有跟着去侧殿,已经坐回椅子上,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子安不敢抬头,这人虽然整体给人的感觉都是闲闲淡淡的,但是,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子凌厉的气势,逼得她不敢仰望。

“你懂得医术?”慕容桀忽然出声问道。

子安谨慎地回答:“回王爷的话,臣女对医理只是略懂一二。”

慕容桀便没再说什么,只是依旧肆无忌惮地打量她,这锐利而放肆的眼光让子安浑身都觉得不舒服。

片刻之后,皇后与御医出来,皇后朝御医努努嘴,御医拱手,走到子安的面前。

子安知道他是要来验证自己是否不育的事实,她轻轻地把手腕伸出去,御医也不避嫌,直接就敲上了她的脉搏。

从御医的态度,可以看出皇后对她改观不大。

听脉后便是问症,御医连女儿家月事也问得十分详细。

子安不觉得尴尬,一一作答。

御医问诊完毕之后,走到皇后面前,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皇后嗯了一声,道:“你先去进去照顾梁王,本宫有事自然会照顾你。”

御医道:“是,微臣告退。”

御医躬身退下,刚掀开帘子想进入侧殿,子安却忽然唤住了他,“御医,殿下刚大发作过,会进入嗜睡期,但是也有可能会突发攻击人引致激动再度发作,所以,御医可用耳针刺穴放血,如此半月之内,都不会再发作。”

御医微怔,“刺穴放血?”

“是的,且最好三日一次,否则,按照梁王殿下刚才的情况,还有可能在十天之内再发病症,只是,不知道梁王殿下,可是头一遭发作病症?”子安伸手拨了一下额际的乱发,露出明亮却专业的眸光。

皇后缓缓地问道:“你懂得针灸之术?”

子安恭谨地回答:“回皇后娘娘,臣女略懂一二。”

子安知道针灸之术从战国时期便有了,皇帝内经便曾对针灸作过记载。

但是,子安根据原主残留的记忆和认知,知道这个时代针灸的技术还是很落后,懂得针灸之术的人,多半是御医和民间比较有名的大夫,但是精通的人不多,用针如神的人,更是没有几个。

子安在现代便曾跟中医院的杨教授学习针灸,长达五年的时间,虽然还没时间钻研更深一步,但是,以她现在的针灸技术,为梁王治疗癫痫还是可以的。

御医显然有些不悦,道:“你对医术也不过是略懂一二,如何敢口出狂言说耳针放血可治愈殿下?莫非你认为你懂得比本官多吗?”

子安神色有些惶恐,“不,不,我没有这样的意思,我只是提个建议,自然,御医是有其他法子治愈梁王殿下的,我……我只是不想见梁王殿下一再发作,损害身体,我没有其他意思……”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又惊慌地瞧了皇后一眼,双眼泫然欲滴,几乎着急得要哭出来了。

慕容桀抬眸,嘴角挽起一抹弧度,一脸深思地看着子安。

皇后蹙眉,“御医,她说得可有道理?”

御医犹豫了一下,“皇后娘娘,这耳针放血确实是可以治疗,但是治疗的效果如何,并无从考究,而且,在耳朵或者头部用针,都是要极为谨慎的,一旦选穴错误,或者是下针力度有所偏差,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子安听得这话,嘴唇动了一下,但是又退缩了,不敢说。

皇后瞧了瞧她,沉吟片刻,道:“你先去看着殿下吧。”

御医躬身告退,临走前,狠狠地剜了子安一眼。

子安垂着眸子,她并非有意要挑衅御医的权威,她只想自保。

皇后看着慕容桀,“王爷,你觉得呢?”

慕容桀手里转动着白瓷杯子,神色淡淡,“本王不懂医术,不敢妄下判断。”

皇后看着他,“王爷见多识广,总比本宫这个深宫妇人懂得要多。”

摄政王忽地抬头,勾唇一笑,那笑容像夏日的烈焰,灼人眼球,叫人觉得特别的不舒服。

子安忽然意识到,摄政王和皇后娘娘是有些不对付的,两人从她进殿到现在,没有交换过眼神,摄政王也一直闲闲淡淡,倒像是为难坐在这里,而不是自愿。

她已经觉得奇怪了,如此锋芒尽露的人,为何却像个配角一样坐在这里?

至于皇后娘娘,也是对他很不耐烦。

既然两人有芥蒂,为何要一同就今日之事审问她?

摄政王竟缓缓起身,“皇后自己决定吧,本王只是受皇兄之托,为阿鑫的婚事把关,其余事情,本王不能做主。”

说完,略一托手,便要告辞。

皇后神色陡然一怒,猛地起身,“王爷慢着!”